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围捕

    <script>app2();</script>

    谢寸官没有等下面出现明显的变化,而是立刻要下去。因为时间有些紧,毕竟客家公会如果报案过晚的话,很容易让警方怀疑。而且,谢寸官也迫切地想知道,下面到底是什么。

    他相信日本人造出这样的东西,肯定是有所图的,绝对不是为了让那个阶梯成为险阻,阻止上面的人下去的。所以就让郭踏虏在上面照看,他同刘凡直接下去,理由仍然是郭踏虏体重太大。

    郭踏虏就郁闷了,我体重大到底怎么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不过,谢寸官坚持,他也没有办法。虽然他也很好奇,但他还是按下好奇心,让谢寸官和刘凡下去。

    但其实谢寸官让刘凡下去,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刘凡有枪。

    谢寸官的身手,肯定不比郭踏虏差。两个身手好的人,下去一个和两个,区别不大。但下去一个刘凡,一把枪能顶一个班的人。因为刘凡枪法极准,这是天性,是学不来的。

    谢寸官虽然苦练甩枪,但刘凡在枪法上却有自己的一套东西,出枪并不比谢寸官慢多少,但枪法却要准上一大截子。

    他们俩人的准备就相对简单得多,一根绳子两头勒在彼此的腰间,彼此间有个照应,就这么下去了。

    真正走上了那条天梯一般的阶梯后,谢寸官才发现,其实走上去,要比看上去安全得多。这个阶梯不光外面有扶手,里面的石壁上还打了把手儿,是在右壁上直接凿出的一个凹槽儿,人手可以把住,往下走。

    只不过,因为这里温度大,又多少年没人走过,所以凹槽里面已经长满了滑滑的苔藓,摸上去够渗人的。但谢寸官却运指如钩,一步一步地把稳了才下。

    他走前面。刘凡走后面,因为刘凡是用枪高手,在后面一样可以打到前面。

    但自己不行,如果刘凡在前面有什么威险。自己要到前面,都得费点时间和功夫的。但所幸一路都有惊无险,但当他们走了半个小时,快到阶梯底部的时候,突然间下面的海水就沸腾一般翻滚起来。惊得谢寸官和刘凡立刻停下身体。手指紧紧地把着凹槽,紧张地看着脚下那突然涌动的海水。那场面,就好像好莱坞大片上,海底深水怪兽出现的情景一模一样。

    但随即他们就松了一口气,因为一个巨大的平台,从脚下缓缓地升了起来。

    看着平台上黑乎乎的海泥,谢寸官有些忧愁,这怎样才能找到入口。

    但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那平台一直缓缓地上升,完全升上来时。谢寸官已经看到,平台正对着台阶最下端的地方,有一个凹进去的小平台,显然那里就是门户之地。

    这毕竟是一个秘密基地,而不是战争场所,日本人为什么会造这么一个秘密的地方,肯定有其原因的。但不会是处于战争防守的原因,因为当时造这个基地的时候,就其所耗费的人力物力来说,肯定不是失败将至时造的。应该是出于保护什么秘密的原因吧。

    不过,仅管如此,谢寸官还是异常小心地下到了那个平台上。

    上面很滑,但显然已经清理过一次了。一脚踩上去,海泥比旁边看上去的要稀薄许多。而且,那个门是立着的,很明显地就显出了轮廓来。

    谢寸官仔细地找寻着机关,很快就断定,这是一个保险箱式的密码门。

    因为在这个门旁边。有一个小房间一样的凹处,里面正好有能坐一个人的空间。

    按照他的判断,这地方过去一定坐着人,专门来开门。不可能每一个出入这个地方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密码。谢寸官的手在门上摸索着,终于就给他找到了一条糊在海泥中的缝隙。谢寸官在那里上下摸动着,就找到了一个能抠进去手指的凹槽,他一用力,那个地方就被扳动,然后就打了开来。里面,一竖排一共六个小转轮,下面一个门把手,都散发着浓浓的机油味儿。

    谢寸官没有直接去动这些小转轮,而是仔细地打量着这六个小转轮。

    六个小转轮上,明显地只有四个有擦拭过的海泥印儿,显然开上次来的人,就是用这四个转轮开的门,但并不排除这些人进去后,改变了设置密码。

    不过,他是接受过开保险箱训练的,虽然这里没有听诊器那样的专门辅助设备,但也难不住谢寸官,他将那个盖子的内侧直接贴在自己耳朵上,仔细地听着,就开始轻轻地拨转那四个小转轮,直到听到那一声微不可闻的弹簧叮哒声。

    四个都听到后,还是没有打开,他才开始从上往下,一个一个地转两个。

    终于都听到叮哒声后,谢寸官一拧门上的把手,用力一推门,却没推动。他正要再继续转动那些转轮,却突然了下来,改推为拉,然后奇迹出现了,门被缓缓地拉开了,露出了里面黑洞洞的空间。

    俩人对望了一眼,刘凡就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小的战术手电,打开来,然后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拨出手枪,就率先进了门。

