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你不识我 我识你

    <script>app2();</script>

    龙井守利从小就是个好勇斗狠的人,天生反应敏捷,力量大。开始是野路子打架,很快就在宫崎市他所在的那一片街区打出了名声。

    结果在一次冲突中,打伤了一个人。

    但这个人的哥哥是个非常著名的空手道兼柔道高手,找上门来,一家伙将野路子出身的龙井守利连打带摔,整得七荤八素,辨不清东南西北了。

    龙井守利自然不服气,但无奈境界差异太大。

    这时,正好一个宫崎市一家空手道馆请来泰国拳师在馆内教拳。龙井守利因为对方是学习空手道和柔道的,他就偏偏不学这两样,非去学了泰拳。

    而泰拳也正适合了他猛打猛冲,百折不回的性子。

    结果他就在那一批学员中脱颖而出,深深受到教练的喜爱,不但说服道馆的负责人免了他的学费,而且提升他做助教。并且承诺,等自己回国后,一定推荐龙井守利做那个道馆的泰拳教练。

    按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路子。

    但龙井守利学艺有成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上了那当初那个赢了他的人,与对方比武。结果在比武中,以肘重闯对方的脖颈,将人打成了重伤,直接就被警方拘禁起来。

    在监狱中,他遇到了当时也正坐牢的“小野组”几个成员,于是就加入了“小野组”,正式成为黑社会的一员。

    做为“小野组”最厉害的打手之一,他的收入不菲。

    日本黑道之间动武,除非是临时惹出来的事情,一般很少在街头群殴混战。他们一般都会约在一些比较偏僻些的地方。

    因为黑社会合法,所以黑道之间动武时,反而极少惊普通民众。

    就是对普通人动武,也都会三番五次地警告。在多次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才会采取一些暴力措施。所以,与九州黑龙联合会所冲突的事情,就约在了“绿之源”市场后面巨大的露天仓库里。

    双方人马对峙在一起。龙井守利顾盼之间,雄风四起。

    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黑的年轻人,穿着上比起龙井守利来说。就显出一股子土气。日本也是有农村和城市的差别的,只不过差别不是非常大罢了。

    年轻人叫熊冢正秀,是宫崎市郊区的一个小社团“弘难会”的组员。

    在“弘难会”时,熊冢正秀同在一块玩的朋友们一起练过一些空手道和柔道的东西。他们处在郊区,家里是种菜的菜农。平常就是欺负一下村子附近的农户们,也不需要高深的武技。结果突然有人找上门来,表示想和“弘难会”一起,共同发展。

    而且,这些人带来的是,除了共同发展的愿望,还有看得见的利益。

    他们并不像“弘难会”以往那样做,勒索菜农们几个小钱!而是直接同附近所有村子的农业协会联系,把菜农们统一起来,要求他们将蔬菜的议价权利交给“弘难会”。

    在得到了菜农们的议价权后。菜农们的收入一下子就提高了二成多。

    在提高的两成中,他们要求抽取百分之三十的供奉。菜农们一算账,这钱也掏得乐意。一时间,整个“弘难会”的人,在附近的村子里,都长了人气。去村子里,再不是过去人嫌狗不爱地披一身白眼,反而有许多人招呼他们。并不是地会收到一些感谢的礼物。

    但这样一来,那些菜贩子们不干了,他们就绕开这几个村子。去别的村子收。

    结果,很快地,那些村子里也有小社团出来,做同样的事情。

    渐渐地。不要说是郊区,就是再偏远些的农村,也有了这样的社团。

    菜贩们这边受到压力,自然就向另一头涨了价,生意又渐渐地稳定了下来。只不过,整个宫崎市的菜价。却提高了三成多。

    除了这件事外,这些人还在联合了一些大些人公司,在这里收购农产品,而像他们“弘难会”这样的社团,纷纷被委托为代理,这样又是一笔让他们动心的收入。

    就在这个时候,这些人就让“弘难会”派一些身手灵活的人去接受武技培训。熊冢正秀在“弘难会”里也算是身手灵活的一个,就被派去了。

    熊冢正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武技培训,他是个好武的人,兴冲冲地去了后,才失望地发现,就是一个普通的空手道学校。

