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记录读书心得体会,感受读书的乐趣>书库>轻小说の>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第三百零一章 严密保护与请君入瓮(二合一)

第三百零一章 严密保护与请君入瓮(二合一)

    张封

    李子当看到张封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完了,所有的事情都完了,也想到赵秘书可能把他卖了!

    但实际上,赵秘书现在正在几条街外的一辆车中,按照李子的吩咐,火速向着这里赶来,想要护送李子出城。

    张封神识所过,看到他所乘坐的出租,用不了几分钟时间,基本上就到地了。

    那正好等等自己这位做事麻溜,卖起自己人,没有丝毫犹豫,却又非常纠结,内心忏悔的秘书。

    看看他过来之后,会不会上演一出忠良被小人算计,最后痛哭悔恨的戏码。

    与此同时,张封用心识望着李子,当然也看出了他的心里疑惑。

    只是任他去想,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今天下午,专门用神识铺开了整个桉城。

    也听到他与那五位宗师,不相信自己是洞虚。

    这个不相信,就导致他和赵秘书通话的时候,自己就用神识知晓了他的所有计划。

    也在他先前叫车的时候。

    自己早就带着周局,在城北等着,然后略施检查,半道劫车,就和司机一块过来接他了。

    “先把枪放下吧。”张封想到这里,睁开眼睛望向旁边的周局,示意他先不用威胁李子。

    因为附近东南西北的四座高楼上,如今已经有十二科中先天境界的狙击手就位。

    这也是经过武主一事,赵科以防余孽骚扰张城主,于是就派来了一些人,让张封用着,算是归在了张封麾下。

    张封看到他们装备精良,境界不低,带出去也有面子就没客气。

    以至于这次行动,就带上他们了。

    如今,他们正履行着职责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后观察着车内情况保证李子只要敢做出什么举动,迎接他的就是迎门一枪。

    尤其他们配的还是禁用的破灵穿刺弹,能确保子弹穿刺头骨大脑瞬间击杀李子的情况下头骨不会炸裂,血液也不会溅洒出来多少,溅到城主的衣服上。

    有这样的配置该担心的不应该是周局而是李子。

    又在这样静止不行车的状态下。

    周局终归是自己人就让他休息一会一直举着这多累。

    同样周局听到城主的吩咐,就知道狙击手已经就位了。

    这事张封和他说过。

    但不仅仅是周局知晓。刚才被枪指着,但如今枪械一下,刚精神一松,萌生逃跑想法的李子也在短息之后知道了。

    因为随着周局把指向李子的枪械放下时。

    李子眼睛忽然一闪像是被什么光束照到之后下意识用眼角余光看向旁边的倒车镜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心口、眼睛,咽喉等位置共有九个红点。

    这些红点停留少许,就消失不见。

    他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些红点是从前左右三个方向打来,示意警告,让他不要有多余的动作,任何可能会让他们误会的危险性动作。

    当然,开门逃跑的想法也不要有。

    “李副总最好不要做出什么让人误会的举动。”张封望着再次紧张的李子,“命只有一条,小心点为好。”

    “城主”李子想要回头搭话。

    但他刚稍微扭头,几束红点又忽然闪现,出现在了他的两侧肩膀,脖子,额头等位置。

    赶忙回正,双手放在胸前,隔着窗户能看到的位置,红点又在刹那间消失。

    一时间他看到自己被狙击手锁定,知晓逃跑不了,也没法突然要挟张封之后,就彻底没了心气,也不说话了。

    也在这时,街道上走来了两名便衣执法队员,像是闲聊一样,站在车门外面。

    并且二人也是之前接到张封命令,专门来押司机的,为赵秘书空出个位。

    至于李子,这个就先别带走。

    等会他和赵秘书见面,相信还有的聊,自己也想听听他们难兄难弟见面后,会说什么。

    除此之外,城西还有场五宗主夜袭张城主的好戏,当然要请这位主办方看看。

    终究于情于礼来说,戏台子都摆好了,人也找齐了,怎么能让劳苦功高的策划人没位置?

    张封不喜欢他这般做好事不留名。

    更不喜欢做完好事后,不仅不留名,还要二话不说的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把前面的司机带走。”张封稍微按下车窗,望着赶忙行礼的两人,“先拘到执法审讯。”

    “是!”两人应声,又望着前方的司机。

    司机怕吃苦头,不敢反抗,也为了宽大处理,就很听话的自己下车,没有让两名队员架着他出来。

    但其中一位执法看到司机没有反抗后,却望向了张封,小声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城主用不用我留下来?”

    在这位队员想来,车内就周局与城主二人,面对一个穷凶极恶、走投无路的歹徒。

    职业经验告诉他,这非常危险!

