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夜郎

    到了夜里,阁楼里一片宁静,萧尘将他这一年多的事情说了,又问起萧梦儿究竟发生何事,这时,萧梦儿才将事情娓娓道来:“我落到了无妄灭域和无尽道域之间,那地方十分混乱,我被几个大魔追杀,过了两三个多月,我遇见你师妹,她从魔域里被人追杀出来,被那里的魔头追杀,而且伤得比我重……”

    此刻,听萧梦儿慢慢说着,即使说得风清云淡,但萧尘能够想象出来,魔域和道域之间,是何其凶险,这么一说,他的运气是最好的,直接落在了道域

    不过萧梦儿和千羽霓裳也是万幸,没有落到无妄灭域深处去,否则只怕就出不来了,似她们这样两个灵气不凡的小仙女,便是九重天上也少见,要是落入灭域那等地方,那等魔域,全是恐怖魔头,后果会怎样显而易见,萧尘也真是捏了一把冷汗

    “后来呢?又如何?”萧尘问道

    萧梦儿道:“我们一路逃亡数月,终于到了无尽道域,你师妹之前中了一个魔头的绝学,幸好她有三花聚顶,才没被魔气侵蚀,不过这伤也不浅……至于我,我当时伤没她重,我们二人便携手往前,想找个安全的地方,一来养伤,二来看能否打听到你的消息,不知你又到了什么地方”

    听到此处,萧尘神色更是凝重了起来,想到之前,千羽霓裳和萧梦儿两人似乎隐隐约约还有些嫌隙,如今来到这九重天外,居然能携手进退,这也是好事,问道:“那接下来,你们又遇见了什么?怎么现在只有你一人?我师妹呢……”

    萧梦儿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当时,我们进了一个叫‘夜郎城’的地方,本想着‘大隐隐于市’,一来城中人多,利于我们隐藏,二来消息四通八达,也好打听你的消息,可是……”

    “可是什么?”

    见她说到此处,便深深锁起了眉,萧尘立即问道

    “可是你们人生地不熟,不知道那夜郎城,是谁的地方”

    这时,门外走廊传来声音,是天瑶女帝,萧尘立即起身过去开门,只见外面月光清朗,女帝换了一身轻装,凉风拂鬓,越显她嫣然动人

    “姐姐,你伤好些了么?”萧尘见她气色比起前些日好了许多,想必紫极仙翁这里,定是有灵丹妙药

    “无妨,好一些了”

    天瑶女帝往阁屋里走了来,萧梦儿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萧尘,脸上略有疑惑:“姐姐?”

    萧梦儿听萧尘称呼天瑶女帝为姐姐,便也如此称呼她:“姐姐,你听我说,当时……”

    “我知道”

    天瑶女帝走到她旁边坐下,轻轻捋了捋她耳边的头发,嫣然笑道:“妹妹如此灵韵动人,怎能逃得过那夜郎王的眼睛……”

    “对对对,那人就是夜郎王……”

    萧梦儿不断点头,萧尘将门窗闭上,也走了回来:“夜郎王?他怎么了?抓了你们?”

    萧梦儿道:“当时我们初来乍到,也不知晓夜郎王是谁,便想等伤养好之后,再去打听你的消息,怎料那日,客栈里忽然来了几个修为不凡的人,我们一看,便不似这城中普通仙族百姓,他们请我们去府上做客,可当时我们又不认识这伙人,怎会与他们去?”

    话到此处,萧梦儿停了停,才又继续道:“他们见我二人有伤在身,一眼就看出我们是为何人所伤,我的伤还好,可霓裳的伤却不易治疗,须得好多天材地宝,仙芝灵药,我们当时又怎能弄到?那人便说,他们王府上有……”

    听到此处,萧尘已大致有了些头绪,说道:“所以你们就跟着他们,去了王府?”

    “不……”

    萧梦儿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与你师妹,又岂是那等毫无警惕之心的人?发生这么多事,自是小心为上,我们看出那几人不怀好意,便说在此等人,第二日再去,于是当天晚上,我们便偷溜出城,怎料天未亮,竟让他们的人追了上来,带头的,便是那个夜郎王……”

    萧尘眉头已是皱得极深:“然后你们就被他抓去王府了?”

