当前位置:读书笔记-记录读书心得体会,感受读书的乐趣>书库>言情女生>龙图世界>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空灵前空行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空灵前空行

    <script>app2();</script>

    马车里,鹿儿带着厚重的白色皮毛手套,轻轻抚在眼前少年的脸颊上,黑炎的毒蚀像攀爬的藤蔓一般已经爬上他的脖颈,即使外面已是白雪皑皑,但鹿儿仍能透过皮毛感受到他皮肤的滚烫,仿佛在他的体内燃烧着一团烈火。

    鹿儿轻喘了一口气,雾气在空气中交织着像被禁锢的精灵,团成一团后又散开,最后无影无踪。她感受着身下时而颠簸,时而平坦的道路,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域——空灵之寒大陆。她小心打开身旁的小窗户,寒冷迫不及待地闯入,刺痛神经的寒流如同利箭一般扎入皮肤,外面并没有下雪,下雪应该还好些,至少没有现在这么冷。窗外一片茫茫白色,耀眼得足以让她睁不开眼,长长的队伍仿佛一根毛笔在这白色的画卷上绘画着。

    他们一行原本二十四个人,三辆马车以及二十几匹耐寒的马,于十天前从凯斯家族的腹地出发,朝东南方向行进,穿越了整个云林之诡大陆。这一路危险重重,尤其是在穿越冰原之地(云林之诡与空灵之寒的交界)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争斗。因为那里聚集着无数游散的幻族家族以及众多逃躲法律制裁的逃犯,总有一些亡命之徒对他们图谋不轨。但随他们而来的是家族最有实力的二十名幻者,这也确保了这一路的相安无事,可这种保障只是在他们踏入了这片领域之前……

    来到空灵之寒大陆的第一天晚上,在一次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过后,他们的队伍少了三位幻者,他们的马还在,但是人却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这三个幻者根本没有和他们一起来到这里。他们没有时间去寻找这位失踪的家族幻者,只有继续前行,因为只要停留在这片空气中都是寒冷与死亡气息的地域,他们就会时刻被危险包围着。除非他们能够找到冰精灵的领域,那里一定是安全的,至少对于自然环境来说。

    马车的速度开始变得缓慢,最后不知为何竟然停了下来。鹿儿刚要下车看个究竟,一个同样裹着厚重皮毛的女子从前面的马车走下,被寒冷渲染的脸色白皙如雪,那是她的姐姐,简妮?凯斯。她走出的那架马车里还坐着方索?凯斯。

    简妮走上鹿儿的马车里,看了一眼躺在那里昏迷(www.xinbanzhu.com)着的擎空,心中复杂的情绪纠结在脸上。

    “他……怎么样?”简妮问道,即使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鹿儿悲伤地摇了摇头,“黑炎的毒已经快要侵入他脑部,如果不能阻止的话,恐怕只会更加糟糕。”

    鹿儿的话令两人都陷入了沉默(www.zhaishuyuan.cc),尤其是简妮,毕竟擎空是为了救她才会变得如此的。

    “为什么要停下来?”鹿儿从悲伤中走出来,问了最关键的问题,现在时间是最宝贵的东西,他们一刻都不能耽搁。

    “方索说我们要找到一个猎人,作为我们的向导。”

    “他生活在这里?”鹿儿发出惊讶的表情。

    “嗯……据说那位老猎人是居住在空灵之寒大陆边缘的原住民,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生活在这里,知晓他的人都称他为‘冰原屠夫’,他已经有了近百岁的高龄,但无情岁月与这凌厉如刀的风雪并没有将他的骨肉剥离,反而让它们更加坚韧融合在一起。他无子嗣,无亲眷,只靠着一把异常锋利的柴刀以及几十年虎(www.fuguodu.pro)口脱险的经验在这个几乎无法生存的地域边缘存活了近百年,而他所依靠存活的资源便是生存在这片领域内的一切活物。”简妮说道。

