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搏命厮杀,环环相扣

    李玄宗既然要杀奎山君,他自然是已经做了万全准备的

    奎山君的底细他差不多已经查清了,对方是人妖混血,所以可以同修人族功法和妖族的天赋妖法

    不过有一点他却始终没有搞清楚,那就是奎山君的本体究竟是什么

    妖族与人族修士相比,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便是出身种族

    出身虽然不能够完全决定一个妖族的上限,但大部分妖族只要看对方的种族是什么,便能够确定对方的大致战力和拥有什么样的妖法了

    不过奎山君却很奇怪,他是人妖混血,早年间还在人族大派受到过羞辱,所以从来都不认可自己人族这边的身份

    但同样他却也从来都不会以妖族的形象示人,哪怕是在激战中也是如此

    所以整个黑风山知道奎山君本体的实际上没几人

    此时奎山君露出本体来还是让李玄宗很惊讶的,对方的本体竟然是以孱弱出名的树妖

    他对自己伪装的枯木公态度不错,有一部分原因可能也是因为枯木公便是树妖

    撕裂阵法,奎山君一步步向着李玄宗走来,枪尖那炽热的火焰散发出的热浪甚至都已经把周围的枯木点燃

    “死来!”

    露出妖魔本体后的奎山君气势已经攀升到了巅峰,煞气冲霄四散

    那一枪刺出,灵气瞬间点燃火焰,犹如一条火龙般席卷而来!

    树妖的力量大部分其实都是中正平和的,比如那位真正的枯木公虽然有着归元境的修为,不过却只能在九龙山上种灵药

    奎山君却没有这一特性,因为他除了树妖独有的回复能力外,他还有一门天赋妖法,地煞阴火!

    火木相克,按理来说他一个树妖是不可能诞生火属性的天赋妖法的,但或许是因为另一半人族血统的原因,他体内竟然诞生了这么一门天赋妖法

    火木虽然相克,但却也一样相生

    以木燃火,这其中所诞生的力量便是地煞阴火,可破法碎兵,灼烧灵气

    同时爆发两种力量对于奎山君来说也有着极大的负荷,但此时他却顾不得这么多了

    之前他中了李玄宗的算计,丹毒之下体内灵气被溢散掉了八成了,此时已经有点强弩之末的意思了

    并且之前李玄宗偷袭他的一剑虽然表面看上去已经好了一半

    但树妖的愈合能力又不是生死人肉白骨,剑气渗入体内,也在不断的破坏他的经脉

    同时外界还有黑山老妖的人在搜寻着他,他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斩杀李玄宗后逃离!

    面对奎山君这力量爆发到极致的一枪,李玄宗身形急退,但那火龙却是如影随形一般紧跟李玄宗而来

    面对那铺天盖地的火龙,李玄宗手捏印决,周身铺天盖地一般的剑气瞬间席卷而来!

    归元境开辟丹海,自身所能够容纳的灵气几乎是之前的几十倍还要多

    剑气撕裂火龙,但却没能击溃火龙后的奎山君

    流光火焰四散,奎山君抖起手中大枪,枪尖上突兀的绽放出了一团灰白色的火焰

    地煞阴火!

    所有的剑气在碰到那地煞阴火的一瞬间都被彻底腐蚀消融

    而且奎山君所用的竟然还是一门很高明的枪法

    正常枪法都是以气势为先的,但这门枪法却是极其诡异阴毒,配合地煞阴火彻底封堵李玄宗的退路

    枪尖上地煞阴火吞吐浮现,犹如毒蛇出洞,直奔李玄宗胸口而来!

    “给我死!”

    奎山君厉喝一升,地煞阴火顿时又暴涨三分

    但李玄宗却是不退反进,玄兵甲御术施展而出,兵锋之力笼罩周身,他竟然直接握住了那还在燃烧着地煞阴火的枪尖

    玄兵甲御术做为道门少有的炼体功法其防御力还是想当强悍的

    奎山君的地煞阴火虽然霸道,但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灼穿玄兵甲御术的兵锋之力

    而李玄宗却趁此时机猛的一拉奎山君的枪身,欺身而上,一拳带着无边的锋芒砸落!

    玄兵甲御术攻防一体,兵锋之力可千变万化

    此时李玄宗砸下的虽然是一拳,但在那兵锋锐气的加持下简直好像是沾满了利刃的巨锤砸落!

    奎山君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他怎么都没想到李玄宗竟然敢与他贴身缠斗

    别说他已经是归元六重,哪怕都是归元一重的妖族,大部分妖族的肉身强度也是远超同阶人族的

    “找死!”

