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倒马毒桩

    狼黑旗等狼妖的战斗李玄宗并没有插手,当然也是因为他没有多少余力插手了

    不过这帮狼妖的战斗力还真是极其的惊人,就连狼先锋那憨憨的家伙都砍死了两名九龙山的小妖

    昔日他们这些狼妖一族可是整个黑风山中最强的一股妖兵,要不然也不会被黑风老妖当做先锋大将来用

    只可惜随着狼妖一族头目一死,剩下十几个小妖苟延残喘已经不成气候了,其他妖族有各自的族群也不愿意收留他们

    外加黑山老妖那种刻薄寡恩的性格,这才让他们如此落魄,倒是被李玄宗捡了个便宜

    那些九龙山的妖族虽然是狼妖的数倍,但先是被李玄宗以八方归元剑气杀伤一部分,又因为鸠媚娘的死而士气大跌,所以不到一刻钟便已经被全部斩杀

    “大人,都解决了”

    狼黑旗沾染着一身妖血,其他狼妖也带着一身的煞气,但全部都恭敬的冲着李玄宗躬身行礼,态度恭敬无比

    他们狼妖一族最为敬佩的便是勇武强者,只要你能在实力上压倒他们,那一切便都好说

    之前他们对李玄宗虽然也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尊敬,但那是因为他们想要靠着李玄宗重新回到黑风山战兵的位置,不再当巡山守门的小妖

    此时看到李玄宗出手,他们是真的服了,心服口服

    以炼气杀归元,出手迅猛狠辣,凶残无比,简直比他们妖族还像妖族

    甚至在他们眼中鸠媚娘根本就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一般就被李玄宗彻底绞杀,好像鸠媚娘才是实力低的那一方

    最重要的是李玄宗的进步速度

    四个月前李玄宗杀炼气八转的猪妖老二还需要进行一番算计,而今却已经可以搏杀归元境的妖族高手了

    照这样下去,一年两年甚至十年后李玄宗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他们简直不敢多想

    李玄宗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一摆手道:“打扫战场,尸体都抬回去,这可是咱们立功的证据”

    说完后李玄宗也开始在鸠媚娘的尸体上摸索起来

    他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而是想要看看这位归元境的妖族高手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不过这鸠媚娘穿着暴露,好像她也不是用兵器的妖族,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个小小的乾坤袋

    这种储物的乾坤袋不是什么太高级的法器,按照容量大小价格也是不同,高级一些的甚至能够收容活物

    鸠媚娘的乾坤袋的面积只有三个麻袋那般大,里面也没什么好东西

    只有一些低级的丹药和一些零零散散,妖族所用的修练物品,李玄宗也用不上,这让他略有些郁闷

    李玄宗是想要摸出一些功法来的,就算自己不能修练妖族的功法,也能够给玄法戒储备力量,结果却一无所获

    转头李玄宗对狼黑旗道:“狼族长……”

    狼黑旗连忙摇摇头道:“大人,您叫我一声老黑便成,族长两个字不敢当,我这一族都沦落到这般天地了,族长根本就是个笑话”

    看到了李玄宗的实力后,狼黑旗的态度很坚决

    李玄宗也没多客气,他问道:“老黑,你们妖族都没有修行功法的吗?平时如何提升修为?”

    狼黑旗道:“功法当然是有的,不过不是每个妖族都有

    有些上位妖族血统传承久远,甚至能追溯到上古大劫之前,这些妖族都是有传承功法的,根据其血脉定制,外族无法修行

    还有些妖族自身没有传承功法,但也可以转修人族功法,比如咱们黑风山的白鹤真人

    他之前便是道门大派的灵兽出身,所学的不光是道门的炼丹秘术,还有道门功法

    而像我们这些出身寻常的下位妖族嘛,传承功法肯定是没有的,也没有系统的修练过什么像样的功法

    但我们血脉中还是有一些天赋妖法的,虽然很粗浅,但后天去挖掘也还能看得过去”

    说着,狼黑旗的双目忽然变得血红,同时周身煞气大增,下一刻又忽然消散

    “这便是我黑星狼妖一族的天赋妖法‘煞血’,在战斗中可以提升战意煞气,减少对敌的恐惧和身上的痛觉

    我族还有一门天赋妖法‘拜月’,在月圆之夜修行所能够吸纳的灵气是平常时的数倍”

    李玄宗了然的点了点头,这却是有些难办了

    大部分妖族都是没功法的,天赋妖法储存在血脉神魂中,就跟本能一样,出生就会

    那自己所斩杀的这些妖族岂不是什么都拿不到?

    不过想到这里李玄宗忽然冒出了一个试试看的想法

    天赋妖法储存在血脉中,那自己去点化尸体会不会有用?

    上辈子他试过点化一些敌人的尸体,但却没效果,必须要功法才行

    但此时已经换了一个世界,这些妖族的尸体会不会有些不同呢?

