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叶凡身死

    “估计是宗门来奖赏我的吧,毕竟我现在也算得上是宗门内大器晚成的一个榜样”

    叶凡笑着说道

    林峰没有说话,事情怕没有这么简单

    “叶凡,可在?”

    一道犹如天神一般的声音响起

    叶凡深吸口气,他来到了屋外

    半空之中有数道身影,每个人的气息都让他感觉到恐怖

    “孽徒叶凡,你居然勾结魔道,你该当何罪?”

    七长老目光如炬陡然一道暴喝犹如惊雷一般炸响

    整个剑宗内门弟子都被惊醒

    “我的天,什么情况,太上长老,圣女,大长老,七长老,还有宗主都来了!”

    内门弟子全部都惊呆了

    “勾结魔道?”

    叶凡表情猛地一变

    “叶凡,君子剑被他给偷走了!他知道了一切,知道了剑爷的存在!”

    杨晴等几人虚弱的声音响起

    此刻,他们哪里还有前几日的潇洒,意气风发

    如今的他们,每个人都被废掉了修为,折断了四肢

    无比的狼狈,长发垂肩,嘴角滴血,犹如四条死狗一样

    “七长老,你身为长老,居然去偷一个弟子的佩剑!!”

    叶凡攥紧了拳头

    “你们这些魔头也配提起君子剑的名字?”

    七长老讥讽的说道

    “宗主大人,我已经调查清楚一切”

    “这个叶凡,之前择剑大典上,在禁地内,偷袭斩杀了我儿,导致我剑宗损失了一个未来的剑道天才!!”

    “还要拉着其余人一起堕落!其罪当诛!”

    圣女漠然道:“七长老,这剑爷可有找出?”

    “回圣女,据我搜魂得知,此乃一把黑色的魔剑,就是叶凡手中所持那把”

    “也正是靠这把剑,这叶凡才可以在内门之战百战百胜!”

    七长老斩钉截铁的说道

    现场之人一片哗然,没想到居然还有这般隐情

    无数人目光都落在表情苍白的叶凡等人身上

    “堕落??不!老子从不后悔,甚至心怀感恩,是剑爷让我们体会了一番做强者,受人敬畏的感觉!!”

    圆脸青年怒吼道

    “修士一途,本就是与天与地与人斗,我等为了变强,又有何错?”

    “尔等杀人,我等也杀人,有何区别?”

    砰!

    下一刻,他身躯裂开,血洒长空

    “魔道之人,嚣张跋扈,妖言惑众,当诛!”

    七长老神态漠然

    “老匹夫,我先行一步,等你!”

    砰砰砰

    杨晴等人全部身躯爆裂,血洒长空

    圣女娥眉微蹙,有些不悦

    剑宗一片净土,这几个弟子虽然自甘堕落,有错在先,但也不该如此当场镇杀

    “郭!凡!你个老畜生!!”

    叶凡眼睛一片赤红,犹如野兽一般的怨毒

    “蝼蚁,你那是什么眼神??”

    七长老眼神微微眯起

    轰!

    一股山岳般的气势爆发而出

    叶凡根本无法抵挡,直接被镇压在地上,浑身无法动弹一下,口鼻之中更是鲜血狂喷

    金丹七层强者的威压,又岂能是他能够抗衡的

    五脏六腑全部都破裂

    七长老落地,来到他的身边,居高临下的问道:“魔徒,告诉我,你那把魔剑,从何处得来??”

    叶凡呸的一声吐出了一颗带血的断牙

    “我只是恨,我未能杀你,送你去和郭凯地下团圆!”

    “我还狠,当初杀死郭凯的时候,我没先折断他的四肢,再慢慢的折磨他!”

    七长老眼神里厉色一闪而逝

    “不说?既然如此我就搜你的魂魄!!”

    七长老一只大手按在叶凡天灵盖之上

    叶凡五官狰狞扭曲,浑身抽搐,他极力反抗,但如何能够对抗的了金丹长老!

    不过几息过后气绝身亡

    “藏剑之地!”

    七长老眼里闪过一抹错愕之色,将此事告诉了宗主

    至于叶凡的尸躯,没有人去理会,就好像一根草芥一样

    唯有圣女苏曦似乎有些不悦,她素手一挥,数道神光落下,将叶凡等人的尸躯都净化

    “你是说,这把魔剑,乃是从我剑宗圣地带出?”

    宗主眉头皱起

    这魔剑,居然是他们剑宗的因果

    他大手一挥,叶凡所住的房屋轰然倒塌,被夷为平地

    显露出林峰

    “魔剑!”

    七长老之人全部都如避瘟神目光死死地盯住林峰连连后退

    “此等魔物,趁还未完全成型之前,必须销毁!”

    “不然,又要祸害这天下苍生!”

    宗主点出一指,金色的圣光冲天而落,笼罩住了林峰

    这股力量极其的磅礴,宛若可以荡尽四野邪魔,屠戮九幽恶鬼

    林峰心中跌倒了谷底,元婴级别的老怪,一举一动之间都仿佛可以镇压一切

    在这股力量之下,他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被抹除

    然而,一道金光落下

    林峰却安然无恙,静静的躺在那里

    漆黑如墨的剑光,吸引着所有人的心神,让每个人的目光都忍不住聚焦在林峰身上

    “居然无恙???”

    剑宗宗主凝重起来

    整个现场多弥漫着一丝不祥忧虑,许多内门弟子焦躁不安

    “这把魔剑看来不简单,只能封印,而不能摧毁”

    宗主皱着眉头道

    “这该怎么办”

    太上等人也都惊疑不定

    极品法宝,若想炼化,颇有难度,可若想摧毁,以元婴修士足以

    可眼下,这叫什么事,这魔剑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就好像在嘲讽他们一样

    “如今看来,这把魔剑乃是先祖镇压在禁地之中,怕是已经超过百年甚至千年岁月”

    宗主略一沉吟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本宗亲自出手,炼化阵法,布置道纹,将这把魔剑重新镇压在禁地之内”

    “届此时起,禁地万世封存,我剑宗择剑大典从此以后取消,不再有此传统,待本宗寻得彻底根除之法之前,无论何人,都不得靠近禁地!”

    “违令者,以勾结魔道论罪诛杀!”

    所有人心中一凛

    “遵命!”

    刷

    林峰只觉得一股滔天神力刻画在了他的剑身之上,让他忍不住陷入了沉睡

    再度苏醒

    林峰来到了熟悉的藏剑之地

    四周多出了一道道金色的符文,上面蕴含着磅礴的阵法之力

    “转了一圈,又回到这个地方了”

    林峰不知道沉睡了多久

    但这阵法极其的繁琐,唯有漫长的岁月才能够布置得出来,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几十年

    不过很快,林峰发现那些刻画在他身上的阵法封印居然在慢慢的自行变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