    说实话,身手灵便的熊冢正秀并不大看得起那些练空手道的人,他同一些人交过手,开始时,他感觉很害怕,总感觉那种手刀一劈,破石断砖的功夫,根本不是自己的能抗衡的。但经过几次硬着头皮的格斗后发现,那些能破石开砖的手,打到身上,并不比自己的伙伴们的拳头打在身上更疼些。

    后来他才想明白,原来人对人的伤害力主要来自于速度,而非硬度。

    就好像汽车撞人,速度慢了人就没事,速度快了就撞坏了。

    他们被分到那所学校的各个班级中,开始在平常的练习中,动作不够标准,也劈不了石头打不了砖。很是受了一番同学们的嘲笑,而且教练似乎也不认真教他们,让他们练的最多的,反而像跳绳、跑步和蹲马这样的基本功。

    一个半月的训练时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跳绳能一口气跳上千次,跑步能跑完十公里,而蹲马也由开始的坚持不了十分钟,到后来能蹲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

    最后的半个月,就进入了实战训练,在这个时候,他们这些有丰富街头打架经验的人就纷纷地脱颖而出,打得那些能开砖劈石,架势威猛的学员们落花流水。

    他本来已经以为训练到此结束,受了一场罪,练好了体能。

    结果,他们就被集中到四国岛去学习。

    而这次的学习一开始,更让他们失望。他们化了一天时间,学了四式刀法和一式拳法,然后长达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早晚就是练这么点东西。而且,是有人看着你,不练都不成。练得稍微有些懒散,就会被十倍百倍地罚。

    在这个期间,熊冢正秀对这个“九州黑龙联合会所”的好感直线下降,都是一些什么神经病搞的东东。

    练满一个月后,终于来了一个据说是总教练人家伙,教他们两人一组拆解和对练那招拳法和刀法。每天上午对练一上午拳法,下等对练一下午刀法,到了晚上,又让他们傻练。

    熊冢正秀等人已经开始骂起了S!他们感觉什么总教练真的很傻。

    但渐渐地,他们就骂不出来了,因为随着对接的纯熟,一种崭新的感觉就从身体里弥漫出来。渐渐地,他们似乎对对方的对拳有了一种本能的应对感觉,而且,感觉到了这一式拳法的奥妙来。

    越是对接,感觉这势拳法里的东西越多。

    特别是到了第四个月的最后几天,让大家每对接一次,都要换一名对手时,大家的感觉特别明显。几乎一天感觉一个样子。

    等教练说是毕业之后,许多人竟然有些舍不得走了。

    近四个月枯燥乏味的训练,在最后这一个月,竟然被他们练得丰富了起来,也让他们竟一时有一种脱胎换骨般的感觉。

    不过,此刻同“小野组”的人对峙起来时,熊冢正秀还是有一丝本能的胆怯。因为龙井守利认不得他,他却是认得龙井守利的。

    他是同龙井守利起过冲突的人。

    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熊冢正秀才加入“弘难会”不久,一次同几个组员来宫崎玩,正好一个组员女朋友的家里在这里贩菜。当时,“小野组”的议价员对那个女孩起了坏心,故意将菜价压得特别低,想让女孩求他。

    他们几个自然不答应了,于是就闹了起来。

    熊冢正秀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个“小野组”的议价员打电话叫来的,就是这个龙井守利。这人一来,就脱掉了上衣,露出满身的刺青来,那是一条威猛的左龙右虎(www.fuguodu.pro)刺青。

    就在那刺青的律动中,他们几个人被  龙井守利一个人,三拳两脚就摆平了。

    当时的熊冢正秀,就是其中被摆平的一员,熊冢正秀记得很清楚,他是被对方一个简单的扫踢,扫中的右大腿,直接扫倒在地上。他想爬起来时,只感觉右大腿撕裂般地疼,原来他的肌肉,给这一脚踢得拉伤了。

    最后那一车菜就以好个极低的价格成交了,当时那个女孩哭得和泪人儿一样,让他们几个“男子汉”惭愧的几乎要钻到地缝里去。

    回到家里后,他们好一段时间,都不好意思在村子里再逞威风。

    从那以后,这三年多时间,熊冢正秀都没有再进过宫崎市。

    此刻,同龙井守利碰个面对面,想起以往的经历,熊冢正秀就有些胆怯起来。他将眼睛看向龙井守利旁边的那个人,寻思着一会动起手来,自己冲向那人好了。(。)

    S:    第二章!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92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