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逆转

    黑山老妖所说的绝对不是在恐吓,他这种大妖手段历来都是凶残的很

    李玄宗也是适当表现出了一丝畏惧和惊恐

    他太过淡定了,反而有些折这位大妖的面子

    “禀洞主,数月前覆海妖圣与太上道门一战的事情您应该是知道内情的

    此时太上道门正盯着我们呢,那些大宗门向来沽名钓誉,最擅长扣帽子

    而猪三烈却在这种时候威逼家师掳掠少女供其亵玩,当做血食

    此事若是被太上道门抓住把柄,必定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到时候洞主您定然会被连累啊!

    属下跟那帮猪妖讲不了道理,最重要的是昨日覆海妖圣的女儿敖雅公主还在黑风山巡视

    为了避免洞主被追责,属下只能先下手将那猪妖斩杀!”

    李玄宗毫无漏洞的把昨天的事情换了一个顺序

    他那死鬼师父已经凉透了,谁还能把死人拉出来对峙吗?

    至于他那些师兄弟也逃的没影了,况且他们可以说是叛逃黑风山的,叛徒的话,能当真吗?

    而敖雅那边更简单,只要敖雅自己不说,谁知道是他先杀的人,还是先发现的敖雅?

    就连黑山老妖都没胆量去找敖雅对峙

    “你放屁!明明是你青云宗先来找三爷我谈这笔买卖的!”

    猪三烈暴怒无比,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李玄宗做出一副悲愤的模样道:“家师都已经故去了,猪头目竟然还往他身上泼脏水!

    家师好歹也是人族炼气士,怎么可能把同族送到你嘴边去当玩物血食?

    这种王八蛋、生儿子没屁眼、死后都不得超生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做?”

    人族的修行宗门普遍还是很讲究尊师重道的

    李玄宗‘替’他师父发下这种重誓,谁都没太过怀疑

    黑山老妖皱了皱眉头,感觉李玄宗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但这些都是他的一面之词

    这时候李玄宗忽然拿出一面令牌道:“这是敖雅公主昨日给属下的令牌

    昨日属下及时阻止那猪妖乱来,并且还说这是洞主您下的命令,让黑风山所属严以律己,不得多生事端被人抓住把柄

    这让敖雅公主颇为欣喜,便赐下这令牌”

    黑山老妖轻咦一声,一招手那令牌便已经飞入他的手中

    他身为覆海妖圣领地上的大妖,自然是认识涯角水晶宫的令牌,特别是其上的禁制,那可是有着真龙气息的!

    据说覆海妖圣敖峥是一头有着真龙血脉的蛟龙,但真假无人可知

    不过他所留下的气息绝对是其他蛟龙无法比拟的,黑山老妖一入手便能感觉出来

    而且他认得敖雅

    覆海妖圣原本是东海妖族的首领,是最近百年才上岸,将势力延伸到东海之滨的陆地上

    像是黑山老妖这种原本没有靠山的大妖也是最近才选择投靠覆海妖圣的

    一个需要他们这些陆地上的大妖增强势力,一个需要扯妖圣的大旗狐假虎威,双方也算是一拍即合

    而敖雅其实便算是覆海妖圣在陆地上的使者,整个东海之滨的大妖都是由她来联络的

    所以严格来说,她可以算是黑山老妖的顶头上司了,这令牌应该是真的

    况且就算李玄宗真在说谎,他还能找敖雅质问去不成?

    这时猪三烈却是不干了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当即猪三烈便站起来大声嚷嚷着:

    “这小子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简直放屁!洞主你不一巴掌拍死他,我老猪不服!”

    黑山老妖顿时一皱眉

    猪三烈是他手下心腹,虽然蠢了点,但胜在作战勇猛,从不偷懒耍滑

    若是没有敖雅的令牌,哪怕李玄宗说的是真的,他也有可能直接找个罪名拍死李玄宗,安抚一下猪三烈

    毕竟一个是他的心腹猪妖头目,一个只是底层的人族修士,自己之前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说过

    但现在有敖雅的令牌在,万一事情被敖雅知道了,他岂不是得罪了覆海妖圣的公主?

    就在黑山老妖纠结的时候,外门一名尖嘴猴腮的小妖忽然跑进来,大喊道:“洞主!出大事啦!”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黑山老妖早在整个黑山脉都布下了禁制,若是有人打进来,他肯定能察觉的

    那尖嘴猴腮的小妖连忙道:“昨日夜里,五方山的几名妖族头目违背禁令擅自外出生事,覆海妖圣大怒之下派遣九劫剑宗出手,血洗五方山,整个五方山的妖族无一活口!”

    听完之后,黑山老妖是又惊又怒,同时又无比后怕

    幸亏他是黑石成精,否则此时已经是一头冷汗了

    惊怒的是他没想到覆海妖圣竟然会下如此狠手,他就不怕手下这些大妖离心离德?

