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殷乾的询问(3118字)

    殷乾和庄铭一路无话,乘坐电梯到达了蒋小蕊病房所在的楼层。

    叮,电梯门打开,一个身穿灰色过膝套裙的女人踩着黑色细跟高跟鞋正好站在电梯门口,女人的脸庞皮肤细腻,妆容精致。

    风静!看到女人的容貌之后,殷乾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在这里看到她。

    很显然,殷乾是认识面前这个女人的,但似乎女人并不想和殷乾相认,殷乾也表示明了的闭紧嘴巴,从女人身前绕过。

    “你认识她?”电梯带着刚刚那个女人徐徐往下降之后,庄铭快走两步靠近殷乾小声问。

    “闭嘴,跟你没关系!”殷乾看也没看庄铭一眼便不耐烦的说。嘴上应付庄铭的同时,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猜测风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许只是偶遇呢,但也太巧了吧,记得当初那个小女孩是送给了一个姓蒋的男人寄养,不会这么巧吧。殷乾脑子飞快的运转着,风静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家医院里,前面不远处的病房里就躺着一个姓蒋的女孩,而且还是这件事的当事人……

    “我们到了!”庄铭看着心不在焉的殷乾还在自顾自的往前走,不禁出声道。

    殷乾刚顾着想事情根本注意已经走到蒋小蕊的病房门口了。听到庄铭的话之后,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病房门板。

    庄铭敲了敲病房门,然后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请进。”

    然后庄铭率先推开病房门走进去,殷乾跟在他身后。

    病房里面的装潢颜色和外面没什么差别,依旧都是惨白惨白的,就好像墙砖里面往外透着丝丝的冷气。

    “你们是?”蒋小蕊的爸爸站起身,温和的问着庄铭和殷乾。

    “你好,我是市局特案组的,我姓庄。来和蒋同学了解一下情况。”庄铭不卑不亢的对着蒋小蕊的爸爸说。

    “呃!上午你们刚来过,不过不是你,是别的警员。”蒋小蕊爸爸狐疑得看着庄铭说。

    庄铭也不做解释,直接掏出自己的证件,然后对着蒋小蕊爸爸说:“麻烦您回避一下!”话音落地已经伸出手臂揽过蒋小蕊爸爸的肩膀半推出了病房。

    此时病房里面就剩下蒋小蕊和殷乾。

    殷乾看着蒋小蕊的脸庞,思绪一下子飘散到了好久以前,那张只有他觉得是明媚的脸庞,就算阴郁他依然觉得很美的脸庞。

    似乎有点感觉到殷乾的诧异蒋小蕊有些尴尬,故意的轻声咳了一下,然后说:“嗯,我记得的上午都说过了,其他的暂时也想不起来什么了,还是你们想起什么要问我!”

    听到声音,殷乾回过神,慢条斯理的说:“我不是警察,刚刚出去的才是!”

    “啊!”不等蒋小蕊问什么,殷乾笑呵呵反问:“你认识风静?”

    “嗯,她是我的主治医生!”蒋小蕊坦白道。

    “主治医生?”

    “是的,我看过心理医生,也服用过一些精神类的药物,但是这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没有关系,风医生今天也和医院里的专家确认过了,有什么问题吗?”蒋小蕊一口气说了一连串的话,小脸气的鼓鼓的,开始自己也怀疑这几天的见到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自己又病了,可事实证明不是这样,幻觉是不会让自己从楼上坠下来,更不会一个班的同学都和自己一起幻觉了,所以殷乾一脸玩味的笑着问‘主治医生?’四个字的时候,蒋小蕊心里很气。

    “我并没说,你所见的是幻觉,你也不用生气。只是好奇风姨,哦风女士,什么时候做了医生!”殷乾迈开长腿走到蒋小蕊病床前的椅子上,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一副说正题的样子,可开口却问了一句大概已经猜到答案的问题:“你认识我吗?”心里非常清楚,明明风静就是面前女孩的亲生母亲,却以一个心理医生的身份在女孩身边存在,那么自己这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人,她又怎么会记得呢,当初,自己不是也参与抹掉她记忆并她送出来的这件事么,但也不知怎么的还是想问上这么一句。

    果然,殷乾的这个问题,问的蒋小蕊一头雾水,开玩笑,这个男人脑子秀逗了吧,第一次见面居然问自己认不认识他。蒋小蕊不想搭话,直接摇了摇头。

    殷乾叹了口气,又马上恢复了刚刚的风轻云淡对着蒋小蕊说:“算了,说正题吧。因为白莹莹的事情,庄先生请了我来处理这次的事情,既然你说不认识我,那么我们现在开始重新认识彼此吧。”不等蒋小蕊说话,殷乾继续自顾自的说:“我叫殷乾,职业是天师。这次的事情,庄铭在来的路上跟我说了七七八八,不过你还是再具体的跟我说一遍你的遭遇吧!”

