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爱别离

    罗婵儿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相信对方,暗道:“我真笨,要是星河醒着就好了,他肯定可以做出正确判断”

    “姐,咱们快走,这梅墟早就用了灵通符,日蛾宗筑基修士很快就会赶来”

    姐姐听到妹妹这样说当即动容:“快,离开此地”

    罗婵儿紧了紧手中剑,毅然道:“带着我离开也行,先给我上好丹药救人,另外必须带上他”

    “好,时间紧迫”姐妹俩不愿浪费时间,当即送出一瓶金风玉露丹

    罗婵儿作为江湖儿女,拿得起,放得下,立刻撬开星河的牙关将丹药送服进去

    突然,远方出现爆鸣

    “有高手御剑过来,走”二女一人一个,带着罗婵儿和陈星河转瞬飞到空中

    耳边风声鹤唳,身后传来怒喝

    二女风驰电掣飞出去百里远,与身后那人非但没有拉开距离,反而马上就要被追上

    姐姐与妹妹相视一眼,陡然分了开来

    罗婵儿心头一惊,刚要挣扎,脖颈一颤昏迷过去

    “哼,真以为凭着一点决心就能威逼我们姐妹?”姐姐吞服一颗丹药,之后身上爆发龙吼

    妹妹那边也是一声龙吼,各带一人分散逃逸,气得后面那名修士哇哇大叫

    御剑之人迟疑片刻,终究瞧不出分别,朝着妹妹远遁方向追去

    这一追就是千余里,来到一片水泽之上

    妹妹突然嬉笑:“不要追了,既然想要,那便给你”

    猛然之间,陈星河倒霉了,被一股巨力甩给追击者

    “混账”剑上之人放出神识一扫就知道螟蝶不在此子身上,亏得他追出来这么远,气急败坏之下一掌拍出,隔着几百丈远命中妹妹

    龙吼声大作,妹妹竟然借着一掌之力加速离开,双方都没有在意一个凡夫俗子的死活

    陈星河“扑通”一声落水,很快沉了下去,此地之后再无声息……

    就这般到了第三天清晨,太阳忽然冉冉升起,为大地镀上一层金辉

    百姓吃惊的发现,遮天巨蝶不见了

    蓝天,白云,阳光,风声,一切的一切恢复正常,就好像之前的天地异象只是一场梦

    兰亭湖碧波荡漾,湖面忽然出现几个气泡,接着一道身影飘了上来

    陈星河躺在湖面上仰望天空,右手抓着那支从擎源派淘来的小旗,对于右臂每时每刻涌动的痛苦毫不在意

    哀莫大于心死,佛说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他现在深刻感受到爱别离之苦

    相爱之人不能终生厮守,这种痛苦远远超越身体痛楚,甚至于身体痛楚在这个时候让他感到好受一些,至少证明他还活着

    针对那名修士的“借尸还魂”失败了,不过也窥探到一些关键事情,首先借尸还魂应该称之为“夺舍”

    不错,就是夺舍

    此等手段往往见诸于顶尖修士遭受兵解之祸,遁出神魂占据别人身躯

    这种夺取他人卢舍的行为有着太多后遗症,所以但凡有一丝可能都不会轻易尝试

    陈星河关于自己夺舍知道一点,按照那位筑基后期修士梅墟的感受,这种夺舍是先行对性命交修武器下手,然后再以武器做跳板入侵神魂,这种古怪方式闻所未闻,至少以梅墟的阅历从未听说过

    这次夺舍修士,也许陈星河心有执念,所以特别在意螟蝶二字

    不幸中的万幸,关于螟蝶,关于师姐,他了解到一些内幕,以至于稍稍安心

    首先这日蛾宗和月蛾宗原本属于一家上古仙宗,不知道何年何月因为理念不合,又或者受到其他宗门暗算,总之分家了

    那上古仙宗从此成为日蛾宗和月蛾宗,可以说逐渐没落,只能守着部分传承过日子

    陈星河很难想象,没落之后都能遮蔽日月,令大顺王朝以及周边修真界颤若寒蝉,不敢生出任何反抗心理,那么分家之前又该是何等盛景?

    看来还是自己太渺小,如同井底之蛙,站在世界最底层完全不理解井外的世界有多么壮阔

    再说螟蝶!

    这是一件灵宝!

    陈星河大致了解到,外物对于修士来讲十分重要,按照等级划分为法器,灵器,法宝,灵宝

    修士初始阶段为炼气期

    这一阶段很难得到上品法器,像之前用闪电干掉的日蛾宗红衣弟子,他手中的蓝玉如意和身上穿的红色法衣只能算下品法器

    下品法器多为炼气修士使用,中品法器相对稀少,一般只有炼气修士中的杰出人物才可拥有

    至于上品法器,基本上已经被筑基修士搜刮一空,在炼气期很难看到

    筑基期修士使用上品法器,金丹修士使用灵器,据说法器启灵经历雷劫才能成为灵器,说是万中无一都不为过

    再上面是法宝,更加难得!

    至于灵宝,那是寻常修士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传说

    谁能想到,罗婵儿竟然和这等传说扯上关系,而且这辈子怕是没有可能摆脱

    螟蝶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梅墟所知也很有限,不过日蛾宗走偏了路线,今时今日已近魔宗

    相对来说月蛾宗要好得多,至少会真心帮助罗婵儿成长

    当时,陈星河看到梅墟陨落,这才昏迷过去!所以他判断师姐有九成可能落入月蛾宗之手

    “落入月蛾宗之手强于日蛾宗,几十年内没有危险,就是自由二字想都不要去想!”

    “如此一来关键取决于我,我岂能让师姐久等?”

    “可是大昌太偏远了,就算宗主国大顺都不被梅墟放在眼里,其贫瘠程度难以想象,我必须尽自己最大努力前往修真门派聚集之所”

    “总的来说,我应该庆幸!”

    “因为没有窥探到这等内幕,突然失去婵儿,遭受人生挫折,我肯定会颓废或者疯掉”

    “难怪胖先生为我批命会说佛魔一念间,哪怕现在我知道内情安心不少,也几乎忍不住发狂”

    “大昌与修士产生联系的地界太少,莲峰寺恐怕是眼下唯一选择,因为我需要一次全面启蒙”

    “疯狂状态下的我必然尽一切可能钻营,以致愤世嫉俗,谁阻止我就杀谁!”

    “现在不会了”

    “佛为众生杀一人,而魔为一人屠众生,我陈星河不至于滥杀无辜,不过对于日月双宗来说我就是魔!”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