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我错了吗

    <script>app2();</script>

    房间里,一片静默(www.zhaishuyuan.cc),只能听到谢寸官的讲述声。

    他从自己第一次见到戴若夕说起,一直讲到俩个人因同病相怜而相爱,再到后来,自己对张苗儿由怜生爱,离开戴若夕。

    最后就讲到戴若夕因为比武识伤了人,被做为特殊人才,由特情处出现招揽,最后就被自己带到了日本。

    这时,他犹豫了好一阵儿,才讲到了神户街头那惊心动魄的一瞬间。

    “谢寸官!你错了!”谢寸官刚讲完,就听到一个严厉的声音。他转过头去,就看了惠果果有些冷硬的脸。

    “你怎么可以这么伤一个女孩子呢?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惠果果的眼神里带着一股子说不清的东西,然后突然间就落了泪:“我也是女人,我也等过人,所以我知道等人的苦!但是我等人,还有父母在身边,可以安慰我!我还有希望在心间!因为那怕你风帆哥他没有来,我也知道,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混出个人样来,但我知道他心中有我!”

    “可是你说的这个若夕,她呢?她每天面对着你,却得每天委曲着自己!她的心思,不能给朋友说,不能给父母说……哦,对了,我忘了她从小失去了父亲!”惠果果的声音已经有些颤了:“你知道一个从小没了父亲的女孩子,她心中对倚靠的那种渴望吗?她面对命运的不公,不屈不挠,不就因为在她的心中,就希望有一天,有个男孩子,有宽宽的肩膀,可以让她倚靠一会,可以让她将背负多年的艰辛担子,暂时地放一放!”

    “所以我想说的是,谢寸官!你是个混蛋!真的,你就是个薄情寡义的大混蛋!”惠果果的声音此时已经大了起来:“当初苗儿活着时。你离开这个女孩,还可以说得过去!无论你是因为同情心,或者你说由怜生爱也好,或者你就是爱苗儿胜过若夕也好。没有人能指责你什么,因为对于苗儿这样的女孩子,全社会的健康人士,从人道出发,都有一份责任!可现在呢?苗儿已经不在了。你却不去补尝若夕,你不再去主动追她回来,你告诉我,为什么?这里面的原因是为什么?”

    谢寸官看着激动的惠果果,他想辩解点什么,但一时却真的无从说起。

    “你说不出来,是吗?”一向给人温柔有礼感觉的惠果果今天突然变得有些尖锐起来:“那么我来说,你想让人夸你对苗儿有情有义!你想让人说你重诺言,从一而终!可是你想让这样评价你的人,是什么人?是整天想抱孙子的妈妈?还是操心你的婚姻。说个话还要对你吞吞吐吐的谢思姐?或者是你风帆哥?还是你嫂子我?还是你刚才说的那个爱你爱得没有了自己的若夕?”

    “都不是!都不是!因为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从来不管你有什么好名声赖名声,我们只要你幸福!只要你过得快乐就好!而且,那怕是苗儿……”惠果果严厉地看着谢寸官道:“那怕是苗儿,也不希望你这样!你知道苗儿最希望的事情是什么吗?她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果果姐,我真想给寸官生个孩子!真的想给妈生个孙子,妈对我太好了……”

    “苗儿已经去了!不管你接受不接受,她已经没有办法回到这个世界上来了!”惠果果说到这里,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但是妈还活着。谢思姐还活着,你风帆哥还活着,你嫂子我还活着!还有爱的的若夕还活着……最重要的是,你欠若夕的太多!”

    “我今天这话可能不大中听。我也只跟你说这一次!你不要让我们这些爱你也爱着苗儿的人,终于有一天怨恨苗儿!你自己好好想一想,要是那天……你说的那一天,若夕真的死在那个日本人的刀下,你最想做什么?那么我告诉你,想做什么。就趁她活着去做,别等有一天,她真不在了,你再后悔!”惠果果说到这里,这才想起,将手中的果盘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放,对谢思道:“谢思姐,我今天这情绪不对,我先回去了,你回头给妈说一声!”