    那五方山便是昔日被他毙掉的那大妖所在的洞府,其徒子徒孙可不在少数

    后怕的是他下一刻便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这帮大妖不听话,覆海妖圣手下可是有听话的人

    那些宗门平日里地位便在妖族洞府之下,此时得了机会,哪怕明知道自己被覆海妖圣当刀使了去吸引其他大妖的仇恨,他们也是甘之如饴,甚至会下狠手

    五方山那些妖族因为自家洞主被覆海妖圣一掌毙了早就已经心生不满,此时更是被覆海妖圣随便找了个借口彻底斩草除根

    昨日里若是那帮没脑袋的猪妖真的闹出什么乱子来,说不定就会被覆海妖圣找到由头,顺手就给灭掉!

    反正覆海妖圣是要杀鸡儆猴的,他杀哪只鸡并不重要

    此时那猪三烈还没看出不对劲来,仍旧在嚷嚷着:“洞主,这件事情你可要给我老猪一个说法啊”

    此话一出,黑山老妖那惨白的脸都浮现出了一层黑气

    一巴掌隔空扇出,猪三烈顿时惨嚎一声倒飞了出去,嘴里的獠牙都差点被这一巴掌扇断

    “白痴!就是因为你差点害我黑风山遭劫,你还要说法?给我滚出去!”

    尖利的声音怒吼咆哮,吓的猪三烈再也不敢多一句嘴了

    他就算是再白痴也知道此时黑山老妖是真的怒了

    此时李玄宗也是有些惊讶的

    他昨日是给敖雅出了一个主意,但却没想到那位覆海妖圣竟然如此果决,连夜便动手了

    现在看来,他怕是早就已经对手下这些桀骜不驯、不听命令的大妖有些不满了

    昨日他给敖雅出的主意便好像是个引子,彻底将怒意引爆

    不过此事正好也给了李玄宗一个完美的助攻

    这时其余黑山十六峰的峰主也开始在那里起哄

    一名身材壮硕,穿着战甲的青牛精闷声闷气道:“洞主,这死猪头差点连累咱们黑风山都跟着倒霉,可不能就这么轻饶了”

    旁边一名穿着白袍,满头银发,有种仙风道骨气质的老者也是跟着道:“洞主,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该赏赏,该罚罚,如此才能服众啊”

    猪三烈虽然是黑山老妖的心腹,但他在黑风山中的人缘并不好

    这猪妖好色贪婪,暴虐成性,而且做事无脑,得罪的人可不少

    所以此时看到猪三烈倒霉,一众人都在落井下石

    黑山老妖面色阴沉道:“猪三烈麾下洞府全部停发丹药,让你手下的猪妖给我老实点,三个月内谁敢出铁塔峰一步,当即斩杀!”

    猪三烈闻言哼哼了两声,也不敢多嘴

    不过他看向李玄宗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怨毒之色

    早知道如此,他昨日里就不应该听狈先生的话,直接将这小子一巴掌拍死多省事

    黑山老妖此时又将目光转向李玄宗,目光有些阴沉,同时又有些纠结

    他是黑石成精,不像其他妖族那般有父母生养,或者是出生在一个族群,所以天生便心性多疑、刻薄寡恩

    比起巧舌如簧的李玄宗,他更愿意用猪三烈这种痴肥愚蠢,但没什么心计的家伙

    更别说李玄宗是人族出身,他麾下虽然也有人族宗门依附,但他天生便对人族修士多了一分警惕

    但今天李玄宗拿着敖雅的令牌,他也不确定敖雅是否还会回黑风山查看

    况且众目睽睽之下谁都能看出来,若不是李玄宗及时扼杀了此事,说不定被杀鸡儆猴的便是他们黑风山了

    沉吟片刻片刻,黑山老妖沉声道:

    “本洞主做事赏罚分明,做错了罚,做对了赏李玄宗,你这次做的不错,该赏

    你师父青云真人已死,青云宗你若是想要继承便继承,不想继承的话,黑风山后山的无人洞府你可以随便挑选一座,准你进入玄光洞议事

    你现在实力太弱,赏赐你太强的功法丹药你也用不了

    稍候你可以去藏宝库挑选一些低级功法和十瓶低级丹药,留作你修练之用”

    李玄宗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感激之色,躬身行礼:“多谢洞主!”

    他面上感激,实际上心里却是不屑的很

    这黑山老妖格局太小了

    记忆中这黑山老妖做事便小气的很,对手下不论是修行宗门还是那些妖族势力,都不算太大方

    他为什么愿意重用猪三烈这种妖族?因为对方蠢,不会偷懒,索要的还少,随便一丁点赏赐就能打发了

    今天黑山老妖赏赐李玄宗的这些东西看似多,实际上没啥卵用

    黑风山后山灵气并不那么充裕,远不如其他分支山峰,顶天就是比他建造在山脚下的青云宗强一些,但每个洞府都不大,所以没人愿意住那地方

    而进入玄光洞议事说起来好听,没有实力没有势力,进来也只是看个热闹而已

    还有因为李玄宗实力弱便不赏赐好的功法和丹药更是可笑,摆明了就是黑山老妖不想拿出好东西

    不过能有今日这些收获李玄宗倒也满足了

    眼下危急解除,他也总算是有了一块容身之地

    修行界风险太大,在黑风山上修行虽然是与妖共舞,但实际上反而安全

    毕竟黑山老妖乃是金丹巅峰的大妖,放在修行界虽然算不得强,但一般人却也不敢来招惹

    像他师父青云真人就是一个不小心,外出时被人莫名其妙的干掉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