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敲打

    <script>app2();</script>

    饭桌上,倒没什么正经事情,听了介绍之后,谢寸官才知道王倾城伯父身边的两个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一个是江苏的,一个是浙江的,都是同他差不多级别的人物。

    这顿饭主要是为两位大人物接风,并介绍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些人。谢寸官这才知道,早已经在坐的人中间,也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竟然是组织部干部处的处长。

    介绍到谢寸官时,王倾城的伯父只淡淡地说,是自己的一位子侄。

    最后,就到了魏培燕的舅舅乔成林,是那位干部处的处长介绍的。

    此时,王倾城的伯父就端起一杯酒来,对着乔成林道:“小乔是吧,很冒昧地请你过来,主要是我要向你陪个罪!我这位子侄做事鲁莽,得罪了你的外甥女,结果让她将店面查封了,我问过了,不是啥大事儿,能不能给我个面子,不需要偏着向着,秉公处理就成!”

    这一句话说出来,乔成林脸上的汗唰就流了下来,这句话听着不重,但敲打之意却非常明显。什么叫给个面子,秉公处理就成,分明是说自己的外甥女不占理儿。

    乔成林的的年龄已经到了关键的时间,这次再不能扶正,想再要升一级的可能性就不大了。他已经做了连续三届常务副书记了,时间确实够久了。

    这一届经过他多方面运做,感觉是最有希望的一届,但要是为这事儿得罪了眼前这位主儿,那就基本可以说没希望了。

    越是炙手可热的位置,盯得人越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个时候,更重要的不在于你政绩多重,而在于你有没有犯错。一旦上了常委会讨论,三个说好话的,顶不上一个说坏话的。多数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反对,那就极难过关。

    端着酒杯,乔成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不过。这人能做几年常务副书记,也是个有脑子的。知道这时肯定不能过多纠缠,当时将手中酒杯一举道:“这事儿我还不知道,我这就回去问清楚,一定秉公处理!这杯酒儿。我敬您!这位小兄弟在我那边有生意,以后有啥事儿,直接来找我……”根本没接对方说陪罪的茬儿,只当做自己敬酒。

    王倾城的伯父笑着抿了酒,直接对谢寸官道:“有小乔这句话,你有事就直接去找他吧!我相信他会秉公处理的!”

    “那我就不打扰诸位了,我先回去,将事情处理好!”乔成林站起来,端起酒杯来,向桌上的人一示意。一口饮尽,就告辞出去。

    “吃了饭再走嘛……”王倾城的父亲挽留道。

    “不用了……不用了……”乔成林连忙离开。

    他一走,那个干部处的处长就端了酒杯站了起来道:“我那还有点事情,也给大家敬杯水酒……”他是王倾城伯父一手提拔起来的,今天被叫来,就是专门约乔成林的。此时,就功成身退,不打扰人家吃饭了。

    “小丁你客气啥,啥事不得吃了饭干,今天这里的人。都不是外人……”王倾城伯父道:“我这几个后辈儿,就劳你帮我招呼一下,让我们三个老家伙说话!”。

    听了这话,那小丁才坐了下来。就同肖翰业这边几个年轻人聊上了。

    乔城林一出私家菜馆,坐进自己的车子里,已经打着了车子,却没有立刻启动,而是将自己的身体深深地靠到车座上。此时,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冷嗖嗖的。那是刚出汗后,给冷风一吹的感觉。

    早听说自己这外甥女在单位是有些跋扈的,他却一直没有怎么管过,想着一个女孩子,就是跋扈点儿,也是有限。而且,迟早要嫁人生子,到那时候自然就成熟了。他比较上心的是外甥魏培安,那是个懂人情世故的孩子,自己如果能再上一步,提携一下,没准儿那孩子就能上去。这样,自己到将来退了,身后还有个办事儿的人。

