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剑宗之乱

    林峰猛地心中一惊,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有死??

    “我的剑,你终于苏醒了”

    “快,击碎这块水晶,皆是我无极魔主就可以重现东大陆!”

    男人的声音无比的嘶哑,宛若是恶鬼的低语

    对方直勾勾的盯着林峰,嘴唇未动

    但林峰听的无比的真切

    “我的剑,你也被那老头给削弱到这般地步了吗?无碍,待我出世,必会让你再攀巅峰!”

    无极魔主?

    林峰心中澎湃,对方一字一句都充满了睥睨天下,傲视古今的的豪情

    难以想象这是个什么样的强者,才会被镇压在这禁地之中

    不过现在的对方无比的虚弱,说一个字往往都要停顿半分

    仿佛处于弥留之际,随时都会烟消云散

    “我的剑,你还在等什么?”

    无极魔主催促道

    林峰默不作声,他浑身魔气滔天一剑怒斩在这片水晶之上

    咔擦

    水晶应声而裂

    无极魔主从其中跨了出来,他喘着气,似乎非常疲倦

    但眼神之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我无极魔主终于在一万年后出世了!”

    “剑宗,当年之仇,我定要血洗!”

    在这一刻,遥远的地方,无尽黑暗之中有生命复苏

    这些皆是朦胧虚幻的身躯,灼热的目光仿佛可以看穿古今未来

    “魔主……复苏了……那是什么地方……”

    无极魔主从神源之中复苏,林峰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万年前的人物

    金丹不过三百年,元婴不过千年寿元,那此人该有多强大?

    不过很快,让林峰错愕的一幕出现了

    无极魔主原本一头乌黑长发

    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片雪白

    一道道沟壑皱纹在他身上显露,他的身体瞬间苍老腐朽

    原本不过三十来岁的姿态,一眨眼,就变成了三千岁

    “我的身体……不……”

    无极魔主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枯萎的身躯

    一只手陡然是朝林峰抓了过来

    “我的剑,我的身体已经腐朽不堪,只能借你一用!”

    噗哧

    然而下一刻

    无极魔主身体一僵,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洞穿他胸膛的林峰

    他的心脏,天生异于常人,乃是位于右侧

    可此刻,被熟知的林峰一剑刺穿

    黑色的鲜血顺着剑尖渗透而出

    “你……居然噬主??”

    无极魔主咳血道,血红色的双眸之中唯有一片怒色

    “剑主?我魔剑,无主之剑,干的就是剑主!”

    林峰生怕对方不死

    剑芒冲天而起,斩下了对方的头颅

    硕大的脑袋滚到一边,一双怒瞪的双眼带着强烈的愕然

    叮!

    汲取血气,魔力值+100000

    “加了十万?好家伙”

    林峰眼神一亮,还真是给力啊,突破中品宝器需要二十万的魔力值

    原本他还觉得这是海量,眼下直接一半完成了

    “看似苍老破败的身体,却依然蕴含着无比恐怖的血气,估计对方早就已经把自己体魄给修炼到了气血如日,脏腑如海,肌骨如山川的境界了”

    “可惜了,若是巅峰时期把他给杀了,那得汲取多少血气??”

    林峰心中暗道暴殄天物

    他目光又落在封存无极魔主的那些水晶

    “听对方说,这些乃是神源?”

    此物可以封存一个万年老魔不死不灭,肉身不枯,堪称神物

    他直接全部都收了起来

    “不过离开这个禁地的破禁之法是什么”

    整个禁地从外面也布置了一层封印,他没办法从里面轰开

    剑宗,大阵已经被从外攻破了

    三大宗门数万修士犹如蝗虫一般杀了出来

    “御敌!”

    剑宗一个长老拔剑高喝

    刷

    下一刻,一道金钟冲天而降直接将他镇压

    “杀!一个不留!”

    三大宗门长驱直入,剑宗弟子虽然战斗力惊人,甚至三三两两彼此之间还结剑阵,却也难以抵挡对方铺天盖地的猛烈攻势

    “且战且退!退守纯阳阁!”

    剑宗外门弟子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土崩瓦解,根本不堪一击,甚至许多人直接放下了手中的长剑投降

    唯有内门弟子有一战之力

    “哼,今日之后,东大陆无剑宗之名!”

