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幻化

    昌隆坊市内,李玄宗仔细翻看着狈先生给他的资料

    这些资料出乎预料的全面,他倒是没看出来,狈先生竟然还有些搞情报的天赋

    狈先生所收集的九龙山归元境的妖族名叫枯木公,是一只老年树妖

    树妖成精除非是那种灵树灵根所孕育的妖族,否则实力都不算太强

    这枯木公只是一颗老槐树被雷劈之后沐浴月华灵气成精的,虽然有归元境的实力,但战斗力很差

    所以他在九龙山几乎是不参与任何战斗的,而是负责种植一些灵药,同样负责对外采购一些修练物品等杂务,算是九龙山的管家一类的角色

    这枯木公很少出九龙山,但跟九龙山打过交道的人却也都知道他的存在,正好符合李玄宗的标准

    那上面还有枯木公的画像,是狈先生找人按照描述画的,并且跟见过枯木公的人一一对比,绝对是栩栩如生的

    李玄宗手捏印决,雾气弥漫过后,一名形容怪异的老者出现在狈先生眼前

    那老者模样清癯古怪,身材高大却佝偻着身子,穿着粗布麻衣,秃着的脑袋上没有头发,却长满了根须一样东西

    “跟他们所描述的如何?”

    狈先生赞叹道:“大人这幻化之术天下无双,真可以假乱真

    不过那枯木公乃是树妖,大人你的气质太过凛冽,有王者气度,枯木公那老头可比不了

    所以在气息上,还要加上一些树妖那种平和舒缓的气息”

    狈先生虽然是在拍马屁,不过他说的却还真有道理

    李玄宗上辈子的世界虽然很小,可能还没有东行灵洲一半大,但他毕竟是江湖巨擘,就连一国之主都要客气对待的存在

    这辈子李玄宗虽然成了一个底层修行者,大部分时候都会注意收敛自己的锋芒,不过一些下意识的举动还是改不掉的

    这些细节平日里不会有太多的疑点,但出现在枯木公这种负责九龙山后勤的树妖身上可就太别扭了,是要改一改

    李玄宗想了想,调节了一下自身灵气波动,瞬间一股清新自然的舒缓气息便取代了他之前一身较为凌厉的气质

    以他对于力量的掌控程度,控制一下自身气息的波动还是很简单的

    “青木峰的人应该还会来昌隆坊市吧?等他们来了之后立刻通知我”

    狈先生点点头道:“虽然奎山君丢了昌隆坊市,不过昌隆坊市可是距离黑风山最近的一座坊市,他们采买一些物资还是会来昌隆坊市的

    奎山君好像很喜欢喝酒,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派人来采买一些灵酒”

    李玄宗沉声道:“给我准备一批灵酒,等到青木峰的人再次来采买灵酒时,我便找机会跟他们去面见奎山君”

    原本李玄宗还打算在昌隆坊市等几天的

    不过奎山君好像是心中郁闷,想要借酒消愁,所以青木峰储存的那些灵酒都被他给喝光了,第二天便有青木峰的小妖来采买灵酒

    李玄宗化作的枯木公摆放灵酒的摊子就在坊市的入口,看到青木峰两个小妖摇头晃悠的走进坊市,他立刻上前搭话,几句话便将对方忽悠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树妖的气息舒缓平和,没什么威慑力,下意识的就让人感觉亲近

    再加上李玄宗要的价格十分低廉,还要亲自送货,两个小妖自然不愿意再去跑其他家采买,顺便还能中饱私囊几块灵石

    就这样,李玄宗带着灵酒,跟着两名小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上了青木峰

    青木峰大殿内

    奎山君正在一坛一坛的喝着闷酒

    那些美艳舞女都瑟瑟发抖的躲在一旁不敢凑过去

    方才便有一名舞女还想过去倒酒,结果却被正在气头上的奎山君当场一巴掌拍死,刚被拖出去

    此时奎山君那英俊的容貌都因为愤怒而显得扭曲,他愤恨又不甘!

