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坑,无底洞

    <script>app2();</script>

    谢寸官看着蔡风帆上床躺下,就走出了房间,他先打电话让路燕凯帮自己预约了他父亲,然后就向学校请了假,这件事他想到的第一个人是路东升,就是因为当初蔡风帆找上路东升时,他表现出了相当的兴趣。所以他第一个人就找路东升,就是不能得到他的支持,谢寸官也希望能让通过他的关系,联系到一个机构,来评估一下这个东西。

    毕竟在商场,他是外行,肯定不如路东升这样的成功商人机敏。

    然后他就在心里盘点自己的关系,数来数去,在这种级别的事情上能勉强拿得出手的,就是叶准星、肖翰业和颜裴,连虫二爷都排不上号。最后他还是把名字圈在颜裴的身上。叶准星虽然家族有些能量,但他自己却并不在什么重要岗位上,也就说明他在家族的份量不是很大!因为如果份量重的话,家族肯定会给他安排一个好的岗位;肖翰业的能量自己不知道,但他主要的关系在上海,而且,看他的样子,关系能量的重点肯定在军队和武警系统中。只有颜裴,是一个独当一面的人物。

    而且,由于她所在机构的关系,打交道的肯定都是一些重量级人物,并且肯定军政民商,各界都有。自己现在比较难的,就是如何说动这个传奇女子。

    当然,还有张苗儿的家里,但这个谢寸官根本就不予考虑,一是张苗儿与父亲关系紧张,另一方面,张苗儿身患绝症,同他白头谐老的可能性微乎极微,所以他不想给他们的关系中染上任何利益色彩,他只是单纯地想这个女孩子能快快乐乐地过好余生。

    这一盘点,让谢寸官过去根本没考虑过的一些东西就浮出了水面。

    原来自己看着好像还有些风光,但现在一看,除了意外地结识肖翰业之后,经他介绍认识了叶准星,自已其实并没有多深的人际关系。就是虫二爷,那也是老爷子纯对他这个江湖晚辈的欣赏。

    同路东升的见面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愉快的。毕竟二人中间,有路燕凯的那层关系。

    路东升重新审示了蔡风帆的说明书,听了谢寸官的介绍后,苦笑着摇头,且不说这效益,就是这个投资,也不是他能沾染的东西。有一份肚子吃一份菜,这个不是他这小公司能吃下的。不过,他的公司里倒有一个分公司,专门做生意业务测评的,他立刻打电话叫经理上来,让谢寸官直接和经理谈。

    这个经理却是上次对蔡风帆的报告评估过的人,上次蔡风帆的报告写得比较粗略,根本看不出来什么东西,但现在已经级明明确确的程式摆到了面前,这个经理吃惊之余,反而有些佩服了。当时就表示,一定好好地做好测评。

    谢寸官主要让他做两方面的测评,一方面是这个东西到底能应用到什么地方,另一方面,就是测评一下,完成这个项目,到底得投资多少。

    路东升的意思,就是帮个忙,免费给一个测评,全当给路燕凯和谢寸官之间,埋一份人情。但谢寸官却笑道:“路叔,还是正式一些比较好,我毕竟要拿去融资的!所以一切都按程序来,别给投资者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路东升听了这话,倒是眼前一亮。这话说得虽然平淡,但却反映了这个年轻人的心态。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他给路燕凯常说的一句话,今天欠下人情,明天是要还的。而能让你欠情的人找你的,那能是简单的事情,所以人永远不要含便宜,因为便宜往往不会便宜!想想看,都是来世上找钱的人,白白地让利于你,有病呀!而且,从谢寸官这句看似平淡的话中,说明这个年轻人立行身正,心思缜密,不会犯因小失大的错误!说起来,一份评估报告,就是复杂点的,能有多钱,一般几万块,复杂些的十万二十万,再高端点,百万了不起了!但这个报告,就目前来看,是过年上亿的投资,试想能投资上亿块的人,那有好相与的。一旦发现这个报告是免费评估的,难免会想到关系两个字,那么对报告的准确度和水份肯定就怀疑了。这样一来,就大大地增加了因小失大的可能性。而谢寸官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就具备了做大事的能力。

    谢寸官并不是有钱人,这一点路东升深深知道,因为做为路燕凯的潜在人生关系之一,路东升已经调查过了这个年轻人。对于谢寸官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

    当时也不同谢寸官客气,因为今天自己这里帮他评估,也就是给谢寸官一个人情。这人情虽然淡,却更适合长久合作。愈是清淡愈是香,为人做事,细水才能长流,总是要图个长久才更好!

