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灵地线路图

    “想临死之前少受点痛苦的话,便告诉我血杀门所掌握的灵地在什么地方?”

    中年女子胡月脑袋之下的身体尽皆被寒冰包裹,唯有脑袋还留在外面

    苏阳走上前,开口道

    “想知道血杀门灵地所在?做梦,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除了我们四人之外,没有人知道灵地所在!”

    中年女子胡月满脸的狰狞

    有黑色的鲜血从她嘴角流出,伴随着黑色鲜血的流出,她的头颅低垂了下来

    “不好!”

    苏阳赶紧掏出解毒丹,往中年女子胡月嘴中塞了一粒,不过却是并没有效果

    探中年女子胡月的鼻息,已经没有了呼吸

    对方应该是将毒药藏在牙齿之中,发现逃走无望之后,果断地咬碎了毒药,吞服了下去

    “倒是够果决!”

    虽然是敌人,但苏阳也不得不赞叹对方的果决

    对方应该是察觉到他想逼问的意图,果断吞服下了毒药

    知道必死无疑,并不打算将灵地留给他这个敌人

    “既然错过了也没有办法”

    苏阳遗憾摇头,转而一一查看黑袍老者四人的尸体,确认四人参上异物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眼睛化作了灰烬,动用异物的代价是眼睛?不对,就连眼皮乃至眼睛周围的血肉都化作了灰烬,这件异物的代价,恐怕是身体某一部位化作灰烬!”

    “死亡之后,已经从独眼巨熊的形态退了出来,但这只手却没有恢复过来,依旧是一只熊爪,看来这件异物的代价是身体某一部位兽化!”

    ……

    很快,他对四人参上异物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有了判断,不出他所料,尽皆需要付出极为巨大的代价

    除了个别代价极小的异物,大部分的异物对于他以及苏家来说用处不大

    经过替身使巧手能力加持后的改造巫术,同样能够获得强大的实力,但所付出的代价要轻上不少

    而且改造是一次性的,并非是每一次动用都需要付出代价

    不过,渴望威力强大异物,希望将威力强大异物作为保命手段的人大有人在,完全可以将这些异物高价卖给这些人

    原本在他手中的一些异物,便陆陆续续地通过城中的拍卖行拍卖了出去

    戴上拳套,苏阳想要敲碎寒冰,取出已经与四人身体分离的异物

    铛——

    苏阳感觉宛如是捶在千锻精铁上般,难以敲碎

    这些寒冰根本不是寻常的寒冰,论硬度丝毫不下于千锻精铁

    “真不愧为堪比内炼境武者攻击的六阶魔法!”

    苏阳赞叹一声,选择以拳套的刃口削开寒冰,这才得以取出异物

    并没有多看,苏阳直接将四件异物丢入了次元口袋之中

    四件异物动用后的代价尽皆不小,他以及苏家的人是不可能使用这四件异物的

    有时间将其丢到拍卖行拍卖,相信城中的大势力肯定会很感兴趣

    “这里怎么了?”

    将逃跑的杀手击杀,姚真折返而回见此处大厅已经被寒冰覆盖,不由愕然

    “没什么,这是我的异物的效果”

    苏阳随意撒了一个谎,对于这类超出常规的现象,归类到异物身上准没错

    也幸好这个世界有异物这种东西,能够引发千奇百怪的效果,否则的话,他得至于其他世界的魔法之类的手段,会很不好解释

    “家主,所有逃跑的杀手已经全部杀死”

    姚真向苏阳汇报道

    “已经全部杀死?不见得”

    苏阳笑着摇头

    “还有人活着?”

    姚真惊讶

    “有几只小老鼠趁你不注意躲藏了起来,走吧,去看看这老鼠窝”

    苏阳带路往前走去

    这些人能够避开姚真的搜查,却避不开感知领域,在感知领域之下,根本无所遁形

    别说这些人目前还在这处地下驻地,哪怕这些人逃离了地下驻地,苏阳要找到这些人也轻而易举,除非这些人逃离了南阳城

    带着姚真,苏阳来到了一堵石墙前

    “就是这里?”

    姚真上前,敲了敲这堵石墙,异样的声音传出,他立即明白,这堵墙之后是空心

    他拔出剑,准备将石墙削开

    “不要把这处地方破坏了,这处地方不错,可以作为苏家的一处隐秘之地,找一下应该有打开的方法”

    苏阳阻止道

    姚真摸索,在摸到一处地方的时候,他有了发现

    发力往前推,一扇石门被推了开来,石门之后的是数个脸色苍白身体发颤的杀手

    对于这些人没什么好说的,作为杀手,这些人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根本不需要怜悯

    姚真当即准备上前,将几人杀死

    不过便在这时,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却是做出意外之举

    以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白衣女子开口说道

    “等一下,我知道灵地所在,我愿意以灵地的线路图换取我的性命,请不要想抓住我逼问,否则我会立即自杀!”

    “灵地?”

    姚真停了下来,而苏阳则是来了兴趣

    中年女子胡月临死之前有说,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没有人知道灵地所在

    而现在,这个白衣女子又说知道灵地所在,他很好奇两人究竟谁说了谎

    他开口说道

    “刚才有人跟我说,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没有人知道灵地所在,而现在,你却告诉我知道灵地所在,你觉得我该信谁的?”

    “虽然每一次长老带我们前往灵地的时候,都会以异物蒙蔽我们的感知,不过我以异物将线路图记录了下来”

    白衣女子说道

    “偷偷将线路图记录下来?恐怕血杀门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内贼”

    苏阳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白衣女子

    “事实上,大部分血杀门门人都是血杀门收养的孤儿,又或者是被血杀门所杀之人的子女,我当时虽然年龄还小但仍旧有着记忆,我的父母便是被血杀门所杀”

    白衣女子说道

    “我原本是想以灵地的线路图,引其他大家族对血杀门出手,不过如今血杀门已经覆灭,我愿意交出线路图,只希望能够饶我一命”

    “你就不怕我得知了线路图之后反悔”

    苏阳笑着问道

    “我相信苏大师的为人!”

    白衣女子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我叫白衣”

    “可以,我答应了,不过我会以异物在你体内种下一种诅咒,一旦你对我产生杀意,你便会立即死亡”

    苏阳答应下来

    相较于一个普通血杀门杀手,灵地显然更加重要

    而且那种“诅咒”是存在的,尼赫迈亚.克里斯蒂安作为黑巫师从来不缺少控制人的手段

    “把其他人都杀了!”

    噗嗤,噗嗤,噗嗤——

    姚真闪身而出,几个呼吸间便杀死了除白衣之外的其他血杀门杀手

    “回去带人来接管酒楼,清理这处地下驻地的尸体!”

    姚真离开了地下驻地,苏阳目光望向白衣

    二十余岁的样子,一身雪白的劲装,黑发束在脑后,容貌美丽带着冷峻

    这样的女人,对于大部分男子来说都很有吸引力

    不过,苏阳有着自己的底线,对于敌对的女子可以击杀,但却不会去强迫女子做那种事

    “我要种下诅咒,不要抵抗,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苏阳走上前,手触碰在白衣略微有一些颤抖的身体上

    一个紫色的图案出现,覆盖在白衣的头上,融入了白衣的脑袋之中

    种下诅咒,苏阳向地下驻地一个方向走去,白衣赶紧跟上

    脑中的诅咒给她极度危险之感,直觉告诉她,这并非是吓唬她的东西

    如果她敢有小动作,她很可能会立即死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