    “你急什么?好赖吃了饭再走吧?”谢思不由地道。

    “我给气得吃不下了!我……”惠果果瞪了一眼谢寸官:“我现在拒绝同他同桌吃饭!”说完,竟然真的提了自己的包包,外套一拿,也不穿,直接拉开门走了。

    “嫂子——”谢寸官叫了一声,回答他的是砰地一声门响。

    “这……”他不由地转过头来看谢思。

    谢思站起来,从他怀里抱过李谢石,神情严肃地道:“寸官,我给你说,这次真的是你错了!”说着竟然将孩子抱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谢寸官一个人在客厅里。

    谢寸官这才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伸手到胸前,拉出了张苗儿送给他的那只亲手磨制的玉挂件儿,忍不住问道:“苗儿,真的是我错了吗?”

    玉石无言,静静地在灯光下显示着自己的水色,恍若张苗儿亮晶晶的大眼睛。

    谢寸官将玉石再次贴身放好,他站起身来,回去自己的房间,他现在只感觉脑子很乱,许多事情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晚饭时,蔡风帆果然回来了。

    中午饭都没吃的惠果果同他一起来了,饭桌上,谈笑风生,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倒让本来准备尴尬一番的谢寸官一时无言。

    同三年前相比,蔡风帆明显地胖了。

    他个子本来就高,这一下更撑衣服,显得一表人才。同他相比,惠果果就显得平凡了些,但那怕是当着外人的面,蔡风帆仍然给惠果果盛饭布菜,做得自然贴切。

    让一旁的谢思不由地酸溜道:“风帆,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在姐面前秀恩爱!”

    一旁的李一迁也跟着起哄道:“是呀,你让我这个做姐夫的情何以堪!”

    谢思当场就怒(www.shubaojie.com)了:“什么情何以堪,帮我挟一筷子菜你会死呀!”

    谢寸官当场石化,什么时候,文文静静的姐姐变得这么彪悍了。

    然而,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只见姐夫李一千忙给谢母挟一筷子菜道:“妈,你吃菜,感谢你生了这么‘温柔’的女儿给我做老婆!”又挟一筷子菜搁到儿子的小碗里:“儿子,你吃菜,自从有了你,你妈越来越‘温柔’了!”最后才挟了一筷子菜放在了谢思的碗里道:“老婆,给你最爱的两个人都挟过了,轮到你了!”

    谢思将嘴一撇道:“我要你才挟,那有人家风帆给果果自动挟的香!”

    蔡风帆就笑了道:“姐,我不是在秀恩爱,那会儿在学校,果果总将她的那份饭倒在我碗里,所以这辈子……”

    “饭还堵不上你的嘴!”一旁的惠果果白了他一眼。

    蔡风帆就呵呵一笑,果真听话地扒了一口饭。

    惠果果这时就道:“人这一辈子,只要能做到珍惜有缘人,就能有个不错的人生!所以,活着时好好珍惜,别等死了后后悔!”

    谢寸官一听这位嫂子话中有话,忙心虚地扒了一口饭,又挟了一口鱼,对姐夫李一迁打岔道:“姐夫,这鱼做得不错!”

    谢思是知情人,但却丝毫不同情谢寸官,直接打击道:“什么这鱼做得不错!中午那条才是你姐夫做的,这条是买的!”

    谢寸官无言,只好闷头扒饭。

    谢母看了儿子一眼,瞪了一眼谢思道:“怎么说话呢你?寸官就是一时忘了嘛!”

    “妈,这人一时忘了啥没事,就怕一辈子忘了别人的好!欠了别人的都记不起来……”谢思也敲打起来。

    谢寸官就被一口饭呛到了,咳个不停。(。)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712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