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阖闾,姬姓,名光,又称公子光

    一直以来,阖闾都有干掉堂弟吴侯僚自己上位当吴侯的想法!

    这个位置,原本就该是我的!

    尤其是当阖闾进入玄门之后,当他大开眼界之后,当他屡次被赵无恤嘲讽之后:姬光,你也配?

    区区吴国,蛮荒之地,也敢和我赵氏争抢道友?

    晋国之士,远胜偏远之地大夫!

    宁要晋国一根草,不要吴国一根苗!

    他日我若为赵氏之主,当以诸位道友为爪牙,以赵氏为基础,一统六卿,改革晋国,称霸天下!

    每次看到赵无恤用远大理想拉拢其他道友的时候,阖闾也总是立刻回应:他日我若为吴侯,当先破强楚,再服越国,使吴越成为一体,而后在兼并大楚,一统南方!

    可惜的是,响应赵无恤的远比响应阖闾的更多

    我可是吴侯的堂兄,而那赵无恤不过是区区一赵氏庶子而已,什么时候卿之庶子比诸侯公子更尊贵了?

    每次看到中原人士对吴国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歧视、蔑视,都让阖闾感到深深的不满

    但没办法!

    别说是吴国了,连吴国眼中的大楚,都被中原人士鄙视

    至于吴国,不过是偏僻之地的蛮荒罢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漂亮的吴姬以及吴国男子那奇葩的纹身了此外,就是吴国的宝剑比较锋利

    至于吴国的国力和阖闾那一统南方的梦想,目前也仅仅只是阖闾一人的梦想罢了

    那种中原蔑视吴国的浓厚优越感,虽然伤害不大,但是侮辱性极强!

    所以为了壮大吴国,也是为了更早一日干掉堂弟成为吴侯,阖闾就来到了孙武隐居种田之处,前来邀请孙武

    今日,已经是他第三次邀请孙武了!

    第一次的时候,孙武不在!

    第二次的时候,孙武喝醉了,不见!

    如今是第三次了!

    阖闾终于见到了正在种田的孙武

    “先生,阖闾盼先生久矣!”

    说着,不等孙武回话,阖闾就叨叨叨起来

    孙武也耐下性子,一边种田,一边听从阖闾的讲述原来,阖闾讲述的是吴侯之位的纠葛

    事情要从阖闾的爷爷说起,阖闾的爷爷有四个儿子,分别是诸樊、馀祭、馀昧、季札

    当他爷爷故去之后,继位的是老大

    老大死了之后,继位的是老二!

    老二死了之后,继位的是老三!

    老三死了之后,按理说继位的应该是老四,这也算是吴国传统了

    可老四季札却推辞不受,他不想当吴侯了,甚至为了躲避吴侯之位,还在三哥病重之时,直接跑了!

    他这一跑,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谁来当新的吴侯?

    最终继位的是老三的儿子,也就是如今的吴侯僚!

    而阖闾则是老大的儿子,在阖闾看来,如果按照兄终弟及的继承传统,那么四叔拒绝成为吴侯的情况下,应该是自己这个长孙继位才是

    如果一开始就按照父死子继的继承传统,那么继承吴侯之位的,也应该是自己这位长孙才对!

    不管怎么看,吴侯都应该是自己才对!

    起码,阖闾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他理直气壮的道:“先生,这吴侯之位本就是我的原本我也认了,若那僚可以带领大吴强大起来,我也就安安分分的当我的公子了,可谁知那僚竟然是个昏君!”

    “为了大吴的前途考虑,我也只好起了推翻僚,自己上位的想法尤其是当我进入玄门之后,更是彻底下定了决心,先生可愿助我?”阖闾一脸真诚的道

    闻言,孙武却没有立刻回答阖闾,而是认真的观察阖闾的卫士在哪里,又认真的观察了一下地形

    很快,孙武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双方翻脸,自己若是直接逃命或许可以逃走,但若是想要挟持阖闾而逃命,那就有可能被斩杀当场,因为阖闾身后的那个卫士,明显不是一般人

    “按照公子的说法,这吴侯之位确实该是公子的所以只要公子能够采取手段,在其他人反应不过来之前,干掉当今吴侯,并取得宗室的支持,那么成为吴侯并不算难”孙武直接说道

    “不瞒先生,阖闾也是这么想的以往之时,阖闾还有所顾忌,可如今有了玄门之后,再无任何顾虑!”

    笑了笑,阖闾就看向了身后的门客专诸!

    死士是很贵的!

    真正的死士,非常非常非常的昂贵!

    所以燕丹以燕国太子的身份,寻求刺秦的死士一时半会儿都找不到,找了很久才找到了荆轲,然后用美人、美食,用卿大夫的享受待遇来厚养荆轲,才让荆轲最终答应刺秦

    阖闾也是以未来吴侯的身份允诺,以未来吴国卿大夫之位为奖励,再加上长时间的醇酒美人厚养,才养出了一个专诸!

    有了象形拳之后,专诸的刺杀能力,一定可以再上一层楼的阖闾坚定的想到

    “我是学兵法的,就给公子讲一讲兵法好了”

    “孙子兵法有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

    “所以在讲述具体的战略之前,我先给公子讲一讲如今天下军队的具体情况”

    “大体上讲,如今的军队按照士兵来源可分为三个层次”

    “最底层的征召兵,他们在上战场之前,不过是农夫罢了,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打顺风仗还行,可一旦逆风,立刻便有分崩离析之危”

    “这种征召兵,体力较为弱小,战斗力较弱,战斗意志极为薄弱,攻坚能力近乎于无,但也不是没有优点,他们可以打顺风仗,他们可以打防御战,尤其是防守本地,保卫家乡的时候,往往可以爆发出巨大的战斗力”

    “最后,这种征召兵很便宜,非常便宜,征召之前,一分钱都不用花征召之时,也只需满足最基本的温饱,甲胄不用发给他们,发了也不会用,他们的体力也不支持他们使用甲胄死后的抚恤,也基本上是没有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