    一个蓝衣少年手持战刀猛劈而去,手中战刀吞吐着刀芒

    一刀下去,数十个内门弟子身死道消

    刷

    此时,陡然一道剑芒快如闪电一般破空而来,正是昔日和叶凡交战过的卫冕第一

    刷

    这一剑,刺破了对方的衣服

    “可惜”

    他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他暗中观察了此人半天,对方绝对是三宗其中某一家的少宗主

    方才那么好的机会,就此错过了

    “找死!”

    金刀门少门主勃然大怒,这一剑惊吓出他一身的冷汗

    他手中战刀如龙刀刀劈浪而去

    卫冕第一瞬间被对方压制,此人居然是筑基六层的修为

    刷

    少门主一刀震开,眼中杀机一闪而逝,手中战刀怒斩而去

    “不好!”

    卫冕第一表情一变

    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关头,一道身影出现在她面前,一道圣光震得对方趔趄

    “圣女!”

    苏曦表情凝重的说道:“其余弟子都在朝纯阳阁退守,那里有大长老,二长老镇守,你也去那里”

    “好”

    卫冕第一立即抽身而退,一路斩杀了几个三宗修士

    金刀门少门主并没有做任何的阻拦

    “剑宗圣女,久仰大名,果然国色天香,冰肌玉骨”

    “《大日经》可攻可守,我算是领教了威力,单打独斗,我不是你对手”

    “不过可惜,你马上就要和剑宗一同成为过去了”

    金刀门少门主话语落下的那一瞬间

    刷

    一道阵法冲天而起,苏曦俏脸一变,回头看去,眼眸之中唯有难以置信

    数百个元神灵魂在其中挣扎咆哮,方才的卫冕第一赫然就在其中

    “那是,纯阳阁……”

    “纯阳阁早就被我们的人布置了炼化血阵,就等着你们自投罗网!!”

    金刀门少门主讥讽道

    “怎么可能,纯阳阁是剑宗重地,你们三宗如何能够在那里提前布置?”

    苏曦根本不信

    “你说呢?聪明的圣女!”

    少门主哈哈大笑

    谋划百年,又怎么可能不渗透几个间隙?

    七长老冲天而起,他手中的宝剑已经喋血

    “他就是我剑宗圣女,乃是大日神体!”

    七长老指着苏曦冷声的说道

    “哦?原来是先前一战连斩三宗十七个金丹的天才,早有耳闻!”

    嗖嗖嗖

    三位金丹三层的长老咧嘴一笑,眼神之中杀机毕露

    “七长老!”

    苏曦一颗心跌入了谷底,她娇躯忍不住一晃,她未曾想到对方居然是三宗的间隙

    她一想到自己师尊的惨死,宗主负伤,师兄弟姐妹们的哀嚎

    一滴泪水从眼角流淌而出

    她不知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化为一道神芒冲天而起

    她不能死,她要活着,甚至是笑着把这些人全部都斩了

    只有这样才可以告慰剑宗圣灵

    “她要跑,千万不能让她跑了,不然这种天才,只要给她时间,必定可以成长起来!”

    七长老催促道

    “放心,她跑不掉”

    三个金丹期长老追杀而去

    苏曦化为神芒,速度飙到了极致

    背后数人杀气冲天,很快就追了上来

    “圣女,乖乖投降吧!”

    “今日是你剑宗灭亡之际!”

    苏曦一咬牙,浑身血液沸腾,速度再次飙升,犹如鬼影一般划破苍穹

    “区区金丹一层有这样的速度,倒也的确是天才了”

    “哼,这必定是某种秘法吧?坚持不了多久”

    几个血宗长老穷追不舍丝毫没有被甩开太远

    整个剑宗,昔日的净土,唯有一片断剑残尸

    烧杀掳掠,三宗弟子无恶不作

    剑宗藏经阁一片火海,数千年的传承化为灰烬

    莲花池残躯沉浮,喋血的断剑失去了神光缓缓的沉在湖底

    苏曦心中一片悲凉,她又能够逃到什么地方去呢,被抓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蓦地,她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光泽

    她一咬牙立即朝一处飞了过去

    藏剑之地

    剑宗禁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