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我好干我的活

    华真行又一次被惊着了,昨天晚上杨老头在院子里对他说的话,这个约高乐是怎么知道的?

    仔细回想,当时杨老头并没有施展什么神通,就是很普通的交谈,但院子外面的人应该是听不见的,更何况约高乐正在公安局呢,离这里有好几公里远。

    仔细看约高乐的样子,神气运行平和而正常,生机律动毫无异状。

    他留着一头金色的半长发,微微带点卷曲的弧度,蓝色的虹膜,五官很立体,可以说长得相当英俊,举手投足间身姿很挺拔,算得上风度翩翩。

    华真行开门看见他,反应一惊一乍的,而他却一直带着淡定的微笑,丝毫不以为意,说的居然是一口流利的东国语,甚至还稍微带点某地方言的口音。

    华真行是怎么听出来的?他虽然没有去过东国那个地方,但是在欢想实业的员工中,有些人说话就带点这样的口音。

    大半年前护送罗柴德离开的时候,华真行的个子就有一米七八了,如今又长高了不少,至少一米八三往上,而约高乐的身高和他差不多。

    约高乐穿着一件休闲衬衫、宽松的亚麻长裤,看似很随意,衣服上没有任何商标,但是从衣料以及裁剪、缝制的手工来看,显然价值不菲,甚至比那些所谓的奢侈大牌都要贵重。

    他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饰物,没有手表、戒指、项链、胸针、袖扣、手串之类,裤兜应该是空的,甚至连钱包和手机都没带,这怎么买东西?

    见华真行惊诧的样子,约高乐又说话了:“华老板,你怎么了?顾客上门,就这样盯着对方吗?辛亏我不是一位女士,否则会引起误会的。”

    华真行终于开口道:“你站在门口,也没必要把脸贴这么近,刚才把我吓了一跳,其实你可以敲门的!我不是老板就是个小伙计。”

    约高乐:“是我失礼了,向您致歉!我承认,刚才是打算从门缝往里面偷看的结果你突然开门了至于老板说了算的就是老板很显然,现在这里应该就是你说了算。”

    这话让华真行有点不不好接,他退后一步将约高乐让了进来:“请进吧!你想买什么?”

    约高乐举步进门:“所谓杂货就是包罗万象。我今天来想买两样东西一是本地特色的法律服务,二是一份保释手续。”

    华真行反问道:“法律服务,你本人就是律师干嘛要来找我?至于保释手续你应该去公安局办啊跑到这里来干嘛?”

    约高乐语气很诚恳地解释道:“我虽然是律师但不是本地的律师没有几里国的执业资格就算有,在如今的非索港好像也不太好使。

    我的雇主奥海姆先生,是欢想实业邀请的客人。你们欢想实业是有法务部门的,现在他有了法律方面的麻烦,我想欢想实业也应该提供相应的帮助。

    我打听过了欢想实业法务部的主管叫董泽刚就是这里的律师我想为当事人临时聘请他。至于保释手续嘛说实话,就连这里公安局领导都不知道怎么办,因为还没有来得及制定规章。”

    华真行:“董律师我回头可以把他叫来,你自己跟他谈。至于保释的手续嘛,连公安局都没有规章,你来找我也没用啊。”

    约高乐不紧不慢道:“我曾经看过一部东国电影,对里面的一句台词印象深刻,想要圣旨,咱就给他写一张。

    公安局那边尚未制定规章,那就请华老板制定一下。我们也可以把董律师找来商量,看看该怎么制定,尽量保证合情合理合法。

    这里还属于几里国管辖,按照几里国的法律规定办也是可以的,想要多少保释金,尽管给个数字。以我对奥海姆先生的了解,他绝对会想方设法弃保潜逃。”

    这番话假如换一个场合、换一个人说出来,可能会把人雷得不轻。可是约高乐的语气很平淡,神情也很平静,就是在讲述某种事实,连奥海姆肯定会弃保潜逃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华真行愣了愣才答道:“约高乐先生,你确定自己是奥海姆的律师吗?提前告诉我他会弃保潜逃,还想保释他?”

