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毛毛雨的小事

    <script>app2();</script>

    谢寸官扶着谢思,走到周坤身边,旁若无人地扶起李一迁,转头对曾世雄道:“曾哥,你带我姐和姐夫先走!”接下来的事情,他不想让姐姐看到。

    曾世雄此时就丢开了周宁,走过去,同谢思一起将瘸了一条腿的李一迁扶住。

    谢思临走时,只叫了一声:“寸官!”

    谢寸官轻轻点头道:“姐,你甭担心,我有分寸!”

    “哦?”这时,一旁的孙立仁开口了:“这就想将人带走?问过我没?当我这十几号人是纸糊的不成?”随着他的话语,柳增已经带了人过去,挡住了曾世雄三人的去路。

    谢寸官转过头来,看着他道:“你就是孙立仁,王二合的妹夫?”

    “不错!”孙立仁点点头道:“借了我的钱,就这么走了,我还在这片混不?”

    “你不要他的命了?”谢寸官一指地上的周宁。

    “他那小命,值不了五百万!”孙立仁道:“而且,你敢杀他么?”

    一旁的周坤忍不住叫道:“仁哥!”

    孙立仁瞪了他一眼道:“你弟弟重要,还是合哥的规矩重要?”

    周坤不由一愣,他自然不敢说是弟弟比王二合的规矩重要。但这根本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儿嘛。现在放人走了,李一迁的欠条还在,回头追债不是一样吗?

    谢寸官就笑了起来,对王一丙道:“放了他吧!还想着他哥有点份量,谁知道屁都不值!”

    一句话就臊得周坤脸色不好看起来,但又无可奈何,只是一摆头,旁边他的小弟立刻有人过去,扶起了周宁,退到人堆中去了。

    孙立仁倒没想到,谢寸官竟然将人质说放就放,心道这小子原来是个愣头青子。

    他仰天打个哈哈,刚想说话。谢寸官已经开口道:“那些不顶用的屁话就不用说了!要老子还钱,拿出本事来!”一句话把孙立仁噎得脸上通红,谢寸官人已经大踏步逼了过去。

    柳增立刻迎了上来,身后的周坤眼睛就瞪向了王一丙。不过,看着他手里的钢弩,却也没敢造次。王一丙就嘿嘿冷笑道:“来,咱俩玩玩!”说着话,就将手弩收了起来。

    周坤一把丢了手中的管叉。撸起袖子就迎上来。

    柳增往前一进步,双手抱起格斗架,下面低鞭腿就扫向谢寸官的前小腿。

    谢寸官寸步前踩,前腿进了半步,曲步成弓,膝盖就撞向柳增鞭腿的膝盖。同时两手就抱在心窝处。两人膝盖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响。谢寸官后腿刮地风起,直踏向柳增的小腹,上面双手合扑而出,竟然直接就是一个进步虎(www.fuguodu.pro)扑把。

    柳增本来想前腿落地起拳。但他腿刚落到地上时,谢寸官已经贴身而入。

    此时,他前腿步还没有落稳,整个人就给谢寸官摧了起来。谢寸官的双手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刚好打在柳增鞭腿落地,旧(www.fqxs.net)力已尽、新力未生、劲力转换的节骨眼上。

    随着进步,立刻将柳增一把扑翻出去,狠狠地跌在地上。

    此时,身后的周坤也已经冲到了王一丙面前,上手一晃。下面一拳就直击他的心窝处。

    王一丙身体往右一斜,就让过了这一拳,同时双手从心窝出起,双手呈手挥琵琶势。直往前穿出,双手形成一个三角形,逼开周坤拳头的同时,两手就穿上去,右手穿咽,左手顶心。接打一体。

    周坤手一走空,就缩身欲退,下面早被王一丙踩住了一只脚,退也退不去。

    王一丙双手此时一开,就成了开弓射箭式,左手拳护面,右手拳长拳击心,竟然是一瞬间,短打变长拳。吐气开声,一拳就正打在周坤的心窝上,周坤一时只感觉心如刀绞,一愣神间,王一丙下面早起一腿,直接就踢入了他的裆中。

    周坤直接一跤跌倒,立刻感觉自己喘不上气来。

    王一丙进步蹉脚,一脚就踏在周坤脸上,将人踏晕过去。

    此时,谢寸官已经一把扑翻柳增,直接窜步,扑向了孙立仁。

    孙立仁根本没想到,柳增竟然一个照面,就给谢寸官放翻了。看着谢寸官扑来,忙身往后退,大叫一声:“给我打!”他身后的六七个小弟就纷纷抽出管丈和砍刀,挥着家伙扑上去。

    扑在最前面的是个高壮的汉子,一步近前,手中的砍刀就带着寒光,直劈向谢寸官头颅。这一刀看着凶狠,其实却不是致使的杀法。因为人体上颅骨最硬。

    谢寸官眼看刀向头来,不退反进。

    他脚下一摧步,右手从眼前挥拨,一掌就切在对方持刀的手上,左手从右肘下穿出,顺势挂起对方的肘,将对方的手臂斜挂在头上方,左手就把住了对方的肘弯,住前一扯。右手从胸前就往下挑出,合着右腿往下仆去,正是一个燕子抄水式。