    “不……”

    萧梦儿仍是摇头,说道:“是‘请’,当时那夜郎王,倒也客客气气,不敢动粗,虽说他要强行动手,当时我和你师妹均有伤在身,必是反抗不过此人,可他并未动粗,一连请了许久,要我们去府上养伤,到最后,那身后那几人,已隐隐有几分威胁的意思,我们情知走不了了,也只好与他回了王府”

    “然后呢?”

    “刚开始那段时间,此人确实以礼相待,可后来我们却得知,此人竟想让我二人成为他的双修道侣……”

    说到此处,萧梦儿紧紧捏起了手指,天瑶女帝冷冷一笑:“我就知道是如此,从你们一踏入夜郎城,夜郎王便已盯上你们了……说起来,这夜郎王倒是有过不少双修道侣,可最后那些道侣,全不知去向”

    “如此说来,师妹有危险……”

    萧尘深深皱着眉头,又向萧梦儿道:“那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萧梦儿道:“我伤没你师妹那么重,后面差不多已经好了,那天晚上,我与霓裳假意答应夜郎王,做他的双修道侣,然后便趁着他喝醉,我偷偷逃了出来……”

    “所以你就一个人逃了出来?”

    “那不然呢?”

    萧梦儿见他竟对自己有埋怨之色,说道:“当时你师妹有伤在身,她根本走不了,我若带上她,那最终结果便是谁也走不了,现在没有人会告诉你这些”

    “好了……”

    天瑶女帝按了按萧尘的肩膀:“你妹妹说得不错……”萧尘立即纠正道:“她不是我妹妹”

    “怎样都好”

    天瑶女帝继续道:“总之梦儿妹妹说得不错,夜郎城,尤其是王府,防备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她能一个人逃出来已是极为不易,寻常人根本办不到,若是再带上你那位受伤的师妹,恐谁也逃不出,反倒是打草惊蛇后,以后更没有机会逃出来了”

    萧尘道:“不管如何,总之得先去救我师妹,要是师妹少了一根头发……我必杀得他整座夜郎城血流成河”

    “你啊,听我说完”

    天瑶女帝见他这么关心师妹,继续道:“这夜郎王的修为,大概与幽常道君那几个徒弟差不多,这不算什么,但是他有个父亲,你知道吗?”

    “我知道”这时,萧梦儿接过话道:“是夜仙帝,对吗?”

    “嗯……不错”

    天瑶女帝点点头,继续道:“早年夜仙帝已经踏入道境,所以才敢自封为帝……而后来这些年,不知如何,有传闻说,父子二人参商,不相往来,一个在太白山,一个在夜郎城,相隔极远……”

    说到此处,女帝停了停,看着萧尘继续道:“不过两人再怎么不和,毕竟血浓于水,你若把夜郎城杀个天翻地覆,恐怕前脚还未走,后脚夜仙帝就追来了,他的本事,可是要大过敖冶,你有本事与他对抗吗?”

    萧尘说不出话了,心想道境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些人不就是仗着修为高点而已,他若是踏入道境,那不得一脚踩一个仙帝

    女帝见他这说不出话的样子,轻轻一笑:“怎么?不服气?”

    萧尘抬起头道:“那姐姐,你也是道境,你和那什么夜仙帝,你们谁厉害?”

    天瑶女帝轻轻一笑,伸出手指,轻轻往他鼻梁上刮了一下:“若姐姐全盛时期,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戳成两截,他那什么自封的仙帝,在姐姐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萧梦儿一听,这么厉害的吗?夜仙帝,那可是一方仙帝,道境强者,手底下仙王无数,绝不含糊……

    萧尘见萧梦儿这吃惊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得意,说道:“那是自然了,你可知晓我姐姐是谁?便是万年前……”

    “好了,你啊”

    天瑶女帝又往他脸上捏了捏,而萧梦儿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姐弟”二人,未免也太亲密了吧,萧一尘刚一上来,就认了这么厉害一个姐姐,那自己和他师妹,怎就如此倒霉,先是被追杀,接着还被那夜郎王图谋不轨