    安排好这里的事情,谢寸官谢过路东升,就联系了叶准星。

    和叶准星不是让他帮忙,而是同他一起商量,因为不管叶准星个人能量如何,在这京九城中,人际关系总归比自己熟。叶准星听了,也感觉自己吃不准,就叫了自己的老婆孙佳楠,结果孙佳楠一样吃不准,毕竟不是商人,对这以亿的级量来说,根本没什么概念。不过,令谢寸官没想到的是,叶准星统计了一下自己能借调挪用的资料,竟然有**千万之多。

    这样下来看来上亿的投资还不算绝对没谱。不过,谢寸官当然知道这是理论数据,叶准星有自己的生活,能拿个千万级数来支持自己就不错了。

    不过,当五天后拿到评估报告时,他就傻眼了,别的他还没看,他一眼看到的评估数据,完成国内的经济监测,光设备和数据收集的投资,评估公司竟然拿出了一个一百二十亿的数字。谢寸官一屁股坐在那位评估经理的椅子上,忍不住道:“这个数据没有打错小数点吧?”

    那个经理就笑了起来道:“没有,而且,如果真的打错小数点的话,也应该再扩大而不是缩小!我们这是最基本也是最保守的投资!”

    “其实设备投资仅仅只占百分之一左右,而数据收集,这个还只是各行业比较粗略的,如果再精细,我敢保证会以几何的级数增加!”评估经理轻声道。

    谢寸官看他认真的面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数据的真实性。

    既然知道非弄不可的事情,他就不再困扰于他的难度,而是想明白这个数据模型能做什么。当他看到第一条时,眼睛不由一阵呆滞,第一条竟然是国家经济战略监测!他不由地指着这一条,问评估经理道:“这个是什么意思?”

    评估经理看了一眼道:“一个国家经济的变化,如果能预先知道经济的变化走向时,自然可以提前做出必要调整,预防一些不好的事件发生!而对于其他的国家,这种监测能让我们提前预知对方的经济走向,对于友好的盟友,可以帮他们做出预防,对于敌对关系,自然可以趁火打劫!”

    “哦!”这个评估也让谢寸官眼前一亮。

    他看向第二个,又呆了一下,竟然是地方战略经济监测。这算什么?再往下看,是行业战略经济监测;再往下,他的脸就精彩走来,地方行业经济监测。

    这就是所有的评估结果?谢寸官不由地看向经理:“看来这个东西没什么用?原来我的那个朋友说,用这个可以帮助炒作股票,难道不是真的?”

    “怎么会?”评估经理伸手指着第三条道:“没看到这里吗?行业战略经济监测,就包括金融类的监测,如果这个数模准的话,我是说准的话,这将是个震惊世界的巨型数模!不过,海量的行业数据,包括大量保密的数据,将是这个系统致命的弱点!你想想看,当你无法获得那些保密数据时,怎么能预测的准?”

    谢寸官听得不由一呆,这是他以前没有想到的。因为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些保密的数据,那么这个数据模型将是没有实际用途的。谢寸官拿着评估报告,付了费用,竟然高达一万多。

    谢寸官回到四合院,蔡风帆立刻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了过来,五天时间,他就像个独守闺房的怨妇,天天喋喋不休地缠着谢寸官,问结果。谢寸官就将评估报告拿了出来,他知道这时候不能隐瞒,因为经理提出的那个保密或无法收集的数据,在谢寸官的眼里,确实是致命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这就是个无用的东西。

    然而,谢寸官吞吞吐吐地将这个问题提出来时,蔡风帆就笑了起来,只有在他的专业领域,他才能拥有过人的自信!他拿出那个说明书,指着那个产生变量参数的程式道:“这就是这个核心程式解决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得到每一笔数据,那么就根本不用一直校正这个参数,因为我们已经掌握了经济中的一切,变化与发展基本就能肯定了!正因为我们不能获得这些数据,所以我们才引入这个校正参数。因为那些保密的数据,不管我们掌握不掌握,都会在经济生活中起作用,他的作用,就反应在这个不断校正的参数里,比如说有人投资了一百亿,进入一个行业,但我们不知道。但这一百亿对经济的作用,已经反应在经济运行的结果中,我们就是通过在上次已经得到的准确结果的逆推下,获得这一百亿已经反映在经济生活中的影响力,然后用于往后的预测,从面得到一个较为准确的预测结果……”

    谢寸官恍然大悟,突然间信心就足了起来。下一步,是面对颜狮子的时候。

    在得知评估的投资金额那一刻起,谢寸官就知道,颜狮子是这件事唯一的希望。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85_1645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