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记录读书心得体会,感受读书的乐趣>书库>奇幻玄幻>金刚不坏大寨主> 0650:拆东墙补西墙,岳飞救星(为月票加更16)

0650:拆东墙补西墙,岳飞救星(为月票加更16)

    学一门凡阶《铁布衫》,竟然需要消耗300修为点和潜能点

    学一门凡阶《满天飞雨》,竟也需要消耗280修为点和潜能点

    这些凡阶功法学习所需的修为点和潜能点,要求岂止是高啊,简直是高到离谱了

    就算是现在去地摊上收一本学会,也只需200修为点和潜能点

    玩家我是海王顿时一阵后悔,很想打自己一个嘴巴子

    刚刚怎么那么嘴贱,说学三门,现在这是要学废了

    心里苦兮兮,迎着江大力含笑的目光,我是海王面上也不敢表现出来

    唯有心里自我安慰“寨主亲传武学,或许有别于其他类似武学”,老老实实学了三门凡阶武学,随后佯作满面春风带笑提着龙泉剑离开,一幅占了大便宜的模样

    “看来只要在寨主这里多学几门亲传武学,就会被认为是对山寨很忠心,思想觉悟高?也就有大概率得到更多奖励?甚至是寨主的好感”

    排在后方的一个胖子玩家眼珠转动,感觉是掌握到了讨好寨主的诀窍

    立即也毕恭毕敬含笑上前,献上战利品,觉悟挺高对江大力道

    “寨主,小的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有志气的伟大山匪,可惜一直没能实现梦想

    现在寨主您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

    我希望能从寨主您这里倾尽所能学到山寨武学,日后在瀛国发扬山寨武学

    哪怕是凡阶武学,小的也绝对能做到样样精通,绝不堕了我八荒分堂的威风”

    “好!!”

    江大力目露精芒大喝一声好,声音如一声焦雷,炸得距离近的一周玩家脑瓜子嗡嗡的,气血翻腾,头上直接冒出了几个伤害

    他大笑轻轻拍了拍面前已进入眩晕状态的玩家,一把将其上交的战利品递给对方

    “这些东西,都是本寨主奖励给你的

    没想到小小一个瀛国之内,竟然能出你这等有真知灼见的人才

    有你加入八荒分堂,何愁分堂将来不壮大?

    你可以在我这里学习所有凡阶武学,希望你做到样样精通!”

    “什么?这就拿到全部战利品反馈?”

    “这家伙似乎拍马屁让寨主很高兴,居然就这么容易得到了那么多战利品?”

    周围更多玩家看到这样一幕,全都被江大力大送战利品的举动惊呆了,旋即都是一阵惊喜

    这得到丰厚奖励也太容易了吧?

    被塞了一怀战利品的玩家此时清醒过来,也是如被大奖砸中,乐得合不拢嘴

    然而下一刻,当看清面板出现的几门凡阶武学的学习条件时,胖子玩家的笑容顿时慢慢苦涩

    不是吧

    这些凡阶武学怎么学习条件要求得这么高啊?

    不学那么多行不行啊?

    “警告!您已许诺学会黑风寨主所罗列出的所有凡阶武学,不可反悔!否则极可能激怒黑风寨主,人财两空!”

    看到面板传来的提示,胖子玩家一阵头晕

    好一个人财两空!

    合着这意思就是只要他不学,人可能就没了,战利品也甭想得到一件,果然不愧是山匪头子,这行事风格就挺别致的

    胖子玩家唯有抱着战利品欣喜之余,郁闷含泪选择全部学习

    江大力悄悄看着面板中涨动的修为点和潜能点,心里轻笑,“一群韭菜,你们可能会赚,本寨主却绝对不亏!”

