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船越次臣的悲哀

    <script>app2();</script>

    幕府会所中,当头山雄和船越次臣带着一个看着有三十多岁的西装男子走进来时,现场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三人所过之处,许多人都向男子鞠躬致意,男子也一一还礼。

    谢寸官打量着这个男子,并没有想像中的那种武夫之气,相反仅从外表看,显得很儒雅。

    内田省吉一面同认识的人打招呼,他的眼睛一面在人群中逡巡着。

    终于,他的眼睛定了下来,却正是盯上了谢寸官!

    俩个人的眼光在空中就碰到了一起,互相对视着。

    内田省吉的眼睛带着一股子寒意,而谢寸官却眼光平静地看着他。

    俩人就这么对视了一刻,然后内田省吉就转开眼光,继续同认识的人打招呼。头山雄和船越次臣在旁边,也不时地将一些人介绍给内田省吉。显然这些人就同谢寸官一样,是在内田省吉去北海道之后,才加入黑龙会的。

    “听说内田君的武技非常好!”一旁的毛利康雄眼神炽热地道。

    “哦,是吗?”谢寸官心不在焉地应称着,他的眼睛却越过内田省吉,看向了他身后的十个人。这十个人同现场的其他人都不同,穿着传统的武士服,而且在腰间带了长剑短刃,是完全的幕府时代的武士装扮。

    十双眼睛目不斜视,似乎周围喧闹的人们,都是空气一般。

    十个人,如十把出鞘的长刀,谢寸官从这些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子危险的气息。

    内田省吉终于走到了谢寸官面前,头山雄向他介绍道:“这位就是新近提拔的战斗部副部长图越佳兵卫!被武界的朋友称做‘武神’,前几天有一批不开眼的人,打我们黑龙会的主意,就是被图越君带人格杀的!”

    头山雄的声音很轻,但其中却蕴含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挑衅之意。

    内田省吉的瞳孔不由地一阵收缩,但脸上却依然煦如春风。他眼睛死死地盯着谢寸官的眼睛,轻声道:“对于‘武神’之名。我久已闻之!听说前段时间,图越君去了北海道,拜访了我下面一个训练营,可惜我当时不在。我们失之交臂!我弟弟内田晚秋有幸得到了图越君的指点,我这做哥哥的还要好好谢谢图越君!”

    话音很轻也很清,但旁边听的人却分明感觉到一股子寒意。

    “好说,好说!”谢寸官脸上带着笑,打着哈哈。但眼睛里却无丝毫的笑意。而在他们说话时,内田省吉身后的那十双眼睛,也就死死地盯上了谢寸官。

    “多亏了船越副会长发掘来图越君加入我们黑龙会!”头山雄在旁边,对俩人间暗地里迸出的火花恍若未见,一句话,又将船越次臣推到了风头浪尖上。

    “哦!”内田省吉的眼光又看向了一旁的船越次臣,脸上笑呤呤地道:“船越副会长真是为头山会长呕心沥血呀!”

    船越次臣脸色平静地道:“这是我的本份!”

    内田省吉此时就不再看谢寸官一眼,打着招呼走向下一个熟识的人。内田省吉的十个手下,就紧跟在后面,紧跟在他身后左手边的那个武士。就深深地看了谢寸官一眼。

    谢寸官在他看过来时,眼睛不由轻轻一眯,瞬间他就回了那人一个笑容。

    但那人已经转过头去,头也不回地跟着内田省吉走了。

    谢寸官慢慢地收了笑容。一圈转下来,大家就坐定了,请来的伶人们开始在中间的大厅中表演节目。大家都开始喝酒聊天。

    “看来内田省吉来者不善呀!”一旁的毛利康雄边为自己倒上一杯清酒,边对谢寸官道。

    谢寸官微微一笑,没有做声。他从内田省吉刚才的态度中,本能地感到了一股子危险,看来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平静。

    果然,在伶人们的表演靠一段落时,内田省吉的一个手下就突然站了起来道:“黑龙会是武士会,听这些咿咿呀呀的歌唱有什么意思!常听内田会长说。船越副会长的武技高超,我山田骑兵不才,想请都船越会长指点一番!”

    这就是**裸的挑战了,船越次臣脸色平静,伸手拈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对那个手下的话恍若未闻。而在他身后的一张桌子上。一个健硕的汉子就站了起来,大声道:“你是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向船越先生挑战!”

    “我为什么不能向船越先生挑战!”内田省吉的那个手下山田骑兵冷声道。

    “向船越先生挑战,你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后站起来的汉子一脱外衣,就往大厅中间走。

    但山田骑兵却根本不看他,而是对着船越次臣道:“我知道船越副会长手下弟子众多,不知道打败你几个弟子,才能取得向你挑战的资格!”

    直接一开口,由请教就变成了挑战,不敬之意,已经昭然若揭。

    “山田!”内田省吉此时开了口:“不要出言不逊!你只管打,打到船越副会长感觉该出手时,自然会出手!”