    鹿儿点了点头,明白这样的决定,无疑是想让这个传奇的猎人带领队伍尽可能地深入空灵之寒,并依靠他的经验避开一些致命的危险。

    简妮将消息转达给鹿儿后,便下车与方索一行人前去与那位猎人会面,而鹿儿则留在马车里照顾擎空。

    猎人的住所在雪原的一个坡谷,地势对于躲避暴风雪极为有利。远远地望去,他的所有房屋都是由冰块堆积而成的小堡垒,“庭院”内血迹斑斑,几头不知名的大型野兽尸首躺在那里。当他们接近猎人的领地时,方索开始变得小心,因为这是猎人的地盘他会用尽一切办法抵御随时可能来的野兽。果然一道道陷阱残忍而致命……当方索找到那个猎人时,他正在自己的冰垒中给一头巨大的熊剥皮剔骨。面对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猎人也只是用如同鹰一般凌厉的勾眼扫了一眼来者,然后继续干自己的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方索开始讲他们来此的原因。但听到他们的请求后,猎人还是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听到柴刀剐蹭熊骨的声音,以及血腥与腥臭的热气,最后他将熊的整个身体分割得只剩下一块头颅,喝了一口刚刚流出来的鲜血他才抬起来头。

    “冰精灵?”他冷笑,嗓音如同地狱的恶魔,“我在这里活了一辈子,杀过无数畜生,有比你们所骑的马还大的空灵狼,有吃人连骨头都不吐的冰原熊,瞧瞧就是我身下这团烂泥……但还没有见到过一个精灵,如果有,那她应该出现在那里。”他指了指在里面用野兽皮毛铺垫起来的床。随之他看到了简妮,舔了舔有些发黑的嘴唇,如果不是忌惮身旁的幻者,几十年没有尝到女人滋味的老猎人也许会直接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想法。

    “不过……我倒是可以带你们去往我所到过这里最远的地方。”老猎人突然说道。

    所有人都有些惊讶他的突然转变,但他们没有欣喜,因为所有人都明白眼前的猎人绝非善类。但想想之前那场暴雪的突然而至,令他们损失惨重,这样下去的话,他们无法再经历几次这样的暴雪就会全军覆没。暴雪来临他们需要提前知道,并及时选择庇护的地方,而猎人能给他们解决这个需要……

    “你有什么条件?”方索问道。

    “找到那精灵的藏身之处后,抓一个活的送给我享受享受。”老猎人将刀上的血渍在熊皮上抹了抹,留下一道红印。

    方索眉头微皱,他知道这个屠夫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但没想到会是这个无耻的请求,他们去找精灵的目的是治好擎空的病,不是去挑起战端,即使战火已经在世界蔓延。不过,还未等他拒绝猎人这个无理荒谬的条件,老猎人突然笑了起来。

    “嘿,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要这个无法实现的条件?即使把你们送到精灵领域的门口,你们也无法找到他们,我不会做这么赔本的买卖。我的条件是……”

    这一次方索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看到老猎人伸出肮脏的手,指在了简妮身上。

    “外面的马,”猎人即时地张开嘴,“当你们回来的时候,如果你们能回来的话,我要你们的马群,毕竟……我很久都没有吃到马肉了。”

    方索按捺住愤怒(www.shubaojie.com)的情绪,他并不傻,知道这些马并不是猎人的真实目的,但此刻他并没有别的办法,未知的前路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再次整顿出发时,队伍里已经多了一名新成员,就是作为他们向导的老猎人。他与方索坐在队伍前面的马车里,而简妮则留在鹿儿的马车里。老猎人曾要求与其他凯斯家族幻者一样骑马前行,但方索变相地拒绝了,邀请他坐在温暖一些的马车里,老猎人当然没有拒绝这等美事儿。方索这么做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他不知道这老猎人心里盘算着什么,但留在自己身边好过让他在外面,暗中不知会做什么手脚。

    简妮在马车里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她看得出老猎人盯着自己时的眼神,就像一头饥饿已久的野兽垂涎一头小鹿。而鹿儿也没有怀疑姐姐的这个想法,她虽然没有与这个猎人交谈过,但光凭他的名字“冰原屠夫”就能了解到这个人有着一颗残忍的屠夫之心。而能在这种地方生存数十年的人,已经不能用意志力坚强来形容他了,或许他的意志与人格早已经被这无情的寒冷磨灭。

    “你需要好好休息”

    很快她们再一次奔行在这苍茫的雪原上,寒冷迫使她们沉默(www.zhaishuyuan.cc)不语,但手上却不时地动着,相互搓着取暖。她们这还坐在遮蔽风寒的马车里,真不敢想象在外面骑马前行的家族幻者需要忍受何种痛苦。

