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令人吐血的阴谋诡计

    “什么,江流儿死了??!”

    天庭,玉帝的心情本来非常不好

    这个勾陈大帝申公豹,真是想立功想疯了,居然在自己和王母娘娘一起欣赏十八位花仙子的绝世舞姿时,大煞风景地闯了进来,一脸天要塌下来的样子,简直是成何体统

    一想到那些花仙子们穿的太少,玉帝就忍不住关心她们会不会冷,还没来得及为她们检查身体,考教修行,鼓励鼓励呢

    不过,当申公豹一脸痉挛般告诉他,江流儿所在的金山寺被一群来历不明的妖怪放火烧了,唯独死了那位江流儿,玉帝一个着急忙慌,居然将身前的玉案天桌都掀翻了

    “这不可能!”

    玉帝挥退了王母娘娘和那些一脸求宠信,根本不知道江流儿是谁,还在想着如何撒娇争宠的花仙子们

    江流儿是谁,那是如今的圣人宠儿,是圣人们一直商定同意的西游取经人

    那金山寺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香火旺盛了一些而已

    实际上,天庭早就掌握了确切的情报

    光是佛门至少就有一位古佛,三位菩萨,八尊罗汉守在金山寺,更别说人教和阐教,极可能有金仙坐镇

    就算是天庭想要攻打金山寺,都几乎是不可能偷袭成功的,更别说把江流儿杀了

    袭扰金山寺问题不大,在那么多各教高人的环伺下,杀掉取经人,在玉帝看来就像是忽然间有人打上天庭,半日功夫就攻到了凌霄宝殿一样不可思议

    各教高人就算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堂堂古佛和金仙一级的高人,手中铁定有诸多威力奇大的灵宝,如果一心要带着江流儿逃走,除了圣人和准圣,寻常的大罗金仙都未必能拦住

    申公豹知道玉帝不信,他还不信呢,但千里眼和顺风耳禀报在先,又有清平天师的核实在后,这事错不了

    “还请天师施展秘法,让陛下一观究竟”

    这种察天观地的秘法,申公豹是做不到,但清平天师却是信手拈来,他总是有一些手段,让这位阐教弟子都觉得非常新奇,能以小见大,颇有新意的秘术

    “陛下,大帝请看!”

    清平天师取出一个玉瓶,从中取了一滴仙露,向着前方一洒,便化作了一面水镜,镜子里面顿时出现了一个热火朝天的画面

    玉帝也不是等闲,金山寺一带的天文地理,山川样貌早就记在了心里,那正在熊熊燃烧,火浪几乎铺面了整个画面的,不是金山寺又是什么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这火烧的虽然非常大,但却没有烧及周遭筑,甚至就连一些咋咋呼呼,提着水桶乱跑的金山寺凡俗僧人都没有受到火势的侵害

    这些僧人提着水桶猛冲,一直察觉不到热,结果闯进了火里,却发现这火不烧人,但伸手去触摸,又能明显感觉到火焰的存在

    “此火,并非凡火,乃是江流儿的佛寂之火此人乃是西天佛前一位灵佛转世,本是要争那量劫之功,成就古佛尊位,如今却是没有机会了”

    佛寂之火,玉帝和申公豹都听说过,却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传闻此火是西天那些真正的佛,遭遇大难,无法涅槃转世,身死寂灭时会出现的一种奇观

    之所以说它少见,是因为圣人在世,西方佛教独自就占了两尊,一般情况下,谁又敢去杀戮圣人座下的佛

    而江流儿这样的量劫灵佛,是更为特殊的一类存在,几乎相当于候选古佛,功德圆满就能一蹴而就

    古佛,是西方佛教仅次于圣人佛祖的存在,是能够被称为一方佛祖的存在

    画面上,金山寺虽然一片残垣断壁,不过是毁于一般的妖风怪火罢了,只是幌子而已,真正杀死江流儿,点燃他的灵佛真身,强行送佛踏上寂灭不归路的,至少从画面上是看不出来端倪的

    就在这时,在那金山寺的上空,仿佛有一双眼睛忽然睁开,只是眨了一下,便让整个画面崩裂了

    “看来是惊动高人了”

    清平天师捋须而笑,云苏这个分身虽然之前一直处于挂机状态,但拿来应付一般的事务,凭借一点跨界感应就绰绰有余了

    如今真灵降临,更是一心多用,轻松无比

    方才使用的不过是稍微精妙一些的法术,并不是什么特别逆天的神通,这个身份暂时还要潜伏下去的,没必要让玉帝起疑,让申公豹生了二心

    “天师果然神通广大”

    “陛下过誉了”

    玉帝见此,非但不恼,反而开口称赞了一句,这清平天师是有真神通的,放在卧虎藏龙的天庭也是一等一的术法玄通之辈了

    那些精妙无比的神通法术,也许乍看没什么太了不起的,但偏偏独此一家,也没见几个其他的仙人会,细细一品却又没有什么特别高深之处,可是总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只能说,这位清平天师是修炼奇人

    “这江流儿一死,天地怕是又要乱了勾陈帝君如何看此事?”

