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怀疑

    李玄宗杀了奎山君的消息在黑风山各个峰主当中飞快的传播着

    奎山君已死,他们也就不用费力去搜寻了,全部开始汇聚到玄光洞中

    只不过他们也跟黑山老妖一样惊奇,他李玄宗究竟是怎么凭借归元一重的实力斩杀掉归元六重的奎山君的?

    如此大的境界差距,简直不合理啊

    不过等到他们看着李玄宗耸搭着一只胳膊,狼狈的把奎山君的人头还有奎山君的火藤枪带回来时,这种疑虑倒是小了许多

    眼下李玄宗这种搏命之后的狼狈模样才像是刚刚斩杀过奎山君这种高手的

    这幅模样也是李玄宗故意弄出来的,要不然他太过轻松了反而有些显得可疑

    李玄宗将奎山君的脑袋放到地上,踏入玄光洞内沉声道:“禀洞主,属下幸不辱命,把奎山君这叛徒的人头带回来了!”

    黑山老妖大手一挥,阴风席卷而过,奎山君的人头便已经落入了他手中

    下一刻,蚀骨的阴风划过,奎山君的人头竟然直接化作了飞灰飘散在这玄光洞中

    “本座自从执掌黑风山以来,什么时候亏待他奎山君?

    结果没想到本座的宽容放纵却是养出了这么一头白眼儿狼!

    在黑风山本座可以给你们许多东西,但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们不能来骗本座!”

    阴沉的声音响彻在整个玄光洞内,黑山老妖既是泄愤,也是在借由此事警告其他峰主

    在场的众多峰主顿时都噤若寒蝉,连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

    警告过后,黑山老妖也把目光转向李玄宗,略带一丝好奇的问道:

    “李玄宗,你这次干的不错,没让这叛徒逃离黑风山

    不过你应该是不久之前才踏入归元境的吧?你是如何能够杀的了奎山君的?”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有些好奇,都竖起耳朵听着李玄宗说起经过

    “说起来这次能斩杀奎山君,属下还真不敢邀功

    若不是靠着白鹤真人、流云真人还有洞主您的助力,别说斩杀奎山君了,我可能都回不来了”

    白鹤真人和流云真人都是一脸懵逼,关自己什么事?

    黑山老妖也是疑惑道:“这里面有本座什么事情?”

    李玄宗沉声道:“详情是这样的

    在洞主您诏令黑风山所有峰主搜查奎山君后,我便立刻下山,没想到却正好在枯树林里撞到了奎山君

    那奎山君或许也没料到,自己叛逃一事竟然这么快就会被人发现,触不及防之下被属下用剑气偷袭成功”

    十六峰的峰主中,一名外貌三十多岁,面色发青,身材瘦长,气质阴柔,穿着青色紧身皮甲的峰主忽然问道:“有些不对啊,以你的实力,就算偷袭奎山君也不会对他造成致命伤的”

    对方的语气嘶哑低沉,总是给人一种阴恻恻的感觉,此时疑惑也像是在质疑

    这人李玄宗有些印象,是黑鳞峰峰主柳俐士,乃是一只蛇妖

    对方跟奎山君有些交情,不过却也不是那么近,属于两面三刀的货色

    李玄宗淡淡道:“柳峰主莫要着急嘛,听我说完

    偷袭奎山君后我虽然占据先机,却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幸亏之前我去跟白鹤真人跟流云真人讨要来了两样底牌

    我之前跟奎山君之间的恩怨大家也是知道的

    这逆贼嚣张狂傲,恐怕早就已经起了反心,所以不顾洞主的规矩,公然打上我铁塔峰

    为了防备对方我这才管白鹤真人要了丹毒,还管流云真人要来了一套阵法

    虽然此举有些下作,不过对奎山君这等不忠不义的逆贼还管什么规矩道义,当然是有什么手段便用什么手段了

    所以属下用阵法囚禁绞杀对方,又用丹毒差点把对方一身灵气都耗空,这才跟其拼死搏杀

    但奎山君这逆贼实力当真强悍,就算到了这般地步属下都不是对手

    不过对方应该是知道整个黑风山都在搜寻着他,但属下却一直缠着他不放,后方的援军便快到了

    所以那奎山君狗急跳墙,竟然开始点燃神魂,想要将属下击杀后逃离

    没想到这时候黑山印的力量却突然爆发,搅乱了对方的神魂之力,使得对方彻底无法掌控力量,燃烧神魂结果把自己给烧死了

    所以若不是有洞主洪福齐天,庇佑属下,说不定属下便要死在奎山君那逆贼的手中了”

    这番说词是李玄宗在回玄光洞之前便打好了草稿的

    这次他必须要低调,必须要把功劳都交出来

    所以关于对战的细节大致上是没错的,但关键部分的功劳都被李玄宗推给了流云真人、白鹤真人还有黑山老妖,以及一部分运气

    李玄宗这般做的用意很简单,现在不是高调的时候,他可不想被黑山老妖所忌惮

    在黑风山做事不是越高调越好的,当初奎山君比谁都高调,但不也一样被黑山老妖明里暗里的打压?

    所以闷声大财才是王道

    不然谁人都知道李玄宗能够以归元一重斩杀归元六重,那还能了得?

    特别他还是人族出身,黑山老妖必然会对其重点打压和观察的

    有时候留一些底牌,让人小看自己反而是一件好事

    黑山老妖那边轻轻点了点头

    实际上他刚刚拿到奎山君的头颅后便感觉出来了,对方的确是燃烧神魂而死的

    而且黑山印虽然只是最低级的元神秘法,不过也是有一丝元神之力在的

    元神比之任何力量都脆弱,所以一般在神藏境之下,很少有人会去钻研元神秘法的,奎山君自然也不会

    所以当他的神魂暴露在外,一丝轻微的元神波动都会让其无法完全掌控力量的

    当然在场的众人还是有些疑惑的,比如白鹤真人和流云真人

    这两位对视一眼,眼中均是有些懵逼的神色

    他们炼制出来的阵法和丹毒真有这么大效果?

    流云真人摇摇头道:“李小友客气了,阵法只是外物,我给你的也并不是什么太强的杀阵”

    白鹤真人也是道:“没错,丹毒这种东西完全要看如何来使用,李峰主能够用它毒杀奎山君,那也是李峰主你自身实力强”

    这两人虽然是在解释,不过听起来好像是在跟李玄宗客气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