    “莹莹怎么了?庄先生是刚刚出去的警察吗?”殷乾的一席话说得莫名其妙,尤其是那句重新认识彼此,着实让蒋小蕊摸不着头脑,但她听明白了,这个叫殷乾的好像说了白莹莹的事。

    合着这丫头还不知道!殷乾又耐着性子说:“白莹莹已经死了,具体的我还没去问她父亲,庄先生除了是警察之外,也是白莹莹的表哥。”

    蒋小蕊心里说不出的伤心,一时间病房里沉静下来。

    半晌,殷乾终于耐不住开口道:“想缅怀,等这件事过去之后随便你怎么缅怀,现在你最该做的事情就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蒋小蕊听到殷乾如此无情的话,本想反驳,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深呼吸了两次,便慢慢得把从安然死后史楠怀疑自己是凶手,第一次在家里遇到的诡异事件,学校操场上的黑色背影,放学走廊上的诡异遭遇,以及在去风静诊所的公交车上的经历,还有最后那个怪异的史楠在班级里要掐死白莹莹以及自己最后坠楼都一并说了出来。

    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说话都不能用太大力气,所以说的极为缓慢,殷乾也耐心十足的一直听到蒋小蕊说完,才逐个发问:“你和坠楼死掉的安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史楠会怀疑你是杀掉安然的凶手,或者说为什么史楠认定了安然是被杀而不是自杀?”

    殷乾的一语道破,让蒋小蕊也豁然开朗,是啊,之前那几天都被各种诡异的气氛弄自己紧张兮兮的,根本没细想过为什么史楠就认定了安然不是自杀呢?莫非她知道,可是不可能啊!那天晚上没人知道安然约了自己!难道那双腿是史楠,更不可能,蒋小蕊的记忆里深刻的记得安然死的那天自己就躲在那间安然坠楼的教室里面,她也是除了凶手之外唯一目睹安然坠楼真相的人,但她不想说,因为说了自己势必就摘不出来了。反正人都死了,何必再想那么多呢。

    殷乾看着陷入沉思的蒋小蕊又问:“安然死的时候你在哪?”他倒不是知道什么内情,只是照着多年来处理灵异事件的经验分析,当事人必定会和死去的人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者死去的人在临死的时候当事人就在事发现场,不然完全没关系的人不可能会好命到这种地步。

    之前安然坠楼之后警察也象征性的对班上所有同学做过笔录,不外乎就是推算了坠楼的时间点,然后问问他们在那个时间点都在干什么,以及安然平时的人际关系。当时蒋小蕊回答的是在家写作业。警察后来判定安然是自杀,也就没有具体再追什么。

    而现在殷乾又提出这个问题,蒋小蕊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才缓缓的说:“我当时在家做作业!”

    “你还没回答我上面的问题。”然后殷乾又重复了一遍“你和坠楼死掉的安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史楠会怀疑你是杀掉安然的凶手?”殷乾又重复了一遍。

    殷乾没有说是不是相信蒋小蕊的话,也没有提出疑问,而是又转到上面这个问题,思维有些小跳跃,这种问问题的方式,蒋小蕊并不是接受不了,只是目前身上还有伤,思考问题和说话都只能很缓慢。

    于是蒋小蕊想了一会儿,才开口慢慢的说:“史楠怀疑是我,是因为我和史楠无意中看到安然和我爸爸在一起,我们怀疑安然勾引我爸爸,史楠或许是觉得我一气之下对安然下了杀手,但我没有,我也跟她说过我没有,但她不信,还说安然会报复的。”蒋小蕊说的很平静,但是殷乾还是听得出来话说到后面还是透着那么一股心虚。

    “那也就是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之所以安然死后你各种见鬼都是因为天杀的人品差劲到极点了?”殷乾的直觉告诉他,打死都不相信蒋小蕊的那套什么都不知道的说辞。

    蒋小蕊选择不再说话,于是殷乾站起身说:“虽然庄先生委托我来处理这件事,但如果你不告诉我真相,那么就算我查到了事情的真相,明知道你是被拉来当垫背的,我也不会管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