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记录读书心得体会,感受读书的乐趣>书库>>无限进阶>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易容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易容

    <script>app2();</script>

    海伦娜虽然没有云琦在视觉感知上的天赋,不过,她还是依稀记得那个人正是刚才十人队中,走在最末的一人。

    现在,他折返过来,而且还是孤身一人,显然是看中那头棕熊死尸而来的。

    作为一名砍柴为生的贱民,只有在过年时才有一块肉干吃,还是那种没有味道、猎户们都不屑的下水肉干。

    现在,有一个唾手可得大量新鲜血肉的机会,自然把里正大人的事情抛在一边。

    反正丢孩子的又不是他,作为一个贱民,别说孩子,连老婆都讨不到。现在,又迫于里正大人的淫威,不得不犯险进入他独子失踪的

    “该死的里正,让我一个孤家寡人进入这魔物横行的黑暗森林,也不多给一点好处。区区一条肉干就像要老子为他卖命,妈的,要不是有武士大人随行,鬼才会到这里来。现在叫老子放弃美味的鲜肉,见鬼去吧。”

    那樵夫喋喋不休、自言自语,声音压的很低,但在开始寂静的黑暗中,听上去格外的清楚。

    樵夫捻手捻脚的来到满是血腥气味的熊尸旁,他手里掌了一盏古时候常用的纸灯笼,里面的动物油脂还是里正出钱买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只见那樵夫毛手毛脚的掏出插在腰带中的柴刀。

    在微弱灯火的昏光下,他对着熊尸的一只手掌全力砍去。

    可是,被樵夫磨得银光闪亮的柴刀,根本切割不开熊尸的外皮。

    连续砍了七八下,连条刀印子都不见。

    变异棕熊的防御力岂是一把普通柴刀可以切开的?

    可那樵夫岂肯罢休,他见无法切开熊尸,只好悻悻的在满是血迹的干草地上摸索着。

    因为灯火昏暗的关系,他一时间找不到要找的东西,只能凭这种低效率的方式地毯式搜索。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樵夫在沾满鲜血的杂草中摸到了那只被武士头目切下的断掌。

    顾不得手中的腥臭味。樵夫把血迹斑斑的双手伸入怀中,犹豫心情激动的关系,好几次都没能掏出东西。

    最后,他掏出一块又脏又腻的布袋。将那只比他大腿太粗的半截熊掌放入满是补丁的布袋中。

    他还想摸索一下有没有其他可以可以带走的材料,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不远处的灌木丛中蹿出。

    还未等樵夫反应过来,一把冷冰冰的奇形大刀已然架在他的脖子处。

    那樵夫吓得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还未干透的血草地上。双手合十,双眼紧闭,口中喃喃道:“武士大人饶命,小的一时见肉眼开,私自逃走,下次再也不敢了……”

    云琦哈哈一笑:“好一个贪生怕死的樵夫,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樵夫这时才发觉声音陌生,抬头睁眼看去,借着一点灯火之光。他可以确定,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下面求饶的话马上咽了下去。

    那樵夫也算在同行中属于胆大之人,在云琦的威逼下,乖乖把事情的经过诉说出来。

    正如前面他们猜测的那样,樵夫所在的村落距离这里并不远,作为一村之长的里正,有种对村里人田地和分工的绝对统治权。

    在几年前的战乱中,他们的村子因为深藏在深山野林中,得以避免战火的血洗。村子比起其他地方,可以算是比较富足的,加上里正大人对村里的分工合理,耕田打猎尚有不少结余。日子在当时算得上小康。

    只是最近几日,村里发生奇怪的事情:一些小村民的孩子无缘无故的失踪,而且还是在一早起来时不见,不过,当时的里正大人没有太在意。

    山村里的孩子比较野,一早醒来。不打招呼外出游玩也不是没有过。

    也就没有太重视,苦的则是没权没势的村中贱民了。

    直到昨天一早,里长大人的独生子也忽然失踪,那情况就大大的不同。

    要知道,里正大人的孩子不过刚刚满三岁,走路还跌跌撞撞,怎么可能一大早失踪呢?

    开始,村里的老人以为是山鬼作乱,可是,见过大世面的里正可不是那些愚夫愚妇,仔细观察,发现是有人偷偷进入家中,把熟睡在床上的小孩裹走。

    于是,也不知道里正从那里召集了一批外村人,其中就包括那七个武士和浪人,请他们帮助里正寻找。

    那樵夫还告诉云琦,那些武士浪人之所以肯过来帮助,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都曾经是里正大人部下,想来这位樵夫口中的里正,也曾经参过军,打过仗。

    弄清楚一切后,云琦安慰地拍拍那樵夫肮脏的脸,说道:“好好去吧,待会儿我会多烧点肉给你。”

    那未等那樵夫明白过来,云琦持刀的手微微一抖,一颗人头打旋着滚落在地,脸上还凝固着死前的惊愕表情。

    到死,他都不明白突然出现的三人为什么要杀自己,明明彼此无冤无仇。

    看不懂的还有铁锋,虽然他对日本人没什么好感,可眼前的樵夫不过是一个无关大局的山野村夫,而且对方也没有什么隐瞒,何必多杀一条人命。

    海伦娜倒是若有所思,当她再次抬头看向云琦时,说了句:“你又要独身行动了?”

    云琦哈哈一笑:“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心里想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说话间,云琦抬起手来,纤细白洁的手掌,即便刚刚杀过人,依然一尘不染、白净的好像一块凝脂白玉。

    手掌遮蔽在自己的面前,等了大概5秒钟时间,当手掌再次挪开时,却露出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来。

    这两种矛盾的感觉,叫铁锋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张脸,好一会儿,才惊呼:“樵夫?”

    他下意识地瞧向地上死不瞑目的头颅,再看看云琦新变的脸,好半天他才回过味来。

    那确实是樵夫的脸,但严格来说,又不是。

    云琦的易容术明显没有百分之一百把樵夫的容貌特征全部抓住,只是乍一看上去,有八九成相似。(。)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1439_221259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