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还有底线?

    在发现枯木公竟然是李玄宗所伪装的一瞬间,奎山君的心境差点崩溃

    他这边还在做着入主九龙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美梦,结果转眼间这梦便已经碎了

    自己被这李玄宗耍的团团转,甚至公然叛逃黑风山,如今这黑风山可再也没有自己的安身之地了

    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奎山君简直憋屈的想要吐血

    但眼下李玄宗的突袭已经来到眼前,他的脑子没跟上,身体却已经下意思的做出了反应来

    墨绿色的妖气在身前汇聚,仓促之间跟那凛冽的剑气开始相撞

    不过原本那些分散而来的凛冽剑气却是突兀之间开始融合,八方归元,剑气合一!

    沾染着白色锋芒的剑气以点破面,瞬间妖气碎裂,奎山君直接被斩飞了出去,胸口被撕裂出一道流淌着殷红鲜血的剑痕来

    如今已经到了归元境的李玄宗才能够完美的发挥出八方归元剑气的真正威能来

    外加触不及防的偷袭,这一剑也是成功的将奎山君斩伤

    但那边的奎山君却是轻松的站起来,随手一抹,伤口处的肉芽在诡异的扭曲着,瞬间便已经止血,伤口甚至都已经好了大半

    “李玄宗!好好好!你做的很好!”

    奎山君凝视着李玄宗,眼中的恨意几乎都已经快要溢了出来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我是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有如此胆量敢来算计我!

    你挑拨我与黑山老妖之间的关系,冒充九龙山枯木公引我入局,一切都是假的!

    好算计,当真是好算计!我的确是小瞧了你

    但你却也小瞧了我奎山君!

    我如今已经公然叛逃出黑风山了,你却仍旧要在这里埋伏偷袭我,应该是想要杀我灭口,怕我去跟黑山老妖对峙吧?

    不过有一点你却没想到,那便是实力!

    修行界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尊的,你再能算计又如何?

    李玄宗,你害我众叛亲离,今日你也别想走了,留下来吧!”

    闪烁着炽炎锋芒的大枪已经被奎山君拿在手中,一身墨绿色的妖气弥漫席卷,杀机煞气四起

    上次在铁塔峰上虽然李玄宗硬接了他两招,不过若是没有黑山老妖插手,他第三枪便能将这李玄宗戳出一个窟窿来

    拼算计他虽然是被李玄宗坑的一败涂地,但拼实力他可不会再输!

    不过此时唯一让他疑惑的面色眼前的李玄宗偷袭失败,他的模样也太过淡定了一些

    轻轻摇了摇头,李玄宗道:“其实我很认同你的话,什么以少胜多,以弱胜强都是扯淡而已

    实力到了,一巴掌下去什么阴谋算计都统统烟消云散

    但可惜啊,我如今实力不足,那就只能多费一些功夫了

    归元六重不好杀我早就已经知道了,难不成你以为我便只准备了这一招吗?”

    还没等奎山君反应过来,随着李玄宗话音落下,周围的地下瞬间亮起了五道光芒来

    一座五行阵法瞬间把奎山君笼罩在其中,五行之力开始逆转绞杀,刹那间狂暴的五行灵气便向着奎山君疯狂袭来!

    奎山君冷哼一声,他手中大枪猛的抡起来,枪尖上的火焰竟然有着灼烧灵气的效果,犹如风火轮一般,把袭来的灵气全部撕裂

    “是流云真人那老东西的阵法!我早就知道你们这帮人族不可靠!

    不过你以为就凭这阵法便能够挡得住我?仓促之下所布下的阵盘又能坚持多长时间?”

    李玄宗慢悠悠道:“不需要坚持多长时间,现在黑风山已经全体出动都在搜查你,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黑风山脉?”

    奎山君狞笑道:“就算走不出来,只要我活着也要把你李玄宗给咬出来!

    我跟着黑山老妖几十年,比谁都了解他的性格

    你敢在他的眼皮子低下搞这些事情,你也是一样必死无疑!

    不对,应该是比死更恐怖!

    李玄宗,聪明反被聪明误,你现在可曾后悔了?