    奎山君的长枪被李玄宗另一只手死死拉住,施展不开,他所幸直接一拳迎上来,顿时一股巨力传来,灵气轰然爆裂!

    李玄宗闷哼一声,体内气血沸腾

    对方毕竟是归元六重,纵然之前接连被暗算,单纯的力量也是要胜过他的

    而奎山君也是面色一变,那股巨力之上蕴含兵锋锐气,方才双拳相撞,他虎口甚至都被撕裂

    不过奎山君虎口之上墨绿色的妖气爆发,却是瞬间便修复了这点伤势

    树妖一族的天赋妖法或许在对战时没多大效果,但恢复力却是惊人的

    但还没等奎山君多反应,李玄宗便又是面无表情的一拳砸落

    这两个人手持长枪两端,毫无技术含量的在那里一拳一拳的对轰着

    奎山君接连被李玄宗算计,自身灵气几乎耗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但他毕竟是归元六重,肉身强度在那里摆着呢,并且还有树妖的天赋妖法可以回复伤势

    而李玄宗则是仗着玄兵甲御术的兵锋之锐硬撼奎山君,每一拳都好似要撕下对方几块肉一般

    就这么十几拳下来,奎山君的手臂已经是被撕裂的鲜血淋漓,因为灵气不足甚至他都无法施展天赋妖法了

    而李玄宗更不好过,他的右臂都已经开始弯曲了,同样也是鲜血淋漓,分不清究竟是他的还是奎山君的

    “李玄宗,你撑不住了!”

    感受到李玄宗的状态,奎山君一边对轰着,一边放肆的狂笑起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李玄宗这般棘手的敌人了

    对方算计精深且毫无底线,不择手段,一上来便让自己吃了个大亏

    并且李玄宗的战斗方式也让他有些不适应,刚猛大气,狠辣决绝,不像是人族反而更像妖族

    但人族那天生孱弱的身躯制约着他,再打下去最先撑不住的一定是李玄宗!

    “是啊,撑不住了,该结束了”

    李玄宗右臂几乎都已经骨折变形,完全就是靠着玄兵甲御术的兵锋之力来撑着

    但他的表情却依旧淡然,随着话音刚刚落下,一枚黑红色的蝎尾尖刺却是不知道什么附着在他的手臂上,夹杂在兵锋之力当中一拳轰下!

    倒马毒桩!

    奎山君在李玄宗动用倒马毒桩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到了不对

    倒马毒桩虽然阴毒,但其气息太过明显了,只要注意力集中还是可以闪避过去的

    但奎山君跟李玄宗硬拼了十几拳,出拳对轰几乎都已经成了惯性,完全是靠着自身剩余的那一丁点意志力在撑着

    等到他脑海中感觉到不对时,双拳却已经相撞!

    刹那直接渗入骨髓灵魂的剧痛让奎山君全身一抖,扬天怒啸一声,状若癫狂

    李玄宗趁机直接一把夺过他那柄法器长枪,调转枪头猛的朝着奎山君的胸口刺去!

    ‘噗哧’一声轻响传来

    奎山君整个人都被彻底贯穿,鲜血狂涌而出

    正常来说不论是妖还是人,在归元境受到这种伤势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但奎山君却一边吐血一边诡异的大笑了起来

    “李玄宗,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树妖有心脏的?你算计了这么多,今日也是难逃一死!”

    贯穿胸口的伤势反而缓解倒马毒桩那股令人疯狂的剧痛,奎山君周身妖气升腾,他的身躯竟然化作了枯木一般的存在压榨出了最后一丝力量

    这丝力量好似火焰一般点燃了奎山君神魂,半透明的身躯浮现在半空当中,周围灰白色的火焰剧烈的燃烧着

    以身为薪,以神为火

    这种元神上的攻击对于未到神藏境,修练出本命元神的修行者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攻击

    他奎山君今日就算是神魂俱灭,也要拉上他李玄宗一起死!

    李玄宗一脸平静的站在原地,轻轻摇摇头道:“你也知道我为了杀你算计这么多,但你为什么就不多想一想自己漏掉了什么呢?

    当树妖就老老实实去吃素嘛,争取下辈子投胎做个人吧”

    随着李玄宗话音落下,奎山君那已经化作枯木的胸口处忽然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

    一股力量扰乱了他那被点燃的神魂,瞬间使得奎山君的神魂不受控制一般疯狂燃烧了起来!

    “雀阴锁!”

    奎山君的神魂嘶吼着喊出这三个字来,有着无尽的愤恨与悔意

    但他的神魂却在转瞬之间便已经燃烧殆尽,彻底神形俱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