    想他奎山君出身低贱,但却心比天高

    以人妖混血的孱弱之躯一路拼搏到现在,这才有了如今的基业

    黑山老妖还说是他收留的自己,但若不是自己早年帮他打拼,现在又哪来黑风山的基业?

    而且那黑山老妖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黑风山上的先天黑石孕育日月精华,刚刚诞生便是金丹境的大妖

    他若不是诞生在黑风山这种风水宝地,别说金丹境了,最多也就跟那些被他点化的黑石精差不多,蠢笨无比

    所以那黑山老妖凭什么跟一路从最底层修练到如今的自己比?这黑风山原本就应该是他的!

    灌下一口灵酒,奎山君猛的把坛子丢到一旁砸碎

    他虽然愤怒,但却不敢在黑山老妖面前表露

    因为他跟在黑山老妖身边的时间最长,深知黑山老妖那刻薄寡恩的性格

    他若是真敢露出反意,黑山老妖是宁肯黑风山遭受内乱的损失,也要除掉他的

    伸手摸向酒坛,但那一排酒坛却是空空如也

    “酒呢?一帮废物!让你们去买灵酒都这么拖沓!”

    “峰主息怒,灵酒这就来了!”

    外面两个采买灵酒的小妖立刻让李玄宗带着灵酒进来

    此时李玄宗并没有露出外貌来,而是披着一身灰色的麻布长袍,头上也被帽兜罩住

    走进殿内,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犹如皇宫一般辉煌的大殿,还有一身酒气,阴郁愤怒的奎山君,李玄宗忽然轻笑了一声

    奎山君顿时一皱眉:“你笑什么?还有你是何人?我怎么在青木峰没见过你?”

    李玄宗又轻笑了两声,抬手一挥,十几坛灵酒便出现在大殿中央

    奎山君虽然喝了不少灵酒但可还没醉呢,他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对

    乾坤袋虽然是低级法器,但再低级也勉强算是法器,寻常底层修行者是不可能拥有的

    而且眼前这家伙的修为自己貌似有些看不透,这代表对方起码是跟自己一样,都是归元境!

    “你究竟是谁!?”

    奎山君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厉色来

    李玄宗缓缓摘下自己的帽兜,用略带嘶哑苍老的嗓音轻笑道:“奎山君大人一世英雄,在整个海东郡都算是一号人物的

    结果现在却只能借酒消愁,可惜可叹啊

    酒是穿肠毒药,色乃刮骨钢刀

    奎山君大人正值壮年便已经是归元六转,金丹来日可期,结果现在却只能酒色中沉沦,老朽可都看不下去了啊”

    看到枯木公的容貌,奎山君愣了一下,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对方是谁

    毕竟枯木公在九龙山的名气并不算大,也很少出现在战场之上

    不过九龙山的归元境妖族高手也就那么十几号人,还是很好辨认的

    等到奎山君想起来后,他的面色顿时微微一变,低喝道:“所有人都给我出去!不……全都给我关禁闭!”

    下一刻大殿内的人全部被清空,奎山君冷声道:“九龙山枯木公!你好胆的胆子!踏入我黑风山的地界不算,你竟然还敢上我青木峰来

    杀一个九龙山的归元境高手都算是大功一件,我若是生擒一位归元境的高手,可是能从他嘴里敲出不少情报来的

    枯木公,你这是上赶着给我送功劳来了?”

    李玄宗笑着摇摇头道:“奎山君大人不用拿这些话吓唬我,你若是真想抓我去换功劳,方才就不会让所有人都出去,还要堵他们的嘴了”

    “那你来我青木峰见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奎山君皱眉道

    李玄宗淡淡一笑道:“奎山君大人已经猜到了,又为何明知故问呢?

    你我都是妖族出身,老朽也就不跟奎山君大人你拐弯抹角的多废话了

    老朽今日是代表我家洞主,九龙山压龙大仙前来邀请奎山君大人上我九龙山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