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杀神入门

    <script>app2();</script>

    在谢寸官他们驻营的地方往北大概有个十五里路的地方,有一处挂着私人领地牌子的建筑群,这里是内田省吉旗下的一个训练营,大概有五十名队员的样子。

    朱佳和由起就是被训练营早上出去练跑步的几个人发现的。

    一大帮子年轻汉子被困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冰天雪地里,正处在母猪赛貂蝉的燥动期,看见两个美女,怎么能不动心。而且,在日本人的民族文化传统认识中,性就同吃饭喝水一样,是一种生理需求。因此上,日本人在性方面,从来都是以开放和变态著称。

    这些训练营中的年轻人,平常他们当然不敢为所欲为,偶而遇到有女性游客时,也大多是说一些粗话,甚至会去攻击女游客的男伴,发泄一下心中的那种躁闷。

    这是因为内田省吉为了不让自己的训练营被政府机构注意,定下了严格的纪律。

    但恰好今天早上领队的是内田省吉的弟弟内田晚秋,而且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弟弟。内田省吉的父亲一共娶过四位妻子,有十一个孩子,但只有内田省吉和这个弟弟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他对这个同父同母的弟弟非常疼爱,就将他带在自己的身边培养。

    内田晚秋从小在哥哥的庇护下,性格非常骄横,看到漂亮的朱佳正在烧洗脸水,就忍不住上前调戏几句。结果朱佳一开口,这小子就更疯狂了,因为听到朱佳是中国人。

    当时心头恶念一生,就让手下两个人帮忙,要架走朱佳。

    朱佳一叫,就惊醒了帐篷里的田中由起,由起急忙探出身体,大声喝止。

    但人恶念一生,那就很难收回来了!内田晚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让人将田中由起一走绑走。

    原本还想等谢寸官他们回来,但左等不见回来。右等不见回来,于是就破坏了帐篷,开始还想将车子开走,但因为谢寸官的车子有电路保护。就破坏了一下,先回营地了。

    等回到营地后,立刻就派出训练营的武力值最高的川口黑崎带人杀回来,想收拾了谢寸官和马炮儿两人,并将谢寸官他们的车子拖回营地去。

    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冰天雪地里。相信过个十天半月,看能不能发现这几人失踪了。

    “快放了我们!不然我的同伴来了,有你们好看的!”田中由起挡在朱佳身前,不停地大叫着,但满屋子的雄性动物只是发出躁动动物般的笑声。

    这些人都是内田家从各处挑选来的比较有武技天份的人,在这里接受训练。每个人平常在生活中,都是桀骜不驯的好斗性格,平常没事都巴不得打上几架,更何况这个时候。

    “给我们跳个舞,说不定我们会放了你。别再提你的同伴了,说不定他们这会儿正在黑崎君的皮靴下呻呤讨饶呢!”站在田中起旁边的一个年轻汉子大笑着道,并伸手去推搡她。

    田中由地抬起脚,狠狠地一脚踢向对方的下部。

    但那汉子轻轻一伸手,就将她的脚捞在手中,另一只手就脱了她的鞋子,在鼻子下面闻道:“好香的脚丫儿,一会儿可得让我好好地摸摸……”。

    “呸!”田中由起向他吐出一口口水儿。

    那汉子竟然擦也不擦,哈哈地笑着,却死活不放开她的脚。

    正在这时。内田晚秋就走了进来,已经换了身衣服,而且洗了个澡。立刻地,整个大厅里就静了下来。那年轻的汉子也立刻放开了田中由起的脚,退到了一边。

    内田晚秋就走到她面前,露出一个很帅气的笑容道:“被人揩油了吧?”

    说着话,突然间一伸手,一个耳光就抽在刚才那个汉子的脸上道:“好大的胆子,我还没挑人。你就敢乱摸!”

    那汉子“哈依——”一声,就深深地躬下身体,表示认错。

    耍过了威风,内田晚秋就伸出手来,一捏田中由起的下颌儿道:“长得不错嘛!也难怪上井君敢调戏你……”

    由起用力一扭脸,但内田晚秋的手劲很大,竟然没有脱开,反而扭得她的下颌生疼,禁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

    “哟,这就哭了!”内田晚秋露出一个招牌式的坏坏笑容,将自己的脸靠近由起的脸,轻声道:“现在哭,等会儿保证让你舒服得叫起来……”

    “无耻!”一旁的朱佳一把将他的手扯开去,将由起拉到自己身后。

    内田晚秋的脸一变,突然间抻手,一个耳光就抽在朱佳的脸上道:“支那的臭女人,敢这么对我说话!”

