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柴田弘的下落

    <script>app2();</script>

    在几人的惊叫声中,谢寸官已经踏脚进步,一脚起腿,小鬼穿靴就问候了最前面一个人的裆部。那人一声闷哼中,就弯下了腰,被肩上扛着的尸体压倒在地上。

    这一脚虽然看似简单,但却是有窍道的,而且也是要经过一定练习的。

    撩阴腿又叫无影脚,因为其快速而且难以防范而闻名。几乎传统武术门派中,每个门派都有这个腿法。因为这个腿法确实是以弱胜强和轻松却敌的法宝。

    但说句实话,要踢对方的裆却并不像我们想你的那般容易。因为人都是穿裤子的,在裤子的遮掩下,那个要害之地也不是那么容易踢中的。

    其实百分之六十以上,都会踢中对方的大腿靠近裆的地方,也许会蹭到,但不会正中。

    要正中的法门,就是顺着对方的一侧腿往上斜向滑踢,顺藤摸瓜,顺腿踢牛,就是这个道理。

    谢寸官一脚放倒一下,直接往前冲去,扑向第二个人。

    这人也是个反应快的,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将身上的尸体向谢寸官撞过来。谢寸官直接双把就扑在那具尸体上,而且一按上去,蹭蹭蹭连赶三步,就连人带尸体一块推到了墙边,下面丹田一裹翻,腿起小鬼穿靴,就挂在对方的膝弯处,然后展腿蹬出,一脚就踏在小腹上,直接将人踏得就弯下了腰。

    一脚踏倒此人,谢寸官人不停步,就冲向了第三人。

    第三人此时已经抛下了尸体,看着谢寸官如此凶悍,立刻转身就逃。

    谢寸官一个过步箭窜,猴蹲身时,一把就捞住了对方的后腿脖子,往上起把,直接将人翻成个倒立,头面就哐地一声。撞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正在这时,那个象是领头人的高大汉子,带着一个扛着尸体的人就正好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顺手一把扯住正往外跑的那个人,瞪着谢寸官,怒(www.shubaojie.com)声喝道:“你是谁?”

    谢寸官根本没有答话,直接人往前冲。如猛虎(www.fuguodu.pro)出柙。

    大汉猝不及防之下,本能就将自己扯住的那个同伴向谢寸官轮过来。

    谢寸官向前迎身,左手翻捶一播就轮在这人的右肩头,右手就屈臂成炮,一拳击在对方的下颌上,将人打仰之后,下面的肘随拳出,就狠狠地顶在对方的心窝上。

    那人直接就仰翻在地上。

    此时,那大汉已经一声大喝,跨步如虎(www.fuguodu.pro)。左手一拳击向谢寸官的右侧脸。

    谢寸官看拳从右来,破势不破招,直接右手往脸侧一盖,身拧步旋,拗步进身虎(www.fuguodu.pro)抱头,右肘直接将对方的拳头架起,同时左手就从右肘下往上托掌击出。目标却是对方的心窝处。

    大汉发的是连珠拳,左手拳出,右手拳立刻跟出。

    但谢寸官左手占了中线,身随步进。一掌就按在他的胸口上,随着丹田束固,手上一颤劲儿,大汉的身体就被这一掌推得不稳。右手一拳自然就发不出来了。

    此时,谢寸官再进一步,右肘和左掌就同时靠在对方的胸口上,右掌就切在对方的腮邦子下面。劲一挨实就立刻腿走剪子股,槐虫步,前腿一进中堂。后腿往前一跟。丹田一时就卷得更紧实了,而手臂已经给了对方一个摧劲儿。

    这个摧劲儿一是要同对方贴实,将劲上上,二也是要破坏对方的重心,让对方不能变势。

    他这一摧劲儿,大汉自然本能地往前一扛劲儿,而谢寸官随着进步,身体自然就往下沉坐,那汉子的身体重心就直接搭在了谢寸官的手肘上。

    此时,谢寸官展腹惊尾,劲起髓意,触臂发力,正是戴家的贴墙挂画劲,发力抛人。

    自从能发劲惊髓之后,谢寸官感觉自己的发劲是有快又猛。而且,从心理上,感觉到了一种无坚不摧的自信。

    像过去,遇到这样的高大汉子,他一般都会缩身过身打要害。

    但现在,他只会根据情况,看需要怎么办!就像此刻,他需要的就是时间,所以就直接将对方打起抛开。大汉被直接抛到了墙上,撞出一声轰响,又跌落在地上。

    一把放出大汉,谢寸官已经扑向了另外一个人。过步箭窜之后,起身直出横拳,将人直接打倒翻出。那人翻倒在地上,还要挣扎,谢寸官一过步子,一脚就践踏在对方的脸上,直接将人踢昏过去。功夫到了谢寸官这个境界,打普通人那就如同壮汉打婴儿一般。

