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记录读书心得体会,感受读书的乐趣>书库>>无限进阶>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调查(下)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调查(下)

    <script>app2();</script>

    仔细观察,那株植物是硬生生从尸体内部生长出来。

    “有什么发现?”灵蝶问索尔道。

    索尔皱着眉头,拾起地上一根从椅子上断裂的短脚,将尸体的头部拨弄了一下。

    这是,大家猜看清楚那尸体的真面目——一张丑陋的脸,加上那极具标志性的光头,不是他们要找的卡列班又是谁?

    云琦深深的看了一眼灵蝶,道:“看来女人的第六感挺灵验的。”

    灵蝶讪讪道:“我曾经得到过卡列班的帮助,也做过一段很长时间的保镖,虽然卡列班为人寡恩少德,但毕竟相处的不算太大。而卡列班的异能定位能力,又正好和我的心灵之力有了一定的默(www.zhaishuyuan.cc)契感,冥冥中,他有什么不测,我就可以感应到。”

    云琦点点头,也正因为卡列班的突然死亡,令灵蝶察觉到不妥感,印证之下,果然应验。

    “看来你的朋友得罪了很厉害的人。”索尔越看尸体,越是感到心惊。

    “死因是什么?”灵蝶问道。

    “初步看来,卡列班光不溜秋的脑袋上,也没有重物撞击后留下的淤痕,身体上也没有外伤,奇怪,到底卡列班是怎么死的?难道是变种人干的好事?”

    无法用常理解释的现象,人们习惯于将结果推给变种人。

    “不可能,如果是变种人所为,以卡列班的定位能力,在危险还未临近前,就转身遁走。我和卡列班这么多年,看到他这么逃过变种人追杀已经不下百趟。”灵蝶如数家珍道娓娓道来。

    “不下百趟,看来我越来越觉得是变种人干的了。”索尔很顽固的坚持着。

    “都说了不可能,卡列班无论怎么死,都不可能死在变种人的手里。他对危险的感知,并不比异能定位差。除非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才能轻易接近卡列班。”

    对于灵蝶的话,云琦倒是有所保留:“或许这一次,索尔的话更接近答案。”

    说着,云琦指了指卡列班胸口的狰狞伤口,对索尔道:“你刚才说卡列班没有外伤,也不全对,至少除了这道伤痕。”

    看着被植物撑开的胸膛,索尔疑惑道:“你是说,这才是是卡列班真正的死因?那……太不可思议了!”

    目前看来,也只剩下这一种可能。

    “灵蝶,在卡列班得罪的人中,有没有能够操控植物生长的变种人?”索尔马上把罪犯的范围缩小到卡列班得罪的人当中。

    灵碟摇摇头:“因为卡列班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其实我在他身边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清楚他到底得罪了那些人,只是在酒吧喝酒时,偶尔听说一些,但其中并没有可以操控植物的变种人。”

    “那就怪了。”索尔一时没了线索。

    而云琦则站在一旁,静静思考着什么。

    植物,种子,这两个名字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因为之前他就是担心卡列班被那帮家伙给利用,才会尾随灵蝶穿过空间裂缝。

    没错,就是血盟的人干的好事。

    联想到之前在医院地下室看到的那一幕,再加上X教授心脏处被种下的种子,云琦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血盟那个一直未露面的家伙搞得一切。

    可有一点云琦有些无法理解。

    之前他之所以过来一看,并没有想到血盟的人会杀死卡列班。

    照常理说,血盟的人应该是绑架卡列班,然后想尽办法,逼问出X教授躲藏的地方才对。

    可现在,他们直接用干掉医院警察的方式,将卡列班像畜生般杀死,这手段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难道是因为卡列班性格古怪,宁死不屈?”云琦毕竟和卡列班接触的时间有限,而这个世界上的怪人有何其的多,没准还真是这种可能。

    不过,在问过熟悉卡列班的灵蝶,以及索尔后,云琦马上否定了这种可能。

    “宁死不屈?你在开什么玩笑,你竟然说卡列班这个狡猾、善变的家伙宁死不屈?那简直就是个笑话。”索尔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对死者不敬,马上对着灵蝶表示了歉意:“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想抹黑卡列班……”

    “不用解释了,卡列班虽然对我有恩,但这些年来,我也替当了许久的保镖,恩情也还的差不多了,因此,你刚才的评价虽然尖酸刻薄,但基本符合卡列班的为人。”

    有了灵蝶和索尔的评价,马上就推翻了“卡列班不肯就范,而被血盟的人残酷杀死”的可能。

    如此一来,云琦愈加的没了头绪。

    “不是严刑逼供,那为什么要杀死卡列班呢?”

    一时间,云琦陷入了思维盲点之中。

    “索尔,你可以看出卡列班死了多久吗?”还是灵蝶,先问了一句。

    “死亡时间吗?可以通过检查一下肝温,来判断一个死人的大致死亡时间。不过……”

    “不过什么?”灵蝶问道。

    “不过卡列班的死因如果真的是因为植物生长引起的话,那么,要检查肝温恐怕有些困难。”

    或许是怕灵蝶不理解,索尔用椅脚木条拨开卡列班的裂开的胸腔。

    “你看,尸体被撑开,大量空气进入胸腔之中,温度已经常温化,已经无法用肝温来判断死亡时间了。”

    索尔的话倒是入情入理。

    “那岂不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连死亡时间都无法判断,那调查就像没头的苍蝇,没有一点方向。

    “那倒未必。”云琦开口道。。

    “你有办法?”灵蝶忙问道。

    之前她口口声声说和卡列班的恩情已经了断,其实只是她口硬心软。

    要不然,灵蝶也不可能会一感觉到卡列班出事,就过来一查究竟。

    “别忘了,你是什么时候感应到卡列班出事的。”

    云琦的一句话,让陷入忧伤中的灵蝶如梦初醒。

    是啊,既然不详感已经应验,那么死亡时间就大致可以推断出来。

    “那么说,卡列班遇难应该是在……”灵蝶正说着,忽然原本紧闭的大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的嘈杂脚步声。

    “不好,有人进来。”索尔低声叫了一句。

    就在这时,大门传来一声巨响,三寸厚的钢板大门被炸药给炸了开来。

    本就狭小的地下房间中,顿时烟雾弥漫。(。)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1439_967635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