    很快,月影迁移

    愈来愈多的玩家上前,在江大力这里交出了辛苦积攒的修为点和潜能点学习武学

    江大力面板之中的修为点和潜能点持续激增

    并不是没有玩家只想学习一门武学意思意思敷衍一下,不舍得交出太多的修为点和潜能点

    然而这类玩家,到最后全都后悔了

    因为更多玩家们通过摸索规律已渐渐发现,似乎只要在黑风寨主这里学的武功足够多,所能得到的奖励就越丰富

    黑风寨主看重一个人的标准,好似是以此人学习功法的积极性和数量而定的

    如此一来,大量玩家即使明知在黑风寨主这里学习武学,所需的修为点和潜能点超越水平线很多,却也还是抵抗不了丰厚的战利品以及额外奖励的回报,俱是能学多少就学多少

    看着噌噌噌不断上涨,很快便已突破了六位数的修为点和潜能点,江大力面上带笑

    拿着玩家们亲自送到他手里的战利品,再一一发放出去作为回馈

    他管这种手法,叫做资金循环

    割东边的韭菜,给西边的韭菜施肥

    最后东西边的韭菜的营养,全被他一个人收割

    韭菜们即使知道这里面的陷阱,却也还是会因为巨大的利益冲进来,倔强又自信地认为,自己绝不是被割的那根韭菜

    其实,对于江大力而言,只要进场了的玩家,都是等待被收割的,一个都逃不掉

    或许他心情好,就少割一点儿

    那对于玩家而言,便是巨大的恩赐

    早在开展这个任务之前,江大力就有此打算

    任由玩家们在无神绝宫内白白捡走大量战利品,那是不可能的

    即使绝大多数战利品对他而言都是破烂,也懒得带走,却也不可能白白浪费

    尤其是其中一些对于玩家而言“异常珍贵”的宝贝,例如一品利器、三品名器等等

    若任由这些宝贝大量流入瀛国玩家手中,就会导致瀛国玩家的整体实力开始大幅度超越其他国家的玩家,造成不平衡

    江大力自然是不允许这种现象发生

    别看他现今也给了许多玩家好处,尤其是山寨内的高手玩家,几乎都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

    但这种培养的速度,还是在他可控的范围之内

    若是培养得太过了,玩家们成长速度太快,以玩家们的尿性,很快就会失控,那就是韭菜们开始造反进行反收割的恐怖时刻了

    现在,经过他这么一番操作之后

    玩家们想要拿走战利品,就得先成为八荒弟子,随后乖乖交出修为点和潜能点在他这里学武功,甘愿被他收割

    日后,想要得到更多的好处,也得如此

    ...

    就在江大力正欢快收割韭菜之时

    绝无神死于黑风寨主之手的消息,也已随着大量离开无神绝宫的江湖人的传播,开始迅速扩散

    而异人们自然是消息传递最快的一个群体

    以至于一夜未过,宋国官府以及一些消息灵通的大势力,俱已是知道了发生在瀛国的捷报

    宋国武林顿时为之震动

    不少在之前的战争中深受无神绝宫高手之害的武林门派,莫不是欢呼雀跃、弹冠相庆

    只觉黑风寨主做出了此等壮举,比之先前逼死井神大将军、烧了敌军粮草还要大快人心

    襄阳城内

    议事堂中,岳飞的笑声几乎震动得房瓦都在颤动,笑着笑着,这位精壮中年汉子、将士们眼中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却竟是虎目含泪,笑得流出了眼泪

    “将军!”

    萧秋水神色动容踏步上前

    岳飞声音带笑低哑拍着桌面道,“秋水,我岳飞是真的要谢谢你,谢谢你当初向我力荐这江寨主

    现在绝无神都已是死了,瀛国方面的威胁将彻底消除,我也总算是可以彻底松一口气了

    可惜,可惜未必能见到这位江寨主,与他痛饮一场!这将是岳某生平之憾!”

    “将军何出此言!?”

    萧秋水立即皱眉道,“将军你是.......”

    岳飞起身转而看向桌上沙盘,悲壮豪迈道,“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功今志未遂,奈何死乎?可惜,可惜......