    谁想到麻绳先从细处断,这外甥女竟惹了这么一个不该惹的人。

    乔成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儿,将情绪稳定了一下,就给外甥打了个电话:“培安,我是舅舅,没啥事儿,你将培燕叫上,到我家坐一会,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出了这事儿,他这会儿心里还有点乱,叫上外甥也是图个商量。

    外面乔成林回家去,里面的一顿饭就再没啥风波,菜色极精致,味道却清淡,而且汤类多,说着话不觉干渴。

    谢寸官一边吃菜,一边同旁边几个年轻人聊天,一边就思量今天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王家今天可是给足了他面子,当着他的面,让乔成林这个区委的常务副书记尴尬,这出手是够重的了。要知道,官场上,一般都讲究一个点到为止。

    而王倾成的伯父话虽然说得还算婉转,但事情却是单刀直入,这就是明打明的地叫板了。能混到区委常务副书记的位置,那不光个人要有能力,而且上面也需要有人的。

    事情这么一做,对方要么服软儿,要么搬出背后的人斗法。

    不过,估计这乔成林十有**服软儿,毕竟王倾城伯父的地位在那里放着。为一点面子问题,得罪这么个大神,那肯定不划算。

    吃罢饭,谢寸官看到是王倾城买的单,想来这是一次私宴。

    等出了门,一胖一瘦两个老头儿的司机早在门外等了,直接道别上车。谢寸官正想告辞,王倾城伯父就道:“小谢上我的车吧!”

    他这才省起王倾城说,今天晚上她伯父和父亲要同自己谈谈,于是就自觉地上了副驾驶的位置。肖翰业自己开车,就同王倾城上了他的车子,两辆车就驶入夜色绚丽的街道中。

    “小谢年少有为呀!年纪轻轻就经营这么大一家公司……”车上,王倾城的伯父率先打破了沉静道。

    谢寸官听了,就笑道:“伯父,不瞒你说,我这事儿,真跟有为无为没有关系!”说着,就将自己开办龙翰的因缘际会,一一说给王倾城的伯父听。

    他实话实说,一点都不掺假。

    因为他知道,以王家的能力,自己就是说了假话,也不顶用,人家肯定能调查清楚。

    王倾城的伯父听着,一言不发,随着他的叙述,车子就到了一处小区。小区的保安一看车子,就直接打开电动门,将车子放进去。

    这个小区很大,车子在小区里穿行了好一阵儿,才在一处建筑停了下来。

    一下车子,一股水气儿扑面,竟然是在一处人工湖边。谢寸官下了车子,帮王倾城的伯父拉开车门,老人下车时,向他点点头。此时,肖翰业也已经泊好了车子,同王倾城一起过来。王倾城就对伯父道:“伯父你今天就不回去了吧,我爸最近说他棋力长进了,骄傲得很,你杀杀他的威风!”

    “你这丫头,就见不得你爸高兴一下……”王倾城伯父宠溺地笑道:“他的棋从小跟我学的,我赢他没意思……小黄,你回家休息吧,明天早上到这里来接我上班!”后面一句话,却是对自己的司机说的。

    那司机已经是五十岁左右的人了,一看就是个稳重的性子,应了一声,就将车子开走了。

    谢寸官这才知道,这里是王倾城的家。

    一行人就进了家门,家里装修并不豪华,没有一件张扬的东西,但却没来由地显出一股子贵气来,一看就是数代积累之家。

    将几人让在客厅,立刻有保姆过来奉茶。王倾成就道一声:“我去叫我爸……”一溜烟地就上了楼去。

    片刻之后,就陪着一个男子下楼来,看样子竟然与她有几份相似。

    男子一下楼,就对着王倾城的伯父叫一声:“哥……”

    “这位是小谢,龙翰的那位……这位是我弟弟王樟麟……”王倾城伯父介绍道。

    “我们去书房坐会儿,倾城你招呼翰业!”王倾城的父亲深深地看了谢寸官一眼,就对女儿道:“让你林姨泡几杯香片送到书房……”(。)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713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