    走了几个时辰,大雪突然就开始降临,树叶片大小的雪花散散而落,转眼间马腿与车轮就没入一小半,前行变得极其困难。好在未等他们将自己置于囹圄之地,前面的队伍停了下来。

    鹿儿与简妮相互搀扶着走下马车,她看着家族的幻者开始下马改为牵行,方索与一个将自己全身都埋在一张熊皮里的人走了过来。

    “那个……就是叫做冰原屠夫的猎人。”简妮轻轻说道。

    鹿儿能从她的语气里感觉出恐惧,然而她却无法看到猎人的全貌,虽然有着响亮的外号,但此时在大雪中却像个摇曳的老人。

    “暴风雪马上就会来临,我们需要找个庇护所。”方索艰难地喊出声音。“我们需要跟着他。”方索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将整只队伍交到猎人手里,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上一次暴风雪的恐怖还历历在目,他不能再拿家族幻者,甚至两位小姐的命作为赌注。

    冰原屠夫没有说话,而是调转方向,径直向一个方向走去。方索给了简妮与鹿儿一个眼神,他是有忧虑的。

    老猎人带路,二十几个人艰难地牵着马与马车跟随,风雪越来越大,前面的路也模糊不清,是剩下白茫茫的一片。但所有人都不敢离开猎人所走的路线,因为如果离开了安全的地域,脚下就可能随时塌陷,或者是个猎人留下的陷阱。

    鹿儿与简妮被家族的幻者包围保护着,而擎空所在的马车鹿儿更是没有让它离开过自己的视线。再又走了一段路后,鹿儿发现风雪竟然有些小了,而且感觉地势开始向下,不知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的感觉。虽然四周白茫茫一片并没有任何可靠的参照,她回头迎着风雪望去,果然,他们正在往“下”走,身后的一串串车辙印已经直奔天际。

    “我们正往下走……”鹿儿望了望前面领路的猎人,小声地说道。

    “小姑娘,你要是想活命就不要质疑,不要说话,跟着我走,把力量留在与暴风雪的挣扎上吧。”

    鹿儿的声音已经很低了,但前面的猎人还是听到了,没有回头,声音如同这里的空气一样寒冷。鹿儿心中倔强的情绪直接翻涌上来,但一旁的方索示意她不要,她也就不再出声,而老猎人至少说对了一点,说话的确会大大消耗自己的体力。

    继续往下走,他们的目的地终于出现了,那是一个深陷在地下的巨大冰缝。三四米的高度,好像在一把巨斧将这里砍成了一道豁口。队伍躲了进去,外面的暴雪只能侵蚀到裂缝的边缘,这里无疑是一个躲避的暴风雪的好地方,老猎人并没有骗他们,至少暂时没有。家族的幻者开始将粮草从马车及马背上卸下来,有的在干燥的地方生火,有的则开始喂马,有的开始搭建帐篷,一会儿,一个简易的营地就在这个寒冷的地下裂缝中搭建起来。

    方索带着几名幻者开始向四周巡视,他们目前只是在裂缝的边缘,而里面还有很深的领域是处于黑暗之中,方索想尽可能地向里面探测,将危险减小到最低。但猎人突然出现,仿佛黑暗中的幽灵。“不要妄想到不属于你们的地方,那里面可能生活着你永远也不想见到的东西。”

    猎人说完,锋利的目光看了一眼方索然后走向营地。后者看了一眼深处的黑暗,又看着猎人的背影,只有跟了过去,他虽然很想把危险排除,但是谁知道自己离开了,是不是反而将最大的危险留了下来。

    “我们要在这里休息整顿,直到暴风雪结束。”方索回到鹿儿与简妮身旁,说道。

    鹿儿与简妮当然明白,上一次暴风雪的惨状她们是经历过的,而这里……就像一个避风的港湾,即使外面的风雪刮个天昏地暗,这里仍然很平静,但是寒冷是无法驱走的。眼前的火堆就像是一个装饰品,摇曳的火苗宛若舞动的歌女,只是没有带来温暖。

    黑暗转眼间降临,这里的黑暗能让人有种深入骨髓的恐惧,风在咆哮,夹杂着不知名的声音。队伍的晚餐还是比较丰盛的,有肉,有汤,还有一些驱寒的酒,因为他们带的物资比较足,有一辆马车是专门运输一些吃的、用的等。老猎人并没有与凯斯众人分享他们的食物,而只是接受了一袋酒,因为在他的篝火上已经出现了一只兔子大小的猎物。