    萧尘向天瑶女帝道:“反正姐姐,你就在仙翁这里养伤,我去把师妹救出来,不会闹出太大动静,等那什么夜仙帝知晓,我三人早就溜之大吉了”

    “嗯……”

    天瑶女帝轻轻点了点头,如今倒也放心他不会乱来,说道:“天瑶琴,你带在身上,以防万一,但是绝不可再像那天一样,还有,救了人之后,立马回来,路上切记不可耽搁,若是夜仙帝追来,你们谁也敌不过”

    “姐姐,姐姐,还有件事!”

    这时,萧梦儿要着急说什么,天瑶女帝又似未卜先知,轻轻一笑:“那夜郎王,手里是否有个紫金鼎,里面放出三昧真火来,你斗他不过?”

    “嗯嗯,不错!”

    萧梦儿心想,这位天瑶女帝果真厉害,她什么都不说,对方就已经知晓全部了,天瑶女帝道:“那是他的‘紫金三昧鼎’,里面的三昧真火厉害着,你当然敌不过……”

    “那……那怎么办?”

    萧梦儿不禁锁起了眉,她如今在这九重天外,血脉之力仿似被无限放大了一样,修为早已非在人间,可那夜郎王手里的三昧真火鼎,着实厉害,这般硬闯上去,那漫天火海一罩下来,她和萧尘都敌不过

    天瑶女帝面带微笑,仿似早已有了对策,说道:“他有法宝,姐姐能没有吗?”说着,手一抬,掌上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赤红罩子,但见其流光不凡,显然也是极其厉害的仙家法宝

    “姐姐,这是……”

    “这是风火如意罩,到时候他若放出紫金三昧鼎,你便放出风火如意罩,任他火海翻腾,顷刻也被收入罩子里”

    “这么厉害吗?”萧梦儿看着她手里的火红罩子,天瑶女帝轻轻点头:“嗯……你且收好”

    “谢谢姐姐……”

    萧梦儿拿住法宝,萧尘在旁看着,心想姐姐怎不把法宝拿给自己?萧梦儿看了他一眼,心想你已有天瑶琴,还与我争这风火如意罩?

    事不宜迟,两人拿了法宝,次日便动身前往夜郎城,夜郎城距离此处,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不过萧梦儿有着无垢莲台,在这九重天上同样被放大了,速度可非萧尘那双腿能比

    两人一连飞了数日,那前面似有虚空之力震荡,使得莲台剧烈颠簸了起来,萧梦儿道:“前面有片虚空之域,你抓稳了,掉下去我可没办法”

    “我抓哪里?”

    萧尘看了看,她这莲台光秃秃的,他能往哪里抓?

    “嗯?”

    萧梦儿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萧一尘,我怎么感觉你有些不一样了,你不会是假的吧?分身?”

    “你觉得呢?”

    “小心!”

    前面忽然颠簸了起来,萧尘一下紧紧抓住了她的腰,被他两只手突然这么紧紧一握,萧梦儿本能地抖了一下:“你做什么……”

    “那我能抓哪里?”

    “随便吧,别掉下去就行了……”

    前面是片雷域,还有虚空裂痕,萧尘索性一下将她腰肢用力抱住了,被他这么紧贴着,萧梦儿不由轻轻一抖,心想算了,看在姐姐的份上,不与你生气

    一个月后,两人便已来到夜郎城,只是不敢轻易进入,强龙还不压地头蛇,何况这夜郎王,是城里的一头猛虎,除了他本身道行极高,府上还有许多修为同样不弱的长老

    萧尘要不是顾忌独孤天下的神魔气息,可能会引来这九重天外一些神秘强者注意,不然的话,直接祭出独孤天下的神魔躯进去救人了

    不过眼下看来,有天瑶琴在手,他便是就这样闯进去救人,又有谁能拦得住他?

