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记录读书心得体会,感受读书的乐趣>书库>奇幻玄幻>苍天当死> 第十七章 三阴劲(两章合一,求收藏、求投资)

第十七章 三阴劲(两章合一,求收藏、求投资)

    丁猛和王威一前一后进入电梯

    电梯下沉

    丁猛忽然开口:“老三,你的年假好像还留着吧?”

    王威斜着眼看他:“嗯,还攒着……干嘛?”

    丁猛神色如常的说:“上一次团建,你几位嫂嫂不是说想去哪儿烧烧香吗?众安市附近也没什么灵验的寺庙道观,干脆你打个报告,领着你嫂子们去茅山去烧烧香,正好你也有两年没回去过”

    “呵呵……”

    王威冷笑:“我就知道,你们这几个老家伙肯定有事儿瞒着我,搁以前,你不会这么多嘴,就算是要说,也不会说得这么狠……怎么?要出事儿了,想支我走啊?”

    丁猛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你知道得太多了……”

    王威“嘁”了一声:“唬我啊?你当小三爷吓大的?你知不知道我茅山有多少师兄弟?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十万茅山弟子赶来,一人一口盐汽水喷死你?”

    丁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老三,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王威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还不是你们教的好!”

    ……

    杨戈放下《三阳劲》功法,心头说不出的震撼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少见多怪的缘故,反正他现在对创造这部功法的人,佩服得是五体投地

    天才和疯子的集合体啊!

    不是天才

    不可能想得出将道家概念中“生人肩上三把阳火”,与武者的血气,以及强练手足明阳、少阳经练出的阳刚内劲,三种阳刚力量,结合在一起,创造出这么一门三位一体、至刚至阳,练到极致甚至可以“极阳生火”的三阳劲!

    这需要多广博的知识储备,和多深的武道感悟,才能在如此精密的人体中,寻找出这么一条险路!

    不是疯子

    不可能想得出这种完全不考虑下三阶武士是否能承受得住如此霸道的功法,只追求内劲的极致攻击力的疯狂功法!

    如果说下三阶武士的肉身是一只每天只能产一枚鸡蛋的老母鸡,那么这部功法就是一头一顿就能吃好几只老母鸡的猛虎!

    鸡蛋不够,只能丹药来凑,要是丹药也供不上,那饿极的猛虎就只能吃老母鸡了!

    这世道到底已经崩坏到什么程度了,才能把武修们逼成这副顾头不顾腚的德行?

    杨戈苦笑的挠头:“别说你们练《焚天真功》的活不过四十岁,就练这玩意的,我都不信有几个能活过四十岁的!”

    他敢断定,雷虎和丁猛修炼的那门《焚焰真功》,必然就是《三阳劲》的武英阶驳接功法!

    也即是说,雷虎和丁猛都练过这门三阳劲!

    只不过……

    昨天大家还高高兴兴的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找乐子

    今天你们就要我练这种不成功,就成仁的偏激法门

    这来得也太陡了点吧?

    完全没给人做心理准备的时间啊

    杨戈挠头

    再挠头

    使劲儿挠头

    头皮都快挠破了!

    目光在《三阳劲》功法和蕴阳丹之间徘徊

    再徘徊

    使劲儿徘徊

    眼睛都快看花了!

    心头又是迟疑,又是忧虑,还有点淡淡的抗拒!

    过了好一阵,他才一咬牙,一跺脚,发狠道:“老子连轮盘赌都不怕,还能被你一门偏激功法给吓住了?”

    他硬着头皮再次拿起《三阳劲》功法,将第一重的心法口诀和行功路线图牢记于心

    然后打开一盒蕴阳丹,摸出一口,眼睛一闭,丢进嘴里脖子一抻就吞了下去!

    “齐活!”