    可惜我岳飞受尽佞臣谗言所害,以至于现在九道金字牌连下,纵有千般志气,万般热血,又怎抵得上君令一道!”

    “将军!”

    萧秋水抱拳大义凛然道,“无论君令如何,秋水深知将军您之慷慨大义,必誓死追随将军,斩尽敌寇,万死不辞!”

    岳飞动容,大步上前,热泪盈眶抱住萧秋水双臂,哈哈大笑,“好兄弟!好兄弟!有你这一好兄弟,便胜过千军万马”

    萧秋水摇头感动笑道,“若是我一命能为将军你换来千军万马,秋水宁愿去换上一换”

    话语一顿,萧秋水肃然道,“将军,现我等俱已抗命,军营中亦是人心惶惶,你有何打算不如便说出来,若无打算,秋水倒是有一直谏”

    “哦?”岳飞神色微讶,抬手,“兄弟请讲!”

    萧秋水转首看向东方明月,道,“现今江寨主已立下不世奇功,以他之速,不日便将返回宋国受封

    以江寨主在我宋国所经营之势力以及其个人声望、实力

    若他能向皇上求情,将军抗命之事,或可免罪......”

    “兄弟!”

    岳飞低叹,想要说什么,又摇摇头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但以其性情,如今戴罪之身,是巴不得自己与江大力一点牵连都没有,避免影响到这位他无比欣赏钦佩的英雄,又遑论主动请对方面圣求情

    且到了如今,他在乎的已非自身区区一条性命,而是不可驱逐金、辽两军,还宋国大好河山!

    萧秋水一看岳飞神色,便知其心中所思所虑,当即慨然笑道,“将军看来还是想要击退金、辽两军,收复河山,其实这也未必不能办到

    但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生存下来,而后,才是令皇上改变心意,继续重用将军!”

    岳飞皱眉,“兄弟你的意思是?”

    萧秋水,“以江寨主之能,他一人便已是迫使瀛国对宋国发兵的计划破产,此事必然也将马上传遍天下,金、辽两国也是必然会知晓,对江寨主自然会忌惮有加

    而与之相对,我宋国将士也会因其事迹而士气大振

    便是皇上,也必定龙颜大悦,信心大增

    在如此振奋人心的情况下,纵然朝中有些贪生怕死的佞臣谗言劝阻与金、辽两国议和,皇上也未必心里就真的愿意如此快议和

    我若所料没错,皇上现在得知这捷报,心里也必然对议和之事开始迟疑”

    岳飞闻言颔首,“你所说没错,如今因为这江寨主之能,皇上必定也是信心大增,若能驱逐金、辽,又何必议和?

    皇上听信谗言,不信我岳飞之能,总要信一信这刚立下不世奇功的江寨主吧?”

    “没错”

    萧秋水一笑,“只要我们说服江寨主先为将军你求情,免去将军你之罪责

    再请江寨主坚持驱逐金、辽两国的计划,皇上也会考虑其意见

    毕竟,他可是一人便阻止了一国的黑风寨主!!

    有他与将军你二人在宋国, 宋国江山,一处都少不了!”

    岳飞闻言颔首,又踱步奇道,“秋水又是如何能肯定,这江寨主愿意力抗圣命,坚持驱逐金、辽两国?”

    萧秋水摇头讥讽笑道,“不是我能肯定江寨主愿意这么去做,而是我能肯定,那些在朝中视将军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佞臣,必然也会言语攻讦江寨主

    毕竟在他们眼中,江寨主便是我们这一派的人,江寨主得势,便是他们得势

    但以江寨主之性格,又岂是这些佞臣所能置喙的?

    所以我猜测,江寨主若回归受封,过程必定不太平

    届时即是对他的考验,又是机遇

    以他之能力,必然会打开新局面,让那些佞臣落入下风,也让圣上真正看清他的实力能力

    而一旦佞臣溃败失势,自是我们得势之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