    “不能这样闯进去”

    萧梦儿则比他小心了许多,此时在城里面,虽是张灯结彩,大红大紫,可防卫也甚是严密,若是不慎惊动了夜郎王,恐怕人没救到,连自己也陷身里面了

    两人掩去形貌,趁夜悄悄入城,城里面甚是热闹,不过也好,太过冷清的话,反倒使他们容易暴露

    而城里之所以如此热闹,家家户户门前红灯高悬,正是因为,明日便是夜郎王大婚娶亲之日,娶谁?除了千羽霓裳,还能有谁?好在萧尘两人提前来了,要再晚来一天,千羽霓裳便嫁人了

    “他想娶我师妹?连我都还没娶我师妹,他怎么敢?”

    看着前面那片隐没在灯红柳绿下的王府,萧尘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萧梦儿则转过头,奇怪地看着他

    “你如此看着我做什么?”

    “你不对劲”

    “有吗?”

    “回头自己问你师妹吧”

    ……

    次日

    在夜郎王府后面,有座仙境,但见里面瑶池座座,落花纷纷,景致甚是怡人,这段时间下来,千羽霓裳便是在此疗伤,不过夜郎王担心她伤好之后便跑了,所以故意将灵气掐断一半,只让她伤势暂无性命之忧,功力却难以恢复

    此时在一座落花纷纷的玉池附近,弥漫着一层轻烟薄雾,池子里面,时有轻轻的水声响起

    这温泉对于疗伤,倒也甚好,里面有一位仙子,长发如瀑,冰肌玉骨,细长的手臂,正在水中轻轻荡漾,娇嫩的手指捻起几片花瓣,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细腰,无不显得她玉软花柔,只是再如何,也难掩她胸口上那一道伤势

    此时,她往池水里一淌,水波轻轻荡漾开来,几片花瓣浮在她胸口,眼前一幕,便似进入了梦境一般,令人心醉神迷

    玉池里的仙子,正是千羽霓裳,此时在她眉心之上,一朵三花聚顶仙印清晰可见,要不是她的三花聚顶气护体,一年前,她被无妄灭域罪沉沦的“七步摧心掌”所伤,可能就不是现在这样轻松了

    罪沉沦虽然只有“半步灭境”的修为,但这“七步摧心掌”,却是他的神通绝学,凡中此掌,一步一伤,有谁能撑得住一年?

    千羽霓裳此时坐在玉池里,轻轻闭上眼睛,这段时间下来,夜郎王怕她伤好之后逃脱,便掐断了此处灵气,让她身上的伤,迟迟无法痊愈,却又不伤性命,此人真是歹毒,虽然这段时间并未对她用强,可却像是将她“圈养”在这仙境里面一样,哪也不许她去

    她有伤在身,也无法逃出这里,除非是她伤势痊愈,或可仗着一身修为,强行破开这仙境出口的禁制,强行灭杀守在仙境外面那几个太清境修者

    千羽霓裳的杀气,可要比萧梦儿重多了,尤其是来到这九重天外之后,三花聚顶,道心再高,佛法再强,有时候都难以掩藏住,她眼眸深处那一抹杀气,要是萧尘见到她如此重的杀气,恐怕都会吃惊

    要知道一年前,她只身从魔域里杀了出来,一路斩杀多少魔头?那些魔头以为她是娇滴滴好欺负的弱女子,怎想回头,还没反应过来,直接死在了她手里

    只可惜最后那一下,她让藏身暗处的罪沉沦给偷袭了,中了一掌“七步摧心掌”,要不是逃得快,落在罪沉沦手里的下场,恐比她现在的下场,还要可怕得多,可能当时罪沉沦也没想到,有人中了他的七步摧心掌,还能逃得如此之快

    而现在,要怎么办?难道真要嫁给这什么夜郎王吗?别说一个小小夜郎王,便是这夜郎王的老子夜仙帝来了,她也未必看得上眼

    但是此刻,她又能如何,打又打不过那夜郎王,缓兵之计也用完了,萧梦儿还弃她而去了,就在一筹莫展之际,她胸前佩戴的一枚玉坠,里面忽有灵光闪烁

    千羽霓裳立即摘下玉坠,仔细藏好,心中不由一凛,玉坠有了反应,难道是师哥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