    高大汉子手给往上一架,谢寸官仆身下去时,他的上身自然就闪空了。又给谢寸官一扯,自然就往前扑,但下面谢寸官已经仆步下去,自然就拌住了他的身体。当时人就扑倒在谢寸官身上。在他倒下来时,谢寸官右肘往上一担,一肘就打入了人的心窝子里。

    这一肘凶狠异常,当时那汉子一口血就喷到地上。

    谢寸官此时右臂一伸,就从下抄入了对方裆中,身体一用力,就将人扛了起来。

    正是一式燕子抄水颠桩倒米的打法,人扛在肩上,脚下步子一转,那人的腿就扫翻了身后扑来的一个,趁着这股劲儿,肩上的人就倒扔出去,正砸在后面的人身上,当场又砸倒了一个。此时,后面的人脚步不由一顿,谢寸官却趁机进步,逼近了第三个人。

    第三人一愣之后,慌不择招,手中的管叉就直对谢寸官胸口捅来。

    谢寸官进左步,身体后坐,身体包裹左斜,右手就从心而起,掌缘磕向管叉,同时身体下沉,右脚就从下趟进去,正趟在对方的脚踝处。那人身体不由一个踉跄,身体就往前扑来,谢寸官右肘曲起,往上一迎,直迎在对方下颌上,打得对方仰起了头。

    同时左手从肘下穿出,四指如迸,直戳对方的喉节右侧的凹陷处。

    那人头一歪,立刻被打闭了气,跌扑在地上,昏迷(www.xinbanzhu.com)不醒。

    此时,被砸倒的那个汉子正爬起身来,谢寸官一抬脚,刮地风起,正刮在对方的脸上,将人直接踢晕了。

    这些人都是一些街头上的混子,身手虽然比普通人好些,但都是些打顺风架的货。谢寸官一个照面间,打倒了柳增又放翻了他们三个领头的,当时就摞开脚丫子跑了。

    孙立仁看事情不对劲,想跑时,已经给王一丙挡住。再回过身来,谢寸官已经到了眼前。

    “你们想干什么?王二合是我大舅子!”他色厉内荏地吼道。

    谢寸官听了,就问王一丙道:“王二合是谁?丙哥你认识吗?”

    王一丙的眼里满是笑意道:“我不认识!你认识么?”

    谢寸官就轻声笑道:“我也不认识!”

    孙立仁眼看着二人一步步逼近,终于嚎叫一声,直奔王一丙扑去。谢寸官瞬息之间,放翻了柳增和数个汉子。而王一丙只打倒了周坤一个人,他这也算是捏软柿子了。

    王一丙原地不动,下面的腿突地一闪,就弹入了他的裆步。

    孙立仁一声惨叫,立刻窝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缩成一团。

    谢寸官走过去,一把扯住他的头发,将他扯起来道:“我姐夫的欠条呢?”

    “我不知道,这事不归我管……”孙立仁颤着身体道。

    “是吗?”谢寸官轻声道,一伸手,就听咯嘣一声,孙立仁立刻惨叫出声。一根手根已经给谢寸官掰折了。

    “现在知道了吗?”谢寸官问道。

    “我真的不……啊——”又是一声叫,十指连心,孙立仁的鼻涕眼泪一起流了下来。

    “现在呢?”谢寸官又问。

    “周宁,你他妈的还不把那些欠条拿出来?”孙立仁这时再不辩解了,忙对断了一条腿,正爬在那里,看他哥哥周坤的周宁吼道。周宁是周坤这里的会计,自然应该知道欠条在那里。周宁看了一眼谢寸官等人,脸色苍白,忙挣扎着站起来。

    谢寸官就眼睛一瞪旁边发愣的周坤的一个小弟道:“扶着他!”

    那小弟才大梦初醒般地走过去,扶起周宁,往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走去。

    一会儿之后,周宁就拿着一叠纸出来,瘸到谢寸官面前,将那些纸递过来。

    谢寸官丢下孙立仁,接地来一看,粗略一加,不由地道:“这才二百万不到,不是说五百万吗?”

    “那是加上利息的!”周宁咬着牙子道:“你姐夫这钱借得时间不短了……”。

    “哦?”谢寸官哦了一声,走过去,将那些欠条递给李一迁道:“哥你看对不对?”

    李一迁接到手里,看了看,对了对,小声道:“就是这些!对不起,寸官,我……”

    “有话咱回家再说!”谢寸官说,转头就对曾世雄道:“曾哥,你先送我姐和姐夫回家!”

    曾世雄就应了一声,带着两人出门。临出门时,谢思忍不住回头叮咛道:“寸官,你要小心!”

    谢寸官那里点头。曾世雄就笑道:“你放心吧,寸官他啥阵仗没见过,这点小事,毛毛雨都算不上!”(。)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59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