    趁着狼黑旗等人都在打扫战场,李玄宗用手中的戒指冲着鸠媚娘的尸体一点,顿时一抹银色流光涌入尸体当中

    有效!

    当那银色流光回归到戒指中后,李玄宗的脑海和体内中顿时多了两样东西

    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跟功法需要修练不同,这两样东西好像本来就是存在于他的体内,是他的一部分般

    那两样东西一个是倒马毒桩,赫然就是之前鸠媚娘那蜇了李玄宗一下的蝎尾刺

    不过李玄宗倒是没长出这样的蝎尾来,但他体内却浮现出一个虚实结合的蝎尾尖刺,可以通过他的血气流动任意在体外任何一个地方化形而出

    在体内是虚,以血气化形后便是实体

    只要蜇到了人,虽然不会致死,但剧痛却会渗入骨髓神魂,甚至可以无视修为,完全要看对方的意志力

    不过这一招消耗的并不是灵气,而是自身血气

    只要蝎尾在体外化形就好像凭空挖走了自己一部分气血一般,消耗极大

    但李玄宗仍旧是双目放光,这一招若是用好了,绝对是个大杀器!

    他才刚刚领教过这倒马毒桩,自然知道其威力

    那股剧痛简直神仙难防,关键时刻来这么一下足以扭转战局了

    所以这倒马毒桩若是换成人族对于功法等级的评价,最起码也是玄级,甚至发挥好了堪比地级功法

    不过倒马毒桩这名字李玄宗却感觉有些耳熟,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一般

    摇了摇头,李玄宗也没有多想,转而去看第二样妖法

    那第二样妖法名为雀阴锁,看其品级起码玄级上品

    人有七魄,名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这雀阴锁便是可禁锁七魄中的雀阴,乃是一门极其毒辣的元神秘法,并且运用之后也可以禁锁其神魂之力

    不过奇怪的是雀阴锁后面竟然还有青丘秘传四个字

    青丘他当然知道,狐妖圣地,据说九龙山的那位压龙大仙便是青丘血脉

    但这鸠媚娘应该是一只蝎子精,身上怎么还有青丘一脉的秘法?是压龙大仙传授给他的?

    李玄宗想了想,不动声色的对狼黑旗问道:“老黑,你可听说过雀阴锁这门秘法?”

    狼黑旗点了点头道:“当然听说过,那可是压龙大仙的独门元神秘法,可以禁锁七魄

    所有九龙山的妖族头目都被压龙大仙下了雀阴锁,若是他们被杀,压龙大仙也能够通过雀阴锁传递信息,跟我黑风山的黑山印效果一样

    不过洞主并不擅长元神秘法,黑山印只有这么一个基本功能

    但雀阴锁却可以一定程度上保护对方的元神不受侵袭,同样这些人若是敢背叛,就算他们逃到千里之外,压龙大仙也能够以雀阴锁绞杀他们一魄

    所以九龙山的妖族头目对压龙大仙无比忠诚,不像我黑风山一样,十六峰的峰主头目各怀心思”

    李玄宗了然的点了点头,怪不得他能拿到雀阴锁

    在搬动尸体的时候,李玄宗又试了试去点化一下其他九龙山小妖的尸体,但却没什么收获

    可能是因为这些小妖实在是太弱了,弱到本身连天赋妖法都没有的地步

    等尸体收拾完后,李玄宗对狼黑旗问道:“老黑,你在黑风山呆的时间最长,你认为这次我黑风山跟九龙山一战,谁会赢?”

    狼黑旗摇摇头道:“谁都不会赢,但我黑风山可能会吃一些亏,损兵折将外加丢失一部分药田灵药

    洞主乃是黑风山上的一颗黑石成精,他在黑风山上借助地脉之力可以匹敌金丹巅峰,压龙大仙就算实力比他强上一线也绝对无法攻破黑风山

    所以看着样子起码还要打几天,打到双方都损兵折将,不想拼个你死我活为止”

    李玄宗眯着眼睛思索了片刻,缝隙中隐隐透露出了一丝杀意

    或许这是个机会,是个解决猪三烈的机会

    那群猪妖不解决,天知道他们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猪三烈贪婪狠毒,心胸狭窄,外加那狈先生诡计多端,正常时候自己若是要对付他们以现在的实力其实是很难的

    况且就算杀了对方也要考虑如何才能不被黑山老妖发现

    现在正值双方大战,死个妖兵正常,死个妖族头目一峰之主也很正常

    而且李玄宗手握新得来的两张底牌,他也有极大的把握能够靠着倒马毒桩的偷袭斩杀猪三烈

    至于黑山印,也可以用雀阴锁进行元神印记的转移

    雀阴锁起码玄级上品,而那黑山印嘛,可能连黄级上品都不是,完全可以被雀阴锁压制

    到时候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任谁也找不出任何的疑点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