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迫不及待

    齐王府·正院大厅

    “报,蒋先生到,赵先生到!”

    随着门口甲兵声音响起,一前一后两个文士进来

    大厅里此时已聚集了不少人,坐在正中男子正微冷着脸、虎目微沉,身上的衣袍都有些不整,一看就是刚刚起来到这里

    此时雨虽略小了点,天色晦黑,见两个谋士进来行礼,坐在正中央的齐王正略带烦躁的说:“不要多礼了,自己找位置坐——马顺德搜索代王府,是为什么?”

    “妖怪?大盗?呵,本王还真不信这借口,诸位都是怎么看?都说说看!”

    在场的人都明白,虽说这事与代王府有关,代王倒霉了,对齐王有利,但关键是,为什么皇帝会突然派人搜索代王府?

    这搞不清楚,问题就大了,说明京城出现了自己难以了解,难以应对的大变故

    这次是代王,下次说不定就是齐王了,而且谁也说不好,这事是不是只与代王有关

    如果是大风暴,那代王被搜只是一个信号,京城内王公贵族、尤其是皇子们,就要小心了

    这件事,事关重大,他们需要思索一下再发言,免得说错了话,误导了大王

    “代王府这事,的确太突然了”赵不违才坐下,就沉吟:“皇上对代王恩宠可不小,为什么突然之间搜府?”

    “并且有罪,可以呵斥问罪甚至贬黜,这不上不下,不大不小,实在看的糊涂”

    “说的是,代王恩宠可不小呐!”在场的人,人人称是,虽大家都觉得,因太子这事,皇上心里肯定有芥蒂

    可现实却粉碎了这想法

    代王认亲后,不到一年,就封代侯,继而代国公,再晋代王,算下来一整年都没有,这是何等恩宠?

    “也许是代王府,的确收留了大盗呢?”有人忍不住说着

    有人听了立刻摇头:“大盗,什么大盗,除非是窃国大盗,要不,偷了什么东西,值得皇上向代王发难?”

    蒋禹在一把空椅上坐了,陆续有人发言,只是安静听着

    文寻鹏叛离后,蒋禹献策夺代王之桃子,现在已经成功,可谓建了功,他心知齐王心性,既要人才,又不喜太“积极”,本想着居功不傲,这次不说话,听着,突然一股念头直冲上脑袋,就开口说话了

    “大王,此事的确蹊跷,不过宫中没有传出消息,就说明这事,皇上瞒的很紧,要想获知很难”

    “不过,您是代王的叔叔,旁人遇到事或要避开,您却可以借着关心侄儿去探寻一二,不如大王亲自靠近代王府看看?”

    这番话一出口,不仅自己就是一惊,意识到自己竟失口了

    就连别的家臣和谋士也都惊讶看向他,毕竟这蒋禹平日里虽然也给齐王出谋划策,却是性格圆滑的人,除非事关重大利益,遇到事情是绝不会先出头,今日这是怎么了?竟直接提了这样的建议?

    蒋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都白了,连忙补救:“大王,是臣想差了,大王万金之躯,怎么能去……”

    但看着齐王竟露出若有所思神情,心中就暗道不好,虽资历还不老,但也知道齐王作何表情时代表着什么,齐王现在模样明显就是被说动了!

    该死!

    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蒋禹倒是没去惊疑自己为何会突然生出那样念头,只以为自己是想要讨好齐王,结果说错了话

    齐王果然在想了一下后,捏着下巴说:“是啊,有什么事,还是孤亲自去看看比较好,至于安全……”

    他傲然一笑:“孤出去自会带着甲兵,这又是在京城,怕什么?”

    蒋禹还想说什么,齐王此时已是直接起身,做出了决定:“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先回去,想一想此事,等孤回来后再议!”

    别人只能起身应诺

    虽然他们中大多数人都不赞同齐王亲自去看,但齐王这人平时虽也听谋士建议,可一旦自己做了决定,是绝不允许旁人多费口舌,因此齐王既已决定去,他们就只能听之任之

    蒋禹看着大步走出大厅的齐王,额上都有些冒汗

    这时还有赵不违过来,似笑非笑作了揖:“蒋兄,之前我还觉得你不喜欢出风头,没想到倒误会你了——真是令小弟佩服”

    这种事,成功了也没有好处,失败了就会倒霉,由不得赵不违不佩服

    “我……唉!”蒋禹想解释什么,看着远去的赵不违,最终只能化为一声叹息,以及懊恼,自己怎么就糊涂了?

    齐王却不理会,他向来性急,这时已回到换衣间,说是换衣间,其实也极奢华,里外几间,雕梁画柱,布置得美轮美奂

    这时侍女丫鬟,已捧着王服、王冠及洗漱之物,鱼贯而入,齐王正要继续往里间去,让侍女帮着换衣服,忽然目光一顿,猛地转头,朝着门外凛冽望去

    猫?

    一闪而过的白色,让齐王不由皱眉,眼神煞气却少了许多,刚才,还以为有人擅闯要地!

    他知道府中的女眷有好几个都养了猫,这其中甚至包括王妃,自己一向不关注这些小事,但这猫居然都跑到了这种地方,无论是谁养的,都有些不像话

    不过现在事情多,这等小事还不是该管时,也就是心烦想了想,没去多加理会

    几个侍女小心翼翼服侍着齐王换好了王服,齐王本就生得身材高大,穿上王服后更英气勃勃,对着铜镜照了照,满意的摸了摸下巴,只是想着:“我这样容色,岂有不配君位?”

    “车和人可备好了?”走到台阶上,齐王问着伺候的人,目光已扫过院子,只见着上百带刀侍卫,换着正装,披着轻甲,黑鸦鸦一片齐整站立,整个院子就是一股森杀,见齐王立定,一齐行礼,甲衣叮当响

    “都准备了,大王万金之躯,当左右两队护翼,以策安全!”管事精神的说着

    大郑继前魏制度,勋贵允许有少许府兵,亲王有三个队的编制一百五十人,现在是出动了三分之二

    齐王嘴角勾起,很是满意,立刻命着:“即刻出发!”

    他是等不及要看一看他侄儿的现状了,不管什么事,父皇打代王的脸,他真的迫不及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