    玉帝在细细思忖,这江流儿之死会不会对天庭造成什么冲击

    原本商量得好好的西游取经,现在取经没开始,预定的唐僧却寂灭了,摆明了是和圣人对着干

    “此事虽然非常突然,也怪各教太过拖沓那江流儿本就是灵佛转世,堪称不灭之体,原本修行五百年已经拥有了仙人的境界,何况也不需要他去和妖怪们亲自厮杀,光是咱们天庭的孙大圣,一个就能对付一座山的妖怪了

    结果呢,非要一直躲在金山寺,迟迟不肯去长安城接受那唐王的敕封,这取经之事自然也是一拖再拖”

    申公豹现在早就不是当年那个陪着笑,舔着脸从广成子那里求来一份自荐信的弱渣了,而是正儿八经的勾陈大帝

    他的勾陈大军虽然高手如云,却是各教都有,比如阐教弟子,也有许多装着明白揣着糊涂,披着阐教的皮,却早就和阐教离心离德,一心在天庭享受荣华富贵了

    在他看来,这唐僧死皮赖脸地在金山寺藏着,恨不得修成金仙再去取经,岂不是误了时辰

    你再强又如何,现在还不是死在了金山寺,还不如趁早出发,造成西游取经已经正式开始的既定事实,可能反而安全点

    “天师以为如何?”

    “陛下,大帝,这江流儿死了,说不定还有马流儿,王流儿,如今各教圣人更关心的,也许还是谁杀了江流儿,只要不是我们天庭出手做的,便与我无关,西游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只要孙大圣和我们一条心,这西游就得有天庭一份”

    云苏笑着说道,天庭的实力比表面看起来的要强很多,尤其是这个看起来老眼昏花,色痞一个的玉帝,实际上也非同小可

    眼前的糟老头子,不过是他示人以弱的一个分身罢了,恐怕就连一般的西游圣人都难以想象,这位同样出自西游世界紫霄宫的昊天童子,当年出紫霄宫时就藏了一点心思

    这玉帝能骗得过其他人,却唯独骗不过云苏

    作为强到逆天的洪荒大圣人,云苏即便在洪荒也是无敌的存在,更何况是在西游世界,一眼就看穿他的过往

    这孩子,别看出紫霄宫时还是个见圣人就拜的小童子,心里却鬼的很

    他在紫霄宫可是学到了不少真东西的,自从知道要去做天庭之主后,最怕的就是那些蛮横而又强大无比的圣人们

    所以,他花了足足一个元会,从紫霄宫偷了一块神料,雕刻了一个木偶,炼成了分身

    眼前的玉帝,不过是他的分身罢了,真正的昊天童子,现在还躲在紫霄宫

    此物涉及到了紫霄宫,一般的西游圣人也看不穿它虚实,毕竟是鸿钧的道童,也不至于真就杀了他,所以说,天庭虽然弱小,但却是一个极好的平台

    反正在西游世界,那位鸿钧老祖已经合道了,谁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的存在,当然更不会有圣人会闲的无事跑去紫霄宫敲门

    若是真能敲开门,一定能惊喜地发现躲在里面的那个小童子

    人小鬼大,迷惑众生啊

    “天师所言甚是,此番量劫之中,我天庭无法置身事外,幸得有大帝和天师这般的惊才绝艳之辈辅佐天庭,让我们顺利地争到了孙大圣,至于取经人是死是活,却是和我们无关”

    玉帝朗声大笑,申公豹也不由点头

    这西游取经,是圣人共商的量劫大事,注定是各教争雄的一件事情,唐僧的人选虽然是抢不到,但能拿下取经大将孙大圣,也是占据了极大的主动

    正在这时,却是有太白金星来报

    “启禀玉帝,小西天如来佛祖座下有一名弟子,前来求见陛下,说是佛祖有要事转告”

    “快传召见!”