    谢寸官紧紧地跟在后面,进门后,才发现这是一个密封极好的小房间,房间的另一头,又是一道门。这道门就有点像潜艇中的那种门,是圆形的,上面一个大大的转轮。

    谢寸官走过去,拧动转轮后,用力一推,门就打了开来。

    进去后,才发现,这又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对面还有一个和刚才一样的站。谢寸官同样打开门,就看到一出门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配电房一样的小房间,他就走过去,按照经验,拉下了那个电闸,整个里面突然就亮了起来。

    两人就看到里面是一个也很大的空间,同外面的水泥地上设置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小了一号。而且,外间本来应该是山洞的地方,就是谢寸官和刘凡现在站的地方。

    这是一个长长的环形通道,绕着中间的空间。谢寸官沿着通道往里走,在旁边是一间间用钢化方式处理过的有机玻璃。隔离开来的一个个房间。这些房间里,到处是白骨。

    谢寸官就沿着这个通道一直走,直到走到通道的对面,然后他就停住了。

    这里的两个房间。空间明显大得多。而且,里面是一排排文件柜。但此刻已经一片零乱,一层浮灰之上,到处是手印脚印,谢寸官走进去。就看到这些文件柜中,明显地外面一道灰痕,而里面却很干净,显然是里面放的文件刚被取走。

    整个房间虽然乱,但却一片纸都没有留下,让人无从判断,日本人到底从这个房间里取走了什么东西。

    在这个房间的旁边,有一道门,谢寸官打开门进去,里面是一个通下去的楼梯。

    沿着楼梯下去。就到了另一个门前,这里有些水渍,显然是刚弄上的。谢寸官就打开了那个门,结果这里的结构,却有点像进来那个门的结构,也是一共三层门。

    等谢寸官打开最后一道门,一阵海腥味儿立刻就扑鼻而来。

    这里竟然是整个基地的底部,已经到了海平面上,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凹槽,旁边是焊好的高台架子。谢寸官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停靠潜艇的台子。

    难道这里原本竟然有一台潜艇?

    此刻只能看见凹槽里闪着亮光的海水在轻轻拍打着钢制的台板,发出轰隆隆的鸣音。他走下楼梯,到了那个凹槽处。就看到那些钢板上新被擦出的印记,闪着钢铁独有的金属光泽。显然这是新擦出来的印痕,这里的潜艇应该才被开走。

    但很快的,谢寸官的眼睛,就被高台上的上一处新印痕所吸引,那里明显是被擦出的新痕迹。但却没有擦出明显的痕迹。但吸引谢寸官眼睛的是,那印痕里透出亮黄色的东西。他走上前,仔细地分辨了一下,终于确定,这是黄金。

    日本人有这里拿走了一大批不知道什么资料后,又运走了一批黄金。

    当时日本人在东南亚掠夺了大量的黄金,大部分都运回了国内,听说为了夺取黄金,当时的日军连百姓口中镶的金牙都不放过。

    这其实也就是二战后日本迅速从经济上倔起的原因之一。

    许多人都把二战后日本在经济上的迅速倔起,归结于日本人的忧患意识和勤劳,却不知道,当时战争中,其他国家在战争中都是在失去,只有日本人在摄取。

    这里显然还有一批当时没来得及运送回国的黄金,被日本人运走了。

    其实这也就是那个富裕的马来人塞夫拉一心想拿到这个拳场的原因,塞夫拉不知从那里得到的消息,这个过去的日本军事基地里,有大量的日本人存贮的黄金。

    但结果却被柴田弘捷足先登,弄走了。

    谢寸官脸色阴沉着就重新回到了那个基地当中,很快地他就找到了原来堆放黄金的那个仓库,那是一个巨大的保险箱,谢寸官根据堆放黄金留下的痕迹推算,这批黄金大约有一顿多,这在现代社会,是一批巨大的财富。

    谢寸官脸色有点阴沉,这样的一批财富,绝不能让日本运回国去。

    文件和黄金被运走,估计剩下的东西也都没有什么价值了。谢寸官立刻同刘凡返回拳场中,一上来,他就立刻给华越为打了个电话,将事情简单地给他说了一下。

    这个基地对谢寸官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他现在关心的是日本人从中运走了什么。

    谢寸官立刻打电话给颜裴,将情况汇报上去,看颜裴那里有什么办法。另一方面,他立刻联系了曾世雄,这里离印尼较近,曾世雄做为华人自治军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采取行动应该是最快的。而且,为了加强印尼华人自治军的实力,通过世界华人联合会的关系,已经为印尼华人自治军购买了一艘柴油常规动力潜艇。

    虽然只是淘汰的二手货,但相较于二战时日本的潜艇,应该还是够先进的。谢寸官立刻让曾世雄利用一切海空力量,围捕搜寻这一片海域。

    这个时候,他才突然理解了康顺风给他说的,要培植自己的力量是什么意思。(。)

    S:    第二章,过渡章节,很快就完!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75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