    此时,最里面那四个人中,除了被尸体砸晕的那个人外,其他的三个人都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地发呆。

    要说这些人都是有一定身手的,但在谢寸官面前却根本不够看。

    而且,这些人并不是内田家的核心实力,只是外围的一个小社团“青森组”。那个高大汉子就是这个社团的头儿野口青森,社团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他主要就是经营这个垃圾焚化场,所以内田省吉就让人找他去处理那些尸体。

    现在屋子里的人还有外面的一个司机,都是他的手下。真正内田家的人,还在外面车上坐着呢。野口青森个子虽大,却没有多少担当,当谢寸官当着他的面将一个人的问不出话来的汉子脖颈拧断时,立刻就将什么都说了。

    谢寸官就直接一脚踢在他腮帮子上,将他踢昏过去,然后眼睛一瞪那几个人,这些人都是一些小混混,此时一个个缩着脖子,躲闪着他的目光。

    谢寸官就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出了焚化间,走向那辆车子。

    “怎么样了?开始烧了没?”前面第一辆车上一个人就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问道。

    “正准备着呢!”谢寸官含糊着声音说着话就走到车门跟前道:“不过,青森组长说,还少一个人!”

    “少一个人?少谁?”那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少了你!”谢寸官说着,一把就从车里将那人的头楼了出来,手指就扣在了喉节上。

    “你是谁?”这人立刻挣扎起来,伸手想扳谢寸官的手。但谢寸官五指一紧,他立刻就喘不过气来了。

    这人也是个聪明人,立刻就放弃了挣扎。

    谢寸官这时一松手,这人就立刻问道:“你是什么人?”

    “你们杀了我们的人,还不知道我是谁吗?”谢寸官冷声道:“说,柴田弘在那里?”

    “柴田先生……”这人显然一惊,他的惊讶立刻通过谢寸官的手被谢寸官感觉到了。谢寸官立刻意识到,这可能是内田省吉的人。但他却不动声色地道:“怎么,你不是柴田弘的手下?没用的东西,那你一定不知道他在那里了!”

    谢寸官立刻再次收紧五指,一副要掐死他的样子。

    那人双眼立刻翻白,手连忙拍着车门,谢寸官停了片刻,等他难受到极点时,才猛然间松开手道:“怎么,你好像有话要说!”

    “我是柴田弘的手下!”那人用手抚着子自己的脖颈,大口喘息着道:“我知道他在那里!”

    “哦?”谢寸官听了,放开他,直接伸手拉开车门。

    但车门刚拉开,那人身体往里一斜,突然一脚踹向谢寸官的小腹。

    谢寸官放开他时,就没打算他会服服贴贴的,所以他一出腿,谢寸官立刻往后一退。这人就从车里哧溜一声钻了出来,他刚一钻出车子,立足未稳,谢寸官已经由退变进,双手往上一起,封住门户,步走偏斜,一脚就踏踩在他的膝盖侧面。

    就听咔吱一声,那人不由地一声惨叫,膝盖就被这一脚踏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

    显然膝盖已经被踩折了。

    谢寸官一腿踩折了他的腿,落腿直接进步,双手婴儿扑食,双掌交叉,一下子就狠狠地切进他的颈子里,双掌背按肩井,双肘顶在他的两个肩头上,就将他控制起来。

    几乎在贴住他的同时,头猛往前甩,金鸡点头,一个头槌就撞在他的鼻梁骨上,这一下砸得真结实,就听嘭地一声,一下就将整个鼻子砸成了平塌鼻。

    这人立刻感觉头晕眼花,眼冒金星,几乎是靠着车子慢慢地软瘫在地上,跪在那时在,双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呜呜咽咽地不知道哼些什么。

    谢寸官直接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人提起来,狠狠地压在车子上道:“告诉司机,我们应该去什么地方?”

    这名汉子已经站都站不稳,只想往下溜。听到谢寸官的问话,忙呜咽着嗓子道:“去杜迈温泉酒店……”

    谢寸官听了,就拉开前面副驾的门,将他直接塞了进去。关上车门,自己就上了车后坐。

    已经被吓傻的司机立刻发动了车子,车子就离开了垃圾焚化场,向小樽市区驶去。(。)

    S:    第二章!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91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