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马炮儿的媳妇

    <script>app2();</script>

    谢寸官一言不发,对着宫城见胜深深地一鞠躬,就转身离开了这个已经隐居于福冈城的空手道道馆。虽然他不后悔打死宫城罚神,但对于宫城见胜这么一位老人,还是持有尊重的。

    尊重,并不在于你喜欢不喜欢,而是看对方值不值得尊重。

    许多时候,对于有气节的敌人,也是要抱以相当的尊重。

    车子行驶在街道上时,谢寸官才感觉身上有好几处火辣辣地疼。宫城罚神的筋骨之力,运动之速度,已经练至颠峰,几翻碰撞之下,他的肌体也是有了损伤。

    虽然说心意灵劲,可以化解一般的劲力,但对于这种极快极狠的冲撞之劲,也难以悉数化开。就好像再灵的劲,也很难挡住极速的枪弹是一个道理。

    功力越高,你能化解的蛮力越大,但并不意味着,你有了功力,就可以化解所有的蛮劲儿。如果一个人真有一万斤的蛮劲儿,估计就是神拳无敌的杨露禅公,也无法化解。

    内劲,说到底,就是一种运劲的技巧。

    日本这个岛国,温泉相当发达。几乎可以说,整个日本,处处是温泉。

    福冈市也不例外,这里的温泉利用,已经有一千三百年的悠久历史。而且,福冈的温泉在整个日本也相当有名的,温泉的水无色透明而且光滑,对神经痛、风湿症、皮肤病等具有疗效,作为放松身心之地为当地居民和游客所喜爱。

    此刻谢寸官身体上估计多处轻微的淤伤,泡泡温泉肯定有好处。于是谢寸官将车子开到了一家温泉酒店,为自己登记了一个大盆池的房间。

    一进房间,他就放了一池子热水,将自己泡进去,用热水来化解自己体内由于冲撞所形成的积淤感觉。等将毛孔泡开,他一会再给身上擦一些发散的药物,明天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躺在热水澡,他就开始在脑海里。回想今天与宫城罚神交手的一点一滴。

    天下没有无敌的武功,只有无敌的人!宫城罚神的反应、速度和劲力,可以说是他目前为止,遇到的人中。最强大的一个。就包括他的八极拳打法,也是非常到位的。

    不过,明显地,宫城罚神的交手经验不足!

    他的进攻仍然类似于目前的现代搏击术,不能做到源源不断。他的进攻。仍然是一次进攻,断开后,再重新组织进攻。远远达不到随机就势的打法水平。

    而谢寸官比他强的,就是这种随机就势的打法。

    这一点,主要来自于戴家拳的积累。这种猴桩缩势,能永远地让你在接触敌人的一瞬间,是处于蓄力待发的状态。而戴家拳束也打、展也打的发力方式,也让人体几乎成了一个永动机。束时蓄着展打,而展时又蓄着束打,总之身体就在丹田的翻转之下。不停地蓄劲放劲。

    只在时时处于火机之待发的状态,才能随机就势。

    谢寸官擦干了身体,在给自己的身上抹药时,就听到了电话的声音。

    他接起电话,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稍一犹豫,就接了起来。

    结果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了浓浓的河南腔,一听就知道是上午时认识的马炮儿。

    马炮儿在电话中,极不好意思地道。他回去同师嫂商量过了,决定跟谢寸官去,赚那双份的工资。反正他现在也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就是找到了。一是师嫂要治伤,师妹要吃饭的,那一份工资也不够。

    所以索性跟谢寸官,赚双份的工资,师嫂和师妹的问题都能暂时解决。

    而且,他有了双份的工资。师嫂就是暂时不上班也成。至于谢寸官说的那份工作,就等他们转回来,他再来福冈接师嫂就成。

    最后,就带着忐忑问谢寸官,现在还要人不?

    谢寸官很是喜欢这个憨实却不乏聪明的汉子,立刻笑道:“要!要!”说着就告诉了他酒店的名字,让他收拾好东西后赶过来,明天早上,他就要走海底隧道,去广岛。

    傍晚的时候,马炮儿就到了,在楼下的前台直接打电话到谢寸官房间,说他到了。

    谢寸官就迎了出去,虽然马炮儿现在可以说是他雇用的员工,但武行人对于武功好的朋友,都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情。所以他宁可将马炮儿当朋友相处。

    “老板!”当谢寸官一到大厅,就听到马炮儿的声音,不由地苦笑一声。这么多年,还是头次有人这么称呼他,让他感觉自己似乎成了街头的练摊者。

    马炮儿行李不多,只提了一个很小的包裹。

    谢寸官过去,想接他行李时,他忙道:“不用,不用!”不过,随意脸上有些赧然地道:“老板,你这里能预支工资不?”