    他就地盘膝坐下,默默的静下心感知功法上所述的“静笃生阳”……说人话,就是等待蕴养丹的药力冒出来

    七八分钟后

    杨戈终于感知到小腹部位,升起一丝丝火烧火燎的热意

    有些难受

    很像滚烫的汤圆吃到肚里子,那种烧心的感觉

    不过这也在《三阳劲》功法附件的记载之内

    杨戈稳住心神,准备默默的承受这股霸道的药力

    下一秒

    一股冰冰凉凉的气流突然从他丹田之中电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漫过那股刚刚升起的热意,热意登时就熄灭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不知死活的苍蝇,从一只蛤蟆面前飞过,蛤蟆弹出舌头,一口把苍蝇给香了……

    杨戈睁开双眼,双眼一片茫然

    什,什么情况?

    ……

    杨戈在房间内转了好几圈,头疼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点上一根烟:“从头捋捋、从头捋捋……”

    “自从拿到姐姐的……遗产,我丹田里就多了一团黑色的能量”

    “还可以看到空气中漂浮的能量!”

    “嗯,鬼物是阴气的凝聚体,这应该就是能直接用肉眼看到鬼物的原因”

    “还可以打爆低阶鬼物”

    “对了,打死鬼物,好像还可以吞噬鬼物的阴气,壮大自身的内劲!”

    “难不成是阴阳相济?”

    “不对,如果是阴阳相济的话,那应该是壮大蕴阳丹的药力才对,怎么会把蕴阳丹的药力给弄灭了?”

    “还有这个能量……是冷的!”

    “黑色,冷的……”

    杨戈低着头,凝视着自己丹田中的黑色能量,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难不成,这是某种鬼物宝贝?”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

    他姐姐不但是神武境强者,还是基金会五星大执事,她能接触到的层次何等之高,弄到某种鬼物宝贝,也不值得稀奇

    再仔细想想这件宝物需要“死而复生”才能继承,而且还没有实体等等特性……

    杨戈越来越觉得,姐姐留给自己的,就是某种鬼物宝物!

    想到死而复生,杨戈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

    他起身走到自己的背包前,打开背包将曼殊沙华取出,放到茶几上,伸出一根手指按住枪身

    接着,他努力用意念,调动盘踞在他丹田中的黑色能量,涌向他的手指头

    在他死而复生之后,他不是没有复盘过那场诡异的遗产继承仪式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姐姐留给的他的遗产,看似只有两种,但实质上其实有三种

    第一种,五千万的现金支票

    第二种,她存放在基金会的众多武道资源

    第三种,就是自己丹田内的这团黑色能量

    不!

    以他对自家亲姐姐的了解,实质上应该也只有两种!

    第一种,那五千万的现金支票

    第二种,自己丹田中的这团黑色能量!

    至于她留在基金会的那些武道资源,应该只是摆在明面儿上掩人耳目的烟雾弹而已,压根就没想过给他

    在杨戈的记忆中,杨弋从小就特别的聪明、骄傲,有强迫症、而且控制欲强到爆表!

    无论任何事,她要做就一定会做到极致,而且无法容忍任何超出她预料之外的意外发生

    更变态的是,但凡是她想做的事,她往往都能做到!

    他,从小就是她手里的玩具

    她起床,他就必须得起床

    她睡觉,他就必须得睡觉

    她说去哪儿,他就必须跟着去哪儿

    她说他要穿裙子,他就必须得穿裙子……

    敢违背她的意愿,她就趁着爸妈不在揍他,揍完还一点把柄都不会留给他向爸妈告状!

    他能怎么办?

    有这么个姐姐,他一度都很绝望啊!

    打也打不赢,跑还跑不过……

    以杨戈对她的了解,这把遗嘱中明确交代了要交给他的曼殊沙华,一定早就被她动了手脚

    若是曼殊沙华落在别手里,它或许只是一把比较精美的轮转手枪

    但只要到了他手里,哪怕弹仓里只有一颗子弹,只要他扣动扳机,枪就一定会响!

    所以在外人看来是生是死听天由命的轮盘赌,对他而言,其实根本就是必死之局!

    而杨弋留给他的真正遗产,也不是在别处,而是一直都存放在这把枪里!

    只有他死了,才能顺利的拿到枪里的东西,再度复活……

    这些想法,是有些无厘头,逻辑上很多地方都说不通

    可杨戈从小被杨弋坑出来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真相!