    多宝如来自从到天庭认了一下门后,便一直和天庭走得极近,先是将佛门其他的佛陀菩萨通通撵走,然后干脆在天庭开了一处道场,放了一尊外人分不清是真身还是分身的如来化身,等于是常驻天庭了

    云苏原本并没有去推衍什么,但一看到那如来座下的弟子走进来,眼神就变了

    神特么的如来弟子,去泥煤的金蝉子

    “小僧金蝉子,奉如来佛祖之命,前来拜见玉帝”

    “原来是金蝉大师,快快请坐”

    这金蝉子既不是佛,也不是菩萨,修为看起来也低得很,不过总让人觉得他与众不同,忍不住多看两眼,结果就连玉帝也看不清他虚实

    “天师啊,这金蝉子平平无奇,长得倒是挺帅气的,没想到如来佛祖座下还有这般的小白脸儿,哈哈哈”

    申公豹表面上装出一副勾陈大帝的稳重样,暗地里却和云苏分身调侃着金蝉子那细皮嫩肉的模样

    “人不可貌相,也许这金蝉子大师是神华内敛呢,呵呵”

    云苏脸上笑嘻嘻,心里真是想说一句吐槽的脏话

    这西游世界真是太好玩儿了,就连他这圣人如果不全力去推衍,抢先拿剧透内容,而只是静观其变的话,都能收获许多惊喜

    不错,预定的江流儿死了,第一代唐僧没了

    可是,人家金蝉子出现了

    原本的神话传说中,金蝉子确实是如来佛祖座下,现在也是,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

    但实际上,不一样的地方大了去了

    这金蝉子,明面上是如来弟子,什么金蝉子长老也好,金蝉子大师也罢,都不能准确形容他的真实身份

    谁能想得到,当初威震西游量劫的通天教主,费尽心机把大弟子多宝道人强行化佛,别人以为他是要和佛教争一争

    你以为你的取经人是天命所归,我偏要让你在我如来手中取不到真经

    大家都是那么认为的

    对于通天教主这点心思,各教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你一个多宝如来再强,能强的过圣人手段?取经,是必然成功的

    结果呢?

    结果多宝如来佛祖居然自己化了个身,凭空捏造了一个什么金蝉子

    这下好了,如果真被通天教主得逞了,这西游就好玩儿了

    原本是人阐佛二教,自己派自己人从自家取经,眼看着就要变成通天教主的大弟子多宝如来从自己手里取经

    这尼玛实在是有点绕,但云苏看懂了,看穿了,也不禁被通天教主这种神一样的操作,弄的相当无语

    真要是被他搞成了,日后西游取经,怕是会变成人阐佛三教拼命帮妖怪,为取经制造障碍,不然截教如果取经成功,完全就披上了这件西游取经有功的外套,瞒天过海,赢得满堂彩,成为此一量劫之后的天地宠儿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啊!”

    云苏很佩服通天教主的无耻,先是做出掀桌子的假象,硬是把多宝如来安排到位了,接着又干掉了初代唐僧,现在更流弊了,居然厚着脸皮让多宝道人自己化了个分身,弄个金蝉子的名头,要堂而皇之争取经人的身份了

    你那江流儿厉害,是灵佛转世

    那就看看我通天教主座下大弟子,亲自出马,比你们又如何

    云苏最佩服他的一点是,他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都看上了天庭这个中转站,什么锅都丢到天庭身上,从这中转一下,嗖的一下,金蝉子就有正儿八经的身份了

    只要运作得当,如果说人间的大唐神朝原本是要拉起一个西游班子的话,一旦被通天教主把取经人和取经第一大将都搞到手,那可就是天庭版的取经大队了

    “到底谁才是正统,还是要看通天教主躲得过这一次被围攻不”

    云苏嘴里说着金蝉子大师好,他憋的住,人家多宝如来都憋的住,装成小菜鸟儿来玉帝这报到了,他也装作看不透,大家比演技,演着演着可能就成真了

    不过,另外一头,云苏的一道主要分身却是抢在其他圣人之前,站在了金鳌岛之外

    远处的金鳌岛,诛仙剑阵已经开启了,看来做贼心虚的通天教主,也知道自己捅了个大篓子,试图死皮赖脸装死,显然有些低估了其他西游圣人的怒火

    “上一回,花果山圣人齐聚,被他轻易成功了,怕是还想复制那种侥幸吧”

    云苏暗忖道,不过不重要,他这一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让西游版的通天教主大出血一回了

    他先是转身随手一挥,就给那些即将赶来的西游圣人们制造了一点迷雾时间,然后迈步走向金鳌岛,朗声道:

    “哈哈哈,通天道友,是我啊,快快开门,不要开腔”

    ======

    神龙抄手:正版vip部分稍后会精修增添一些内容,感谢兄弟们的订阅支持看盗版的兄弟也别骂我,现在每天上完班,还得去网咖,好几次趴在键盘上都睡到半夜才被冷醒,等电脑就位后会好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