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长街血战(3)

    <script>app2();</script>

    图泰尼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当密密麻麻的华人冲上来时,几乎在一瞬间,就结束了印尼暴徒对华人青年的压制。

    杨臣声带领着数十位充当志愿者的武林高手,冲在最前面。但他们的冲击,并没有打破这种压制。留下来的那些镖枪手们冲上来,一声令下,那些镖枪手投密密麻麻的镖枪,也并没能打破这种压制。因为此刻的印尼暴徒,经过大浪淘沙,剩下的几乎都是精英分子了。

    而谢寸官等人的奋力冲杀,并不能扭转人数上的绝对劣势。

    但当近十万印尼华人集体冲上来时,那股洪流一般的密集队形,让这些印尼暴徒瞬间就崩溃了。图泰尼让督战队拼命斩杀后退的人,但仍然阻不住溃势。甚至有些印尼暴徒,因为督战队不让退,直接动刀子,同督战队干上了。

    图泰尼长叹一声,知道大势已去,立刻指挥人员,开始撤退。

    他自然先让自己战士旅的人撤,但这个时候,谁眼听他的。无奈之下,他就自己带着战士旅的骨干们,走一条小道,想要逃出去。

    但谢寸官却死死地盯着他,一战下来,华人青年死伤无数,三千热血的青年人,几乎折了一半在这里,他怎能放过图泰尼这个罪魁祸首。

    在他身后,梁山、郭踏虏紧紧跟上。谢寸官眼睛余光看到,余下了七八个日本人逃向了另一个方向,就对梁山道:“梁山哥,你去追杀那些日本人!”梁山略一犹豫,就对郭踏虏道:“照看着寸官!”

    郭踏虏点头称是,此刻他对梁山那也是非常服气。刚才在战斗中,梁山不止一次地救了他和谢寸官的性命。梁山就转身向另个方向追去。

    郭踏虏和谢寸官就带着数百名华人青年,追杀这些战士旅的人。一直从唐人街中,追到了大街上。谢寸官虽然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但他知道,此刻自己绝不能松气。这个图泰尼,必须留下来。他在跑的过程中,渐渐地松胯出劲,用劲带动双腿。身体如甩动一般,向前冲去。立刻将身后的郭踏虏等人抛出一大截,追到了最后一名暴徒。

    他的五六式军刺一下点中这人的后脑,这人就扑倒在地上。立刻被后面的华人青年,乱刀结果。一个两个三个。印尼人终于恐慌了,他们不敢再跑,这样跑下去,终于要给谢寸官等人一一结果掉。最后终于在一处商场的背后,印尼人就停了下来,双方就咬在了一起,对峙起来。

    谢寸官和郭踏虏带着华人青年,奋力前冲。

    一方是为了战友报仇,能一方是为了活下来搏命,厮杀立刻掺烈起来。

    此时。一些还不大明白事件的印尼人就围了过来,甚至有旁边的印尼青年就大叫道:“天呐,这些支那人竟然在杀我们印尼人!”他刚叫出声,正洞穿一人心脏后,抽回刺刀的谢寸官一把顺下那名暴徒手中的刀,一甩手就轮过去,将那名叫喊的印尼青年钉在了身后的墙上。

    这个时候,最怕的是有印尼人登高一呼,引动其他的印尼生力军加入。

    图尼泰自然明白谢寸官的意思,他立刻大叫起来:“大家快来帮忙。这些支那猪要造反了,要杀光我们印尼人……”谢寸官听到他的叫声,立刻大吼一声,往他身前扑去。图泰尼身边的几个印尼战士旅的人立刻过来阻截他。

    谢寸官手中的军刺拨开最前面一个人手中的刀。立刻将左肩顺进去,一肩头就扛在这人的胸前,将人扛出去。就在那人身体同他身体撞在一起的瞬间,他手中军刺已经在这人的腹部出入了一次。

    将这名重伤的汉子扛出去,谢寸官的身体就猛然低下去,急冲过来的第二个汉子。高举着刀,立刻有一种被闪空的感觉。在他这种感觉还没从心头过去时,谢寸官手中的军刺已经在他的心口一次吞吐。

    谢寸官起身时,右手肘起,将尸体击出,挡住了第三个人。

    此时,谢寸官足下发力,已经从尸体旁窜过去,扑到了图泰尼的面前。军刺如蛇,直插图泰尼的咽喉。

    此时,一名悍不畏死的手下,一下子撞开了图泰尼,竟然挡在他的身前。

    谢寸官的军刺就刺入这人的肩头中。他正想拔出军刺时,这人却一把死死地抓住军刺。此时,在他身后,两把砍刀已经向谢寸官搂头砍下。

    原来这三人正是图泰尼的贴身卫兵,过去在军队上在一起,到战士旅以后,还在一起。这三人平常根本不管其他事情,只是保护图泰尼。此刻一出手,竟然都是悍不畏死之徒。

    身后的郭踏虏看到这种情形,立刻大吼一声,丢下自己的两名对手,直接冲向谢寸官那里救援。他身后的两名对手欲追,却被两名华人青年,一左一右,就截了下来。

    眼看着刀如匹练,搂头劈下,谢寸官避无可避,图泰尼脸上不由地露出一丝讥笑的神情。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谢寸官的身体突然下潜前冲,双腿一般的同时,右手一扯,左手就一拳打在此人的耻骨之处,直接一下子就钻到了抓住他军刺的汉子的身下,将对方盖到了自己身上。两把砍刀竟然一下子就砍入这名印尼暴徒的身上。