    “哦?”谢寸官一愣神,露出疑问在表情,今天才拿走了二十万日元,这就没钱了?

    “老板你别误会!”马炮儿忙道:“我今天拿了钱,一高兴,回到师嫂那儿,就全掏下了,忘了给自己留饭钱了……这会儿,嘿嘿,肚子有点饿了……”

    “哦!”谢寸官这才明白过来,这才想起自己也没吃饭,于是就笑道:“那正好,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吃!”

    于是就带着马炮儿来到酒店的餐厅,这个酒店国际化味儿重,饭菜倒是极丰富,而且各处的口味都有。

    谢寸官给自己点了一份西餐牛排,就将菜单递给了马炮儿。

    马炮儿看也不看,就对餐厅的服务员,用蹩脚的日语道:“面条!长长的那种面条儿……”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划着。

    幸好这个酒店的服务员受的培训不一般,竟然听懂了。

    因为俩人要的简单,所以上的也快,给马炮儿上的是一盘意大利空心面。结果谢寸官刚切了两小口牛排,马炮儿那盘面已经光剩下沾在盘底的甜辣酱了。

    “这餐厅真抠门?一份面就上这么点儿……”马炮儿咂着嘴巴,不满地道。

    “没吃饱就再要!”谢寸官感觉马炮儿应该是个大肚汉。

    “老板,这怎么好意思呢!”马炮儿脸就胀红了,生怕自己给老板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忙解释道:“我平常饭量也不大的,就是今天从早上到现在,就吃了这一碗……”

    谢寸官轻轻一摆手道:“不解释了,你尽管吃饱,大不了从你工资里扣!”

    “什么?”不好意思之后,正准备再要面的马炮儿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菜单子。

    “怎么了?”谢寸官忍不住问道。

    “这里的面太贵了!”马炮儿道:“你就是给俺双份工资,俺也吃不起!何况俺的钱还要攒上一部分,等回家后结婚用!”

    “哦?”谢寸官不由地想笑,他没料到,现在还有这样的人生。结婚还要攒钱才行。

    “吃吧,我开玩笑的,你在我这里干事,包吃包住!”他开玩笑道:“所以你尽管吃,吃出来的也就是赚出来的,是不是?”

    “那倒是!”马炮儿点点头,认真地问道:“老板你说的是真的吗?”

    谢寸官点头。

    马炮儿就不放心地道:“老板,你给俺这么高的待遇,到底想让俺做什么?俺可提前说好,坏事俺不做!当年师爷传拳时,可是说了,练这拳的人,不能有瞎心!”

    “哦?”谢寸官停下了切牛排的手:“怎么是师爷传的拳,不是有师父吗?”

    “俺师爷看俺出息呗!”马炮儿立刻就高兴起来:“那个时候,师爷有十七八个徒弟,这师叔师伯们又都带了上百号徒弟,那一年师爷过寿,大家都去给师爷祝寿去。都在那里演拳,到我演完拳时,师爷就对师父说,二娃子,你教了个好滴!”

    “二娃子是我师父的小名儿!”马炮儿接着道:“然后师爷就让跟师父说,让娃跟我吧!”

    “我师父当时就很高兴,让我给师爷叩头,说是叩了头,我就成师爷的徒弟了,算是升了辈了,以后见他都不用叫师父,叫师兄就成!”马炮儿的脸上又是兴奋,又是伤感:“我当时就不愿意了,我说,一日为师,终身是父,谁能跟爹当兄弟!我当时说这话时,就想着师爷肯定就不教我了……其实我挺想跟师爷学拳的,因为十里八村整个县城的人,都说师爷的功夫好,许多城里的有名的拳师,都来向师爷请教功夫!”

    马炮儿说到这里,眼睛突然间有点微红:“谁知道师爷听了我的话,不但没生气,反而很高兴!他说‘二娃子,你怂有福气,真的找了个好苗苗’,中,就娃这一句话,你以后还管我叫爷,但拳还得爷教你!”

    “但是,师爷只教了我一年半,身子骨就不成了!他常常叹息说,老天爷应该再给他一年时间,他一定能给洛阳心意门教出个顶门杠子来!”马炮儿说到这里,眼睛更红了,有些湿润的样子:“老人家临死都死不下去,眼睛就那么一直盯着我!”

    “到后来,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将洛阳心意拳继承全了,要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做一个洛阳心意拳的顶门杠子!”马炮儿这时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可是这时间我已经成了大人了,总不能不让我爸我妈养活我,但我却没有其他啥本事,师爷过世后,自己连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地,那有功夫却学拳!幸好师兄带我来日本谋个事情,等攒下了钱,我回去,就专门学拳去!拳就是我媳妇儿……我要说学拳,人家都笑话我,所以我说,攒钱娶媳妇……”(。)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83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