    朱佳只感觉自已的耳朵轰地一声,脸上立刻火烧般地疼了起来。

    但她却用力地挺着头,瞪着面前的内田晚秋,一字一顿地诵道:“沧溟之中有奇甸,人风俗礼奇尚扇,卷舒非矩亦非规,列阵健儿首投献。国王无道民为贼,扰害生灵神鬼怨,观天坐井亦何知,断发斑衣以为便。浮辞尝云弁服多,捕贼观来王无辩。王无辩,折裤笼松诚难验。君臣跣足语蛙鸣,肆志跳梁于天宪,今知一挥掌握中,异日倭奴必此变。”

    她呤诵的是明太祖朱元璋写的《倭扇行》,其中以“国王无道民为贼,扰害生灵神鬼怨,观天坐井亦何知,断发斑衣以为便。”四句,将日本人视做坐井观天的青蛙。

    内田晚秋并不知道她念的东西是什么什么意思,但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脸色却是一变,这人却是个中国通,而且平生最恨的就是汉、隋以及明时,日本向中国称臣的事情,对于朱太祖这道《矮扇行》却是读过的,当时就在内田晚秋耳边轻语几句。

    “八格!”内田晚秋却没料到,这个娇弱美丽的中国女孩,竟然以这种方式来回应他的羞辱,而且也羞辱他。

    狠狠地一脚,将朱佳踹倒在地上。

    朱佳硬生生地忍下要呼疼的声音,眼睛不服气地瞪着他,嘶哑着声音道:“你一定很骄傲自己的大日本帝国吧?在中国横行霸道了八年,杀了无数妇孺儿童,最后被武器装备都落后的中**人打败了……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炸得大日本帝国跟在美国人的屁股后面,狗一样地趴了这么多年!冲绳岛上美军强奸了日本女孩儿,你怎么不拿出今天的豪情与勇气!”

    “八格!”内田晚秋大声狂吼着,手指着朱佳:“你这个臭支那女人……你这个臭支那女人……”但却无法反驳朱佳的话,因为朱佳的话,将日本人骄傲的外表下,骨子里的自卑全揭露了出来。

    “不错,我是个女人,但我鄙视你这样的男人!”朱佳继续激怒(www.shubaojie.com)他道:“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带着几十名手下,向我一个女孩儿发狠,感觉很威风吗?等我的同伴赶来,你最后还不得像狗一样地哭泣讨饶!”她已经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善了,她只想激怒(www.shubaojie.com)对方,以求速死!

    “你——”内田晚秋的心头涌起一股几乎要暴走的怒(www.shubaojie.com)火,他一把抽出旁边一个汉子腰间的日本刀,高高地举了起来。

    朱佳的脸上此时就流露出一股凄然的神情,看向田中由起。

    这一刻,内田晚秋突然明白,这个女孩子是有意激怒(www.shubaojie.com)他,只求速死!早听说过中国女孩的贞洁观非常重,没想到真的是这样子。

    “不!我不杀你!”内田晚秋将手中的刀缓缓地放下,他的脸因气愤而胀得通红:“你等着!就等着黑崎君将你的同伴抓来,我让他像狗一样趴在我面前,哭泣讨饶着给你看!”

    “他们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汉!”朱佳突然就想到了谢寸官和马炮儿,她没来由地相信他们决不是那种会苟且偷生的人:“肯定不会像你这种狗一样的男人那么没骨气!”

    “你!你——”内田晚秋被这个女孩子气得全身都抖了起来。

    就在此时,就听大厅中突然就传来了鼓掌声:“说得好!”

    这火上添油的一句话,立刻将大厅里所有的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在大厅门口,谢寸官同马炮儿一左一右站在那里,身体挺直如标枪。

    在他的身边,站着抖成一团的那个司机。

    本来训练营平常也是有警卫的,但因为这里地广人稀,平常连个鸟毛都见不到,更不要说人。因此,警卫也就渐渐地松散了起来,而且,今天又带了两个美女进来,本来担任警戒的那些人,也都跑来大厅看美女了,竟然就被谢寸官和马炮儿直接摸到了大厅里。

    “图越君!”田中由起不由地叫出声来,朱佳也欣喜地瞪大的眼睛。

    虽然她刚才表现得不怕死,但年轻女孩子,那个不贪恋美丽的生命。

    “你们是什么人!”内田晚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忍不住喝问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你不是让那个什么黑崎君来请我们吗?”谢寸官此时就缓步走进大厅里来,马炮儿手提胁差,紧跟着他。谢寸官就边走边道:“我们来了,不过,黑崎君显然回不来了!”

    “什么?”内田晚秋不由地惊道,对方只有两个人,而黑崎带了八个人过去。那八个人都是训练营中的佼佼者。

    “你想让我跪着哭泣着向你讨饶?”谢寸官此时就从背后腰间慢慢地抽出了五六式军刺,刚才鼓掌时,他临时将军刺插在了后腰上:“何不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手段?”

    “杀了他!”内田晚秋手中的刀再次扬起。

    “杀——”旁边的几个武士就立刻拔出了腰间的刀,率先冲了上来。

    而其他的一些人,也纷纷奔向墙边的兵器架,提枪携棒地就冲了上来。

    原来这个训练营里,多数是训练中国武术,所以除了武士刀外,兵器竟然也五花八门。(。)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87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