    所以他愿意留在歹徒的身边,最近的位置,时刻防备着歹徒李子,阻止他做出任何可能伤害城主的举动。

    “你去忙你的”周局知晓狙击手的事情,于是就对这名想要立功的队员施以驱赶。

    队员讪笑,追上前方被押送的司机与队友。

    也在两人离开没多久。

    一辆出租停在了路口,赵秘书谨慎的结完账下来,来回在街道上扫了一眼,把目光放在了张封所在的车子上。

    目标出现附近高楼上,有三名狙击手专门盯着赵秘书,准星在他的腿部停留。

    他们三人用的子弹与枪械,倒是杀伤力比较小。

    能确保赵秘书发现问题,继而逃跑的一瞬间,打出麻醉枪头,在不伤及他性命与筋骨的情况下,限制他的逃跑行动。

    这事也是张封吩咐的,张封还想留他的命。

    同时,赵秘书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包围了,反而是一边拿出手机,想要问问车子在哪,一边向着寂静的路边车子走来。

    从他视角的望去,走了十几步,他也隐约看到车灯下的李子,好似在望着他。

    顿时当他看到李子,他没有接着打电话,反而是着急的快步走来,看到驾驶位上没人,就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置。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赵秘书浑然没有察觉车内的安静,反而是抓着安全带,绑在了自己身上,“你没带司机?算了算了你现在是大爷!”

    赵秘书有些怨恨不满的说着,又摸着了方向盘钥匙孔上的车钥匙,准备打火,“我开前半夜,你”

    就在他手掌隐入黑暗,摸着车钥匙的时候。

    两个狙击红点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上,让他停下了所有动作。

    与此同时,他慢慢举起双手的时候,眼角余光望向李子的瞬间,也看到了车后座还有两人。

    其中一人,他有点熟悉,好像是前一段的新闻红人,又在这几天一直往城主办公室跑的周局。

    另一位,他更熟悉了,熟悉到瞧见张封的瞬间,他脑海里一片眩晕,头重脚轻,仿佛自己现在不是在送歹徒的车内,而是在办公大楼的秘书部中。

    李子看到赵秘书沉默之后,也是心里暗叹一声,知道他没有出卖自己。

    那与之相反,他也明白了自己等人的计划,或许都在张封的意料之内,将计就计。

    五位前辈危险了李子想到这里后沉默了。

    他要是没有猜错,会场那里已经布下了一个局,等待那五位前辈自投罗网。

    而张封看到赵秘书吓傻了,短时间内没有什么说的后,就敲了敲旁边的玻璃,约莫十几秒,之前李子所走的巷子内,走出来了两位新的执法,把赵秘书带走了。

    因为张封也不想和赵秘书说那么多。

    只是这拖出去,可不是找个时间亲自弄杀他。

    张封也不是杀性重的人。

    毕竟说到底,赵秘书从始至终虽然是被人逼的,可也算是自己身边秘书部里的人,是个可怜的人,从头到尾,他都是被冯老板一步步算计,也不知道冯老板再害自己。

    自己有神识,第三视角看的非常清楚。

    可是说不可怜,他一心协助冯老板,算是助纣为虐,又隐瞒消息,从始至终不敢告诉自己。

    要是寻常城主,还真的会入了他们的死局。

    幸好也是换成自己,还能再见见他。

    包括他只要在今天之前,五宗师刺杀之前,早一步说这事,自己也能从轻发落。

    再早些,像是严城主等人一眼,自己说不得还会重用,再离开前给他提提职位。

    可惜事已至此,这人已经是步步身陷,被逼到了绝境,被逼到了不想与自己作对,也要和李子合谋刺杀自己。

    这个确实可怜,可怜到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办他方法,导致这事很难办。

    那么干脆就交给周局,一切按照正规的角度去处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判到死刑,就扔给十二科。

    让赵秘书好好深造一下,去地底挖灵石吧,在永无天日的黑暗地底中忏悔,余生更好的为人民效力。

    这即保全了他的命,也得到了应有的隐瞒不报惩罚。

    但这不是生不如死的地底监禁劳力,而是一切结果如何,还是看他的表现。

    这个就交给赵科去办,他这个人最为公正。

    而随着时间过去。

    一位十二科的人员开着车,李子坐在副驾驶位上。

    周局又半举着枪械,顶在李子的腰间。

    张封闭目沉思,车子向着交谈会过去。

    今日行程内的场地,就在城西广场,那里有一家桉城酒店,本城最大的酒店。

    平常开会,交流会,交谈会,还有拍卖会,都是在这里的二十五层举行。

    二十五层,是一间宽阔的大厅。

    等来到酒店这里,门口正停放着一辆辆黄牌车,高档车,都快延伸到了旁边的广场边缘。

    张封带着人走进宽敞的酒店,坐着电梯,也让十二科的人,等进入会场之后,先把李子押到了二十五层后台。

    同时正在会堂内等待的桉城众老板,与各级的人员,当看到城主从电梯出来,又看到被押送的李子后,面目上闪过恰到好处的一丝惊讶,就赶忙移开目光,绕过各自的桌子,一同向着城主问好。