    内田省吉这一开口逼宫,船越次臣就不能不应开口了。

    “你赢了船越渡太,我就给你挑战的机会!”说这话,他看都没看内田省吉一眼。不过,心中的怒(www.shubaojie.com)气却能从语气中听出来。内田省吉这是公然给他难堪了。

    不过,如果真的山田骑兵能赢了船越渡太,他也不得不出手了。

    船越渡太现在是他手下中,武技最好的一个了。原本武技最好的几个人,已经死的死,伤的伤了。

    “好!”山田骑兵一口就应了下来,对着船越渡太道:“你来吧!”

    船越渡太此时已经脱去了外套,露出里面的衣物,却是一身宽松的休闲打扮,应该不会影响身手。

    山田骑兵此时就解下自己的身上的长刀短剑,交给旁边的一个同伴。

    俩人就在大厅中间站定了,船越渡太的身体明显地比山田骑兵健硕高大。

    “请指教!”山田骑兵弯腰鞠躬。

    船越渡太一声大喝,脚下一跺地,身体就如出笼的猛虎(www.fuguodu.pro),脚下踢逼,左手一闭腰腹。右手一掌,五指箕张,一把就抓向山田骑兵的脸。

    山田骑兵的身体猛地一矮,随着矮身就进了步子。而他脚下的步子。却并不是直进,而是进了一个小斜角,

    谢寸官的眼神不由一凛,下势走斜!就是传统武术中小个子对付大个子的妙招。

    这一手就包含了算计的东西在里面,因为身体健壮的人打弱小的人。肯定都是中堂直进。而且,大个头重心高,下盘自然比小个头虚些。所以,小个子的迎击中,本身就低进走下三路,走斜避其锋芒。

    果然,这一进步就正好让过了船越渡太的踢逼腿,将身体进到了船越渡太的腋下。

    就见山田骑兵的身体就在这里,突然直起,左手往上穿挑。右手举手托腮,右腿就直抬起来,膝撞脚踩势一起。

    正是一手金鸡独立势。

    山田骑兵的右手被对方挑起,眼看着对方右手就切托自己的腮间颌下。他的左手此时已经出不去了,因为对方的右手右膝合起,已经护了半边身体。

    不过,船越渡太也是个反应快的,左手出不来,却本能地抬起抱加,就挡住了山田骑兵的左手。

    山田骑兵这时就突然变势。他右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左手,用力下扯,同时高挑的左手就甩打下来,直接一掌甩在了船越渡太的脸上。起来的身体就随着甩势下落,右腿也狠狠地沿着船越渡太的腿膝踩践而下。

    随着身体下落,右腿落地,左腿就就弹射出去,一腿就觅在了船越渡太的身后。

    而此时,山田骑兵的身体就往地上尽力裹去。直接将背裹靠在船越渡太的右腿膝胫上。这正是闻名天下的七寸靠。

    七寸靠的意思,是肩头离地七寸之意,极言其低。

    这裹背翻肩之势,如同以背抢地,故曰七寸靠。

    这一靠一下就裹住了船越渡太的右腿,如旋风卷地,将他直接裹出一个趔趄。而对方的头此时已经甩轮出一个离心力,打在他的小腹耻骨处。

    就在船越渡太想一击之下,想要稳住重心时,山田骑兵裹下去的身体已经展势而出。

    左手左肩往上揭起,左腿就直接顺着他的右大腿往上一滑,直接打在他的交裆中。

    船越渡太的身体不由一颤,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哼声中,他的身体已经被山田骑兵揭根而起,直接靠打出去,一个仰躺就咂在地上,头脑着地,发出咚地一声响。

    金鸡独立颠起,装腿横拳相兼,抢背卧牛双倒,遭着叫苦连天。

    看着山田骑兵一招得势,谢寸官的脑海中却不由地显出这一句拳诀来。如果他没看错,这似乎是戚继光三十二式长拳中的金鸡独立架子。

    这是许多中国拳师都破解不了的拳架,这日本人竟然打了出来。

    船越渡太一倒在地上,还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山田骑兵已经脚下一窜步,一脚就踢在他的脸上,直接将人踢翻下去,头部再次咚地一声撞在地上,这次就人事不省了。

    此时,山田骑兵只将身体转向船越次臣,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船越次臣的脸上一时就露出苦涩的笑意,船越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死的死,伤的伤,已经是无人可出了。自己一生,培养的几个人才,都为黑龙会断送了。此刻,自己却被晚辈逼上门来挑战。

    虽然他武技不凡,但老话讲,拳怕少壮!毕竟他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而松涛馆流空手道,偏偏是长弓大马,荣血养力的拳法。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头山雄,又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谢寸官,心中的苦涩无法言表。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加入黑龙会,真是一个笑话!将船越家年轻一代几个好手都葬送了不说,船越家在黑龙会,也没落下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而且,更让他寒心的是,似乎自己也没得到好朋友头山雄的信任。

    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9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