    你若是只挑拨我叛逃黑风山,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回来

    可你却自作聪明的还想要杀我灭口,那你也一样要死!”

    李玄宗摇摇头道:“后悔?后悔的应该是你奎山君才对吧

    黑山老妖此人心胸气量狭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当初我就算是不接铁塔峰,铁塔峰也一样落不到你手中

    可惜你却不敢对打压你的黑山老妖有半分怨言,却只敢把怒火撒在头上

    说白了,你还是在害怕黑山老妖

    平日里你在黑风山嚣张狂傲,好似洞主之下第一人一般

    但实际上,你却只是一个废物!一个只敢欺软怕硬的废物!”

    “你说谁是废物!?”

    奎山君的眼睛都红了,或许是李玄宗的话触及到了奎山君心底最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当然是你”

    李玄宗用略带同情的目光看向奎山君:“你不光是废物,并且还很蠢

    几十年与人厮杀的经验都扔到狗肚子里去了?

    你以为我站在这里跟你废话这么长时间是用来做什么的?

    归元六重的确很强啊,六次冲击丹海,你眼下的丹海范围定然是我的十倍还要多

    但我若是把你的丹海抽空了呢?”

    听到李玄宗的话,奎山君的面色骤然一变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正在飞快的溢散着,越来越快,甚至已经快到有些不正常了!

    最开始的时候奎山君以妖力去粉碎逆转五行阵法所带来的绞杀之力,两相碰撞被搅碎四散的灵气全都遍布在阵法当中

    这时李玄宗便已经把丹毒跟阵法放在了一起,随着奎山君出手,狂暴的灵气也把丹毒撕裂,溢散到了阵法空间内

    白鹤真人给李玄宗的丹毒只有一种效果,那就是加快灵气的溢散

    并且只要丹毒跟灵气结合便会有效果,都不用吞服

    随着奎山君出手的时间越长,他周身灵气跟丹毒的接触也就越全面

    李玄宗并没有非要在对手离死之前还嘲讽人家一波的习惯,方才那一席话只是为了分散奎山君的注意力

    此时丹毒已经遍布奎山君全身,从小规模的灵气溢散已经变成大规模的灵气燃烧,奎山君丹海内的灵气正在犹如洪水一般的倾泻而出!

    “卑鄙无耻!你居然用毒!”

    奎山君的面色剧变,他也是没想到,李玄宗的底线竟然低到了这般程度

    东行灵州的修行者除了少部分下九流的散修,很少会用毒这种东西

    一个是下作,另一个是因为限制太大,不太好下毒

    而且李玄宗几次出手好像都是剑修一脉的路数,走的也是大开大合的路线,跟用毒根本就不沾边

    “用毒这种手段的确是不怎么光彩的,不过你死了,谁还会知道呢?”

    李玄宗就这么站在阵法外,时不时的弹一道剑气进去,准备彻底将奎山君给耗死

    生死搏杀哪有什么底线可言?李玄宗是个很务实的人,所以他的眼里只有死人跟活人,过程并不重要

    阵法中的奎山君握紧手中的大枪,眼中煞气显露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李玄宗这个才刚刚踏入归元境的家伙逼的如此狼狈

    幻术偷袭,阵法陷阱现在竟然还有丹毒

    还没正式开打,他便已经是狼狈不堪了

    而若是等到他丹海内的灵气彻底被耗光,那时候他可能真的便要任人宰割了

    奎山君虽然被李玄宗算计的很惨,不过他毕竟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做事很果决的

    发现事情不对,奎山君手捏印决,墨绿色的妖气在周身盘旋凝聚,最后轰然爆发

    奎山君原本那英俊的脸上瞬间生出了无数墨绿色的魔纹来,枝桠藤蔓在他周身生长环绕,浓郁的生机顿时将他整个人都给彻底包裹

    一声低喝,那些枝桠藤蔓瞬间碎裂,化作精纯的木属性灵气融入他手中的大枪内

    以木燃火,枪尖上汹涌的火光爆裂,逆反五行阵法直接被这突如其来的爆发一击彻底粉碎!

    李玄宗身形后撤,看着面前显露出本体的奎山君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一幕倒是有些出乎李玄宗的预料,这奎山君的本体,竟然是树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