    这种交谈会,就是这种场内百十张桌子,摆着酒水高店,众人随意攀谈。

    只是看似还是交谈会,实则自己当知道李子等人的计划后,就暗地里把交谈会取消了,让那些达官贵人该回哪玩回哪玩。

    如今还在场地内里的七十五位达官贵人,都是十二科的高手,其中就有三位大宗师!

    再加上十二科本就是秘密行动编制,精通伪装、暗杀。

    此刻他们扮演一些社会名流,那是手到擒来,没有丝毫破绽。

    就连见到李子的惊讶,都是发自内心,表现的恰到好处。

    多一分太过浮夸,少一分显得有些虚假。

    张封见到这个情况,倒是觉得三流演员是演戏,二流演员是行商,一流演员都在府场。

    特别是他们衣服上的电磁干涉,也没人能得知他们什么境界,这般一来,真的天衣无缝。

    谁能知道这是一个杀局。

    相信等那五位宗师一来,这就是一头栽死。

    张封思索着,也坐在了中心处的首位,听着众人的交谈,等待着一里外的他们降临。

    他们现在正在一家茶楼内,看着钟表,等待着和李子约定好的时间。

    当然,自己神识也遮掩了李子,没让他们发现,确保他们能顺利的过来,实现这一出请君入瓮的好戏。

    也在九点准时一过,这五位长老真的来了,并且还是大大方方的从酒店内坐电梯进来,拿着一张李子准备的假冒大商证件,过了门口安保来到了大厅。

    他们所想,就是贴近袭杀。

    只是在他们向中心走着走着,距离张封只有五十米距离的时候。

    所有十二科的人员,不管是做什么事情的,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又同时拿出了各自的枪械武器,对准了突然止步的五人。

    有埋伏

    “坏了!中计了!”

    五位宗主见到这样的场面,这样众人齐刷刷对准自己的架势,哪里还不知道这位城主下了一个套?

    但他们不见丝毫慌张,反而是一副被包围就被包围的架势。

    他们一生中经历了太多太多,早就对这样的场面没有什么惧色。

    包括他们也知道张封中午才杀了武主,那么在这几日内,张封身边肯定有埋伏,有安保,想要勾引他们上钩,也是防备他们复仇。

    只是这钩,他们自认有实力可以上,可以把钓鱼的人拽下来。

    更想趁此机会,让李子那名后辈平安出城,保留了新世界的根,保留了下次谋划的底子,那他们就没有什么遗憾。

    可靠近右侧的一位宗主,当看到自己等人被包围,又感知一下十二科众人行动后,隐约露出的气息,却觉得自己等人此行不一定会杀死张封。

    这般不一定会杀死,再加上自己等人被十二科的人杀了,境界一定会跌落后。

    他神色就有些难看,望向稳坐一张沙发上的张封道:“此行没有杀死你确实有些可惜啊”

    “遗憾太多了。”张封悠闲的端起桌上酒杯,向着五位正在戒备四周的宗主一敬,

    “但放心,有我坐镇,我会让人把你们生擒,不伤及几位的性命。我们到时有的是时间,我慢慢审几位。”

    “你!”这位宗主听到张封言语中,有一股好似一句话就能轻易拿下他们的意思后,顿时怒目圆瞪,“狂妄小儿!真当这些人能留得住我们?能护得住你?”

    “常宗主!”脾气暴躁的宗主打断,又警戒着的望向四周,“反正那孩子已经送走还和他们说那么多干什么?”

    “护不住我?”张封望向戒备的五位宗主,却稍微抬了一下手掌,瞬间雄厚的灵气轻易将他们镇压在原地。

    洞虚?!难道说

    他们感受到强大的灵气压迫,忽然有一瞬间想到了武主,想到武主可能真的是被张封用实力斩杀,而不是什么电磁科技。

    这一下子,他们全部明白了。

    他们也知道自己为武主报仇是无望了,只能死亡掉境界之后,带着李子逃跑的消息回去。

    这总的来说,他们不是无功而返。

    可就在下一瞬间,十二科从另一头走出,押出了沉默得李子。

    张封偏头看了李子一眼,望向了霎时间心如死灰的五位宗主,“送走的人?几位说的是他吗?这不巧,我张封做事一向喜欢赶尽杀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