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一剑销账

    车迟前辈,乃是蜀中名门出身的剑修,虽然不是出身三大,但历史悠久,也不差许多

    他本人年迈体弱,剑术造诣身后,索性转修元神御剑,多年来颇有所得

    原本,车迟前辈一直在山中修行,哪怕是每年斩鬼大祭都不参加,实在是寿元无多,经不起折腾

    一桩事情打破宁静,让他不得不出山

    原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路子剑修,竟敢杀人作乱,折损蜀中剑修的威名

    为了此人,剑修们甚至破誓出蜀,外出追杀此人

    但是,众人合力仍旧落败,反而遭受羞辱

    原因就是,此人和弟子二人,全都练成元神御剑

    对于剑仙之下的广大法师剑修来说,元神御剑可谓是降维打击,无论你练成什么精妙的剑招,只有死路一条

    最终,蜀中剑修们不得已,请求他们这帮老前辈出山

    车迟前辈本不想出山,后来被说动了,理由就是,此人或继续或者,每延续一日,蜀中剑修的威名便削弱几分

    蜀中剑修可以死,但名声绝不能损坏,所以方斗必须死

    车迟前辈负责丹阳郡,他本人无需四处追查,只有麾下的剑修们打探消息,最终汇总这里

    今天,总算有了回报

    “救命,急急急!”

    消息虽短,内容却触目惊心

    车迟前辈驾驭剑光,顺着痕迹,来到破败小镇外

    “手下留情!”

    车迟前辈话音刚落,就见到一道剑光,将最后一位蜀中剑修斩杀当场

    “元神御剑!”

    车迟前辈从剑光中,看出方斗本体不在附近,而是以元神御剑斩杀他手下这些蜀中剑修

    牌坊四周,散发刺鼻血腥气,尸体倒伏四处

    “你下手真狠!”

    车迟前辈叹息道,对付几个小人物也要斩尽杀绝,果然留不得

    “不狠不行,想当年,我在福元寺放走的那些人,仍在继续追杀我,而且更加凶狠勇猛!”

    方斗的声音响起,“那次的教训,我不敢忘!”

    “废话不多说!”

    车迟前辈两鬓霜白,一身沉稳气息,对方斗说道,“剑仙有令,要我们将你拿回蜀中,却生死不论”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束手就擒,让我以飞剑分化丝线,穿了四肢百骸的要害,锁住你周身精元法力,押回蜀中受审!”

    “第二么……”

    车迟前辈脸色严厉,喝道,“顽抗者……死,我带你尸身回去!”

    “我选第三条,打死你,然后走人!”

    一口飞剑散发朦胧金光,在四周穿梭,时而进入草丛,时而飞上高空,若隐若现、行踪不定

    车迟前辈点头,“如此,还是动手了!”

    他功力深厚,曾在大雪山得奇遇,凝聚雪莲元神,更有两甲子的元神御剑功力,可谓是剑仙之下最强的档次

    方斗再强,也只是初窥元神门径的小辈

    同样一样元神御剑,熟练度相差太大,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譬如童子持剑,潦草乱舞,不成锋芒,恐将反伤自身!”

    “方斗,你所谓的元神御剑,怕就是如此!”

    车迟前辈早在蜀中,就已问过逃回蜀中的一行人,得知方斗和修天赐的元神御剑本领,还停留在原始阶段,直来直去刺杀捅人

    在他看来,这手法太粗糙,糟蹋了元神御剑的名声、

    “让老夫教教你,何为元神御剑?”

    车迟前辈脚下尘土飞扬,头顶飘落阵阵雪花,眨眼间,遁出一朵冰清玉洁的莲花

    莲花的层叠花瓣,裹着一柄十刃剑,远远看去,正是天作之合的花蕊

    所谓十刃剑,却是一口剑柄,配了十把剑刃

    如此古怪的造型,也只有飞剑上才能实现,若是寻常兵器,别说砍人了,不伤到自己便是万幸

    莲花旋转着,大小如意,顷刻间如流星堕天,嗖嗖朝方斗飞来

    元神御剑所指,竟是飘忽不定,笼罩方斗周身上下要害,似乎有千军万马威胁他的安危

    不愧是老前辈,这一出手,比先前几个草包胜过千倍万倍

    方斗也终于知道,为何对方有信心,一郡之地只留个老前辈坐镇,人家真这个资格

    半锋真人,若不是真人境界,单凭剑法造诣,都不是眼前车迟前辈的对手

    此人将元神御剑,使出出神入化的境界,令方斗屏住呼吸,生怕一个不留意,被对方通过口鼻入体,被飞剑从内部攻破

    “如何?”

    车迟前辈口中大呼,暗中却掐个手诀,元神御剑生出变化

    眨眼间,雪莲花暴涨小山大,花瓣更是疯狂生长,触手般往方斗周身罩落,转眼间将他裹在其中

    而雪莲内部,十刃剑这颗花蕊,正闪烁厉芒,迎着方斗下落的身躯

    这招是杀局,插翅难飞的杀局

    纵然是元神驾驭飞剑,被裹入其中,也必然是元气大伤,若是元神被灭,本体距离灭亡也不远了

    “方斗,你乖乖交出本体,我便放过你的元神不灭!”

    车迟前辈朝着四方大叫,仿佛笃定方斗肉身就在附近

    毕竟,根据他所指,剑仙或真人以下境界,元神无法距离肉身太远,所以方斗本体就藏在附近,以秘法遮掩气息

    “我不接受!”

    下一刻,光柱贯穿雪莲花,散发灼目光芒

    叮叮当当,一口气功夫,十刃剑就被碰撞击打千百次

    一口飞剑跳出来,散发湛然光芒

    终于见到方斗的飞剑本体,车迟前辈突然神情大变,“不对,这是仙剑……”

    “猜对了,这是我的仙剑!”

    唯有仙剑,才能护住元神远离肉身,也只有仙剑,才能发挥出元神御剑最强的威力

    很可惜,车迟前辈再厉害,也没资格有一口仙剑

    “车迟前辈,多谢你的指点,元神御剑一道,我受益匪浅,送你痛快上路,以为答谢!”

    方斗声音温和,但剑光却凌厉无比

    一声金鸡放声长鸣,脚爪握着飞剑,对着车迟前辈全速射来

    雪莲元神驱使飞剑,在其面前,仅仅坚持了半个呼吸,就被轻松击溃

    最后,剑光没入车迟前辈体内,从周身所有毛孔钻出,将他化作人形的巨大灯泡,经久不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