    证据么……

    杨戈努力了半天,盘踞在他丹田内的黑色能量大爷们,总算是给了他面子,慢吞吞的分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那么一丝丝,按照他的意志,通过他按在曼殊沙华上的手指,流入了这把枪里

    下一秒,曼殊沙华的枪身上突然荡开一波淡淡的涟漪状黑光,眨眼间就漫过宽敞的套房客厅

    客厅内的所有绿植,都在刹那间枯萎……

    杨戈凝视着茶几上枯萎的绿萝盆栽,一个恍惚,他仿佛又看到了记忆中那张长了几颗青春痘的清丽脸庞

    她眯着眼睛、挑着唇角,得意洋洋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头顶上长了一对儿尖尖角的小恶魔:“老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我就知道,什么好好吃饭,好好活着……都是骗人的!”

    他神情黯淡的收回手指,低声的喃喃自语道:“你还是从前那个少女,没有一丝丝改变啊!”

    ……

    “呼……”

    杨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眼眶里的雾气给憋了回去,目光再一次落在茶几上的《三阳劲》功法上:“猛哥还真是个乌鸦嘴,虎哥的功勋怕是真要浪费了……”

    老话都说,一山不容二虎

    武英境的雷虎,用功勋换来的老虎

    能打得过神武境的杨弋,不惜坑死弟弟弄来的老虎?

    还是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杨戈叹了一口气,心头有些发愁

    片刻后,他的目光无意间掠过茶几上的枯萎绿萝,脑海中忽然就灵光一闪,一拍脑门失声道:“三阳劲练不成,我可以练三阴劲啊!”

    “内功心法是现成的,行功路线图也是现成的!”

    “它观想太阳,我就观想太阴!”

    “它走手足明阳经、少阳经,我就走手足太阴经、少阴经!”

    “它以内血气为基,我就以黑色能量为基!”

    “它以生人阳火为阴,我就直接熄灭身上的阳火,以阴火为引……嗯,这个不难,网路上有的是防止三把火熄灭的帖子,反其道而行之就行了!”

    “它以蕴阳丹为外援,我就以鬼物阴气为外援,这年月,鬼物总比丹药好弄吧?”

    “有搞头啊!”

    杨戈越思量,眼睛越亮!

    创造一门内功,本身是一件非常非常严谨的事情,大多数时候都需要凝结数代人的心血,甚至是“以身试法”的人体试验

    越强大的内功,涉及到的武学原理就越深奥,牵涉到经脉、穴位也就越多,难度系数自然就越大!

    但现在杨戈要做的,并不是创造,只是依样画葫芦,把一部完整的内功直接反转!

    “试一试吧,试一试又不会怀孕!”

    杨戈按捺住心头的蠢蠢欲动,努力让自己更慎勇一点:“如果不行,收回内劲就是了,只是行功一两遍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大毛病!”

    练功练岔劈了,是有走火热魔的风险

    但那都是练得很精深了出岔子,才会导致走火热魔

    任何功法,浅尝辄止都不会出现太大毛病……

    当然,那些敢用内劲真气去冲击死穴的蠢货除外!

    蠢成那个地步,活着也是浪费空气!

    主意一定,杨戈摸出手机,在网路上查找“如何防止人体三把火熄灭”的各种教程

    托了满地妖魔鬼怪的福,网路上这种教程多如牛毛,其中甚至不乏一些道家高人实名发帖,给沙雕网友解惑

    杨戈从中总结出了七八个“如何让人体的三把火快速熄灭”教程之后,立马付诸实践

    他找来浴巾,裹住自己的额头,对着镜子左右频频回头,一边回头一边双手拍击双肩

    等到确定镜中自己额头和双肩再无半点金光之后,他回头房中,就地盘膝坐下,摆出五心朝元的打坐姿势

    他的呼吸慢慢变得均匀,悠长……

    不知过了多久

    只听到“嘭”的一声轻微气爆

    杨戈双手的掌心之中,喷出两团惨白的火焰

    三阳劲以血气为基,阳属内劲为辅,生人阳火为引,合三阳一体,凝三阳内劲,练至极处,可“阳极生火”!

    而杨戈以黑色能量为基,阴属内劲为辅,灭阳火生阴火为,合三阴一体,凝三阴内劲……初学乍练,便“阴极生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