    这人身上吃痛,不由地一声大叫,手一松,谢寸官的军刺就拔了出来。

    这一下出人意料之外,两名印尼刀手不由一愣,就在这一愣间,谢寸官已经挺身起来,将身上的印尼人扔出去,而右手一扬,手中的军刺就带着一股子乌光,直接穿在离他五步之遥的图泰尼的咽喉中。

    而此时,那股讥笑的神情,还没完全从他脸上消失,就立刻转成了不信与惊愕,然后就成了不甘。他的右手指着谢寸官,左手捉着军刺的把手,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口中咯咯做响,却直直地倒向了地上。

    一时人们都有些愣,就在这愣神中。谢寸官已经窜步向前,扑到了两名砍刀手的身边,起手横拳,击出一人。另一人趁机将刀。劈向他的头。谢寸官的身体一矮,就回身鹞膀接挑领,将另一人直接挑翻,但那把刀却擦伤了他的后背。

    此时,郭踏已经冲到近前。直接劈翻另一名扑上来的印尼暴徒。

    这些印尼战士旅的暴徒们,一旦失去了图泰尼,一下子就没了士气,立刻就四散而逃。

    华人青年一阵追砍,杀了个七七八八,其余的人却已经散入四散而逃的人群中,没了踪影。谢寸官止住了大家的追赶,伸手一指图泰尼,郭踏虏早走过去,一刀割下了图泰尼的头。而其他的华人青年。则将那些受伤的印尼暴徒,一一杀死。

    等他们回到唐人街的时候,唐人街中已经一片哭声,那些死难的华人青年的尸体都被抬到了广场上,周围的亲人们都痛哭失声。

    常健康的尸体和罗根社的并排在一起,常健康的父亲呆呆地坐在儿子身边,伸出手轻轻抚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老泪横流。一旁的马文者,也在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地流泪,这个从小让他不省心的孩子。此刻终于让他省心了,但他的心为什么此刻,却这么的痛。

    在常健康的身边,跪着的是马燕。这个平常爱漂亮的女孩子,此刻毫无形象地放声痛哭,她同常健康并没有名份,但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随着这个憨厚的大男孩的离去,而变得心如死水。马燕终其一生。都没有结婚!

    田壮壮身边,此刻聚集了一大帮女生,她们都在舒亚文的带领下,给这个平常看起来是那么讨人厌的大男孩擦洗着身体。看着那身上纵一道竖一道的皮翻肉绽的伤口,好几个人都哭得直不起身体来。

    马云亭的身边,静静地坐着他流泪的母亲,他的父亲死的早,母亲一个人拉扯着他们弟兄三人,他的哥哥在九八排华暴乱时,正是雅加达做生意,回来的只是一钵骨灰。他的二哥从小是小儿麻痹,此刻,正柱着双拐,站在母亲身边流泪。

    马云亭,由于生性腼腆,二十五岁了,连女朋友都没谈过,却已经为了他的亲人,献出了生命。

    李运涛的尸体,是同其他人的尸体堆在一起的。他们都不是泗水市的华人,他们都是来自于印尼其他地方华人中的热血青年。此刻,正有一些他们根本不认识的华人女性在为他们擦拭身体,这些女性极轻地翻动着他们的身体,轻轻地用清水洗涤着创口。好像生怕把他们弄疼一般。不时地有泪水落在他们已经毫无知觉的身上。

    在街道的另一旁,一群群青壮,正将那些被杀死的印尼暴徒的尸体抬到一堆。

    波拉瓦局长终于带着警队姗姗来迟,不过,迎接他们的,并没有一往那种怯懦或求助,而是一道道冷漠至极的眼神。

    这让波拉瓦很不爽!终于见到了泗水唐人街主事的人马文都,波拉瓦忍不住就拉出了官腔。他其实心里也不痛快,因为到傍晚的时候,突然间全世界几大媒体都报道出泗水唐人街的暴乱情景,不仅有厮杀的场面,还有林耀辉,一连四次报警,时间跨度长达六个小时,而印尼警察还没有到场的视频。

    这对印尼在世界上的形象将产生极不好的影响。因为如此,他受到了来自雅加达权力中心强有力人士的训斥,这让他极不爽。

    他不知道,这些华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能力,而且竟然能将这些视频,传到海外媒体上去。他知道的是,印尼的网监部门,已经严密封锁了互联网的传输。

    他却不知道,参与报道的,都是谢寸官一方请来参加报道拳赛的记者。这些人虽然都是体育记者,但所供职的媒体却都是一流的媒体,都有良好的职业素养。立刻将情况拍摄下来,并通过卫星传送回去。这个卫星,是谢寸官他们通过境外人士,在今天早上,开始租下来的。

    而此刻,这些记者正在那个最高的楼顶上,将镜头对准了他,将会拍下后续的情况,再次传送回各大媒体。此刻,泗水市唐人街,已经是世界人关注的焦点。(。)

    S:    三更一万多字,请大家支持!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72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