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圈套

    两相一对比,先不管别人信不信的,至少小蔡自己非常的清楚了:这哪里是她传错了,分明就是有人更改了她的文件。

    再一想到她只上交到了梁副局手里,小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江副局!是梁副局做的手脚,他对我,对我……他这是想毁了我这份工作啊!不行,我现在就找他说清楚去!”

    小蔡这份工作得来不易,她被梁副局那样骚扰的时候都舍不得辞掉工作,如今就更不能容忍被梁副局毁掉了。她气到眼泪都流了下来,扭头就想跑出去。

    “站住!不许去!”

    江止戈一声冷喝,小蔡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江副局!”小蔡委屈,“这事儿我必须说清楚,我不能让自己的工作留下如此大的错误,否则我会丢掉这份工作的!”

    江止戈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似的,指着她的光脑说道,“把你那份完整的档案记录先传给我,然后再给我详细说说当时的工作情况。”

    小蔡强忍着泪,一一按照江止戈说的话去做,可在解说的时候却是说到一半又控制不住地跑了题,“江副局,你是信我的吧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就是梁副局干的!他之前,之前一直都在骚扰我却没有得逞,这就是他对我的报复!绝对是报复!他这是想让我知道他的厉害,想让我屈服于他!”

    这些没有证据的话小蔡原不想说的,但现在她顾不上了。

    “今早他来故意找茬儿,我不相信您没有察觉到什么。我现在也不怕告诉您,在您报到之前,就是为了摆脱他我才主动申请做您的专职秘书的。那时候他出差在外不知道,现在他出差回来了知道了,所以早晨才故意找你,找我的麻烦。他就是这样一个私欲极重,报复心特强的小人!江副局,你相信我啊!我敢对天发誓,我说的话要是有一个假字,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小蔡也是真急了,这种不靠谱的话都脱口而出了。

    而江止戈却一直冷静地把备份档案都粗看了一遍,同时自己又备份了一份,这才回道,“那你要怎么证明这份档案不是你故意弄错,好利用我发现错误的机会借我之力除掉梁副局呢”

    他的话有点长,小蔡反应了一会儿后才“啊”的一声消化明白。

    明白之后就有点受伤了,“江副局,你是在怀疑我借刀杀人吗”

    江止戈以沉默表示:对,他就是在怀疑。

    有句古话叫“善不为官”。虽然他还没有适应现在的新身份,但他一直提醒自己,别因为正义感作祟就被心机叵测的人利用了。

    梁副局给他的感觉是不怎么好,小蔡也貌似就是个认真负责的小姑娘,但这都不能成为判断他们谁是谁非的绝对证据。

    小蔡的理智告诉她,江止戈这样的反应很合逻辑,很正常,但她情感上不能接受,比第一次面临梁副局的骚扰时还不能接受。

    她失望极了,脸上竟然一点血色都没有了,“江副局,其实您来之前我对您的为人一无所知,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主动申请了做您的专职秘书,您知道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我知道您的夫人是米太太,米太太是我的偶像。她在事业上的成功,在教育子女上的成功,以及她无时不正义的三观,都让我为之心折。我相信米太太的为人,所以我也相信您的为人。”

    江止戈不会知道,当她听说新来的空降副局是米乐乐的老公江止戈时,她有多惊喜。

    “我从不曾奢望过您来了就能帮我伸张正义,我自己的事情不管多难都会自己解决。我只是想着,至少我不用再像从前那样除了要负责工作之外还得花费精力去提防领导吧”小蔡卑微到了极点,“我就只想认真工作,只想做好自己的事业,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小蔡终于撑不住地捂着脸,原地哭了起来。

    江止戈:……

    好吧,他现在相信这小姑娘不会有利用他借刀杀人的心了。

    居然说哭就哭了这不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吗秘书处处长还在他面前夸这位小蔡秘书专业能力过硬,性格坚强又好胜呢。

    呵,就知道不能信从政人员的嘴。

    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小蔡的哭声一声接着一声。

    江止戈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反倒是小蔡自己哭了一会儿后尴尬地自动停下来了。

    她抹抹眼睛,发现江止戈之前是什么姿势,现在还是什么姿势,就连表情都没带变一下的。

    小蔡无法不让自己去想:在人家眼里,她刚才的表现就像是个疯子吧

    哪知江止戈这时却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平静地说道,“所以你是认为这是梁副局针对你才做下的圈套”

    小蔡愣住了,“难道不是吗”

    江止戈摇头,“也许梁副局正如你所说的那样私欲极重,且作风不良,但他既然能在这个职位一干就是十多年,这就说明他还是极其看重这份工作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个人爱好就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知道这次的错误意味着什么吗?”江止戈指着光脑道,“如果我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如果这份档案就错误着整理上交了,那么你以为等事情败露后会被处置的只有你吗?”

    还有他!重点是他啊!

    小蔡猛地打个机灵,“江副局,你的意思是……梁副局这是针对你做的手脚?”

    “天啊,他怎么敢!”小蔡惊恐地捂住了嘴,但也掩藏不住内心深处正在升起来的狂喜。

    都这样了,江副局肯定要反击了吧?那可太好了!

    想到梁副局有可能的下场,小蔡差点笑出声来。

    江止戈已经把光脑关闭收好了,“把你的表情收一收,先当什么都不知道。”

    “啊?江副局,您不出手的吗?”看到江止戈要走,小蔡赶紧颠颠地跟上,跟个摇着尾巴的小狗似的。全然忘了之前她如何对人失望到怀疑人生的。

    “不出手……”江止戈道。

    小蔡脚步一顿,脸色垮了。

    “……至少暂时不能出手。”江止戈把话说完,走了。

    小蔡顿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对对,对于那种人,咱得一次发个大招直接弄死他才行。江副局,你放心,我嘴很严的,绝不泄漏了你的大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