    鹿儿简单了吃了点,然后端着一碗肉汤来到了擎空的帐篷里。帐篷里温度并没有比外面暖和多少,擎空还是裹着厚厚的毛被,一是为了抵御寒冷,还有就是将毒性的身体与他人隔离开来。鹿儿轻轻跪在他的身旁,用勺子将汤送到他嘴里。她注视着他,从龙谷到这里,这些天她不断地回想那些相处的画面,她害怕那些画面真的成为她与她小空哥哥最后的回忆。但这些对于鹿儿这样倔强的性格来说都只是一瞬间的打击,她始终坚信小空哥哥能够战胜黑炎的侵蚀,以救世者的身份重新站起来,带领世界各族打败黑暗的侵袭。但,这所有的幻想的实现都需要他们每一步坚实的前行……

    第二天,时间还是清晨,鹿儿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擎空的身旁,而在外面,家族的幻者已经开始整顿车马,意味着他们又将踏上旅程。

    接下来几天的路程里无非就是冰雪与寒冷相伴,但无论是多大的暴风雪,那个老猎人都会找到躲避的地方,冰山靠背,地底裂缝……虽然躲避了重重天灾,但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在此刻暴露出来——粮草等储备已经不多了。剩下的看样子只能再撑个两三天,还是尽量节约的情况下,而这冰天雪地的地域里根本没有可以找到食物的地方,就连那个狩猎经验丰富的老猎人有时也不得和他们一起食用带过来的食物。方索表达过对这方面的担心,猎人只是沉默(www.zhaishuyuan.cc)不语,方索虽有疑问但无法再问出一个字。

    又走了两天,当这座冰山横着拦在他们面前,阻挡前路,便终于停了下来。它像是这片领域的守护神一般的存在。

    “空灵山脉……”老猎人望着直插向天空中的山脉。

    “我们需要绕过去?”方索听出猎人语气竟然有些敬畏,知道此处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平川之地。

    “不,绕不过去,只能爬过去,而接下来的路程没有‘我们’,是你们。”

    方索表情瞬间僵化看向他。这一路方索知道猎人的重要性,他的经验一直让他们屡屡躲过各种危险,而如果要跨过这座冰山,就更需要猎人的陪同。

    “这里是我到过最远的地方,按照当时的约定,我只将你们带到这里,剩下的路全靠你们自己了。”

    方索看出猎人表情的变化,知道他的决定肯定是有原因的,对于这个血液都是冷的残忍屠夫,面前的这座冰山肯定不会吓倒他,一定是有什么让他不愿意再登上这座山。

    “你害怕它,而且这里并不是你所到过最远的地方……”方索暂时将寒冷抛在脑后,他现在只能放手一搏,希望用尽一切办法留住猎人。

    老猎人猛地回头,凌厉的眼神比寒风还冷。方索表情镇定,但内心却有些欣喜,至少他猜对了方向。

    “你在躲避它,那里一定有……”

    “你他妈懂什么?”老猎人厉声打断了方索试探性的猜测,“没错,我是到过更远的地方,所以我也知道那里存在着什么,自不量力的后果是比死亡还痛苦的惩罚。”

    猎人的语气不屑中杂夹着一丝其他情感,他是在说他们这支二十几人的队伍,也是在说他自己吧……

    “但有些时候,即使面临再痛苦的惩罚也要尝试一下,这是我们的宿命。”

    方索的话令老猎人迟疑了一下,眼神望向远方的冰山,似乎看穿了它。

    方索观察到猎人态度的一丝转变,继续追击道:“你生活在这里几十年可能不知道,此时外面的世界已经战火连天,以纳达斯为首的黑暗不断侵蚀着整个世界,而我们身后那架马车里就是能拯救这个世界的救世者。”

    “救世者?”老猎人貌似有了一丝兴趣,但转而冷笑道,“一个连行动能力都没有的救世者,连我这个猎人都可以结束他苟延残喘的性命。”

    “你不能结束他的性命,但你可以拯救他的性命。他的身体中了黑炎毒,只有冰精灵的魔法能够驱除他体内的毒炎……而这一切都是救世者的劫难,一旦他渡劫过去,那么他便能拯救众生。而这一切将会有你的功劳,后人会在史册与歌词中赞颂你的伟绩……”

    “去他娘的赞颂,你认为我如果在乎这些,会在这里生活几十年?即使我真的考虑答应你这个该死的请求,也是为了它。”

    老猎人鹰目看了一眼面前的冰山,转身走向身后的营地。

    方索虽然不知道“它”指的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同意了。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2_13544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