    约高乐又笑了:“看华老板的反应,果然是可以说了算的人,因为你质疑的居然是这个问题,而不是其他。

    我这么说只是因为坦诚,免得保释了他,而他又弃保潜逃,你们会以为我是他的同谋。

    我只是告诉你奥海姆先生会怎么做,假如你心中有数,相信他是跑不掉的。我也只是在履行职责而已,总不能白拿人家的顾问费用。

    你应该已经听出来了,我其实是来送钱的,这是一笔大生意。顾客上门,华老板就这样站着说话吗?能否请我去后面院子里喝杯茶,我们慢慢聊。

    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疑惑,要不然这两天也不会和那个小姑娘总是给我施展治疗神术了。虽然我很健康,但是也得感谢你们的关怀。”

    这番话把华真行闹了个大红脸,约高乐很有意思,华真行甚至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把什么事都挑开了说,偏偏还显得很坦然。

    华真行和曼曼偷摸施展了那么多次治疗神术,想试探对方的反应,结果人家早就心知肚明,今天还特意上门“道谢”了。这种事情,真是谁干谁尴尬啊。

    将约高乐请进后院,在荔枝树下坐好,泡好一壶茶,华真行先给对方斟上,感觉还是有点懵,怎么晕晕乎乎就把人请到这里了,这位律师当真深不可测。

    但华真行也没有害怕,在自家地盘上他还没有怕过谁呢,约高乐就算本事再大,能比三个老头能厉害吗?别看杨老头此刻不在家,但他老人家在必要的时候恐怕冷不丁就会钻出来。

    这是华真行的底气所在,也可说杨老头把他培养的有点莽,反正就将人请进来喝茶了,然后问了一句:“约先生,您也是神术师吗?”

    既然对方说话那么直率,华真行也不绕弯子了,而且他的称呼很有意思,约高乐本身就是一个姓氏,而他又直接来了个简称,就像称呼罗柴德为罗医生那样。

    约高乐端着茶杯道:“我当然是一名神术师,但和你一样,也不仅仅是一名神术师。除了神术我还学过很多东西,比如现在我就是一名律师,有学位、有证书的。”

    华真行:“请问您的修为有多高?”

    陌生修士之间,这是一句没礼貌甚至是犯忌讳的话。彼此的修为,熟悉亲近的人自会知晓,修士第一次见面往往只能观察判断,除非对方自己愿意说,否则不好乱问的。

    华真行也知道这个讲究,但此刻却被约高乐带得有点跑偏了,想问就问了出来。

    约高乐笑着答道:“初次见面,社交场合,假如你突然问对方是什么学历,这是有失风度的,又不是应聘面试。

    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是法学博士,至于修为有多高,那就不能说了,其实也不必说。”

    华真行:“是我失礼了,您不想说就不说,当我没问,但怎么就不必说了?”

    约高乐:“因为我来到这里,根本就没有打算动用神术,只要没有人用神术来对付我,完全就可以把我当成一名普通的律师这茶不错,谢谢!”

    他已经喝光了一杯茶,将手中的空杯子递了过来。华真行给他又斟上大半杯,有些没话找话道:“按照你们的习惯,好像应该说请我喝杯酒,您刚才为什么说要喝茶呢?”

    约高乐:“这不仅是入乡随俗、客随主便,因为一大早起来就喝酒实在太过分了,难道喝多了继续睡吗?闲话待会儿再聊,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华真行:“什么正事?”平生第一次,他对正事这两个字产生了一种很荒诞的感觉。

    约高乐一本正经道:“我的雇主奥海姆先生的保释手续。几里国很多地方没有法律秩序,但法律条文还是很完善的,相信非索港也可以执行,你们的公安局领导目前还不太适应。

    奥海姆先生的罪名很严重,多次进行非法药物试验,在试验对象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而且据我们对这个人已经达成的共识,他绝对会想方设法弃保潜逃。

    对这样的人,保释金的数额要定得很高才行,使他就算弃保潜逃也要付出代价。恕我失礼,你们这个地方现在还很穷,这不是贬义,就是在描述事实。

    假如奥海姆先生弃保潜逃,这笔保释金就会被没收。我不太清楚非索港地方政府去年的财政总收入是多少,但我建议你就按照这个数字收他保释金。”

    华真行皱眉道:“非索港政府去年的财政收入?统计很混乱,但你还真问对人了,我知道一个大概的数字,差不多是六百万米金。来源比较复杂,甚至包括很多黑帮上交的管理费。”

    约高乐插话道:“据我所知,正式的名称应该叫社区税务代理。”

    华真行:“随便你怎么叫吧,但我没打算让奥海姆取保候审。不论将来怎么处置这个人,但他必须接受正规的审判并被定罪。”

    约高乐:“华老板,你也许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想让奥海姆逃脱,只是告诉你这样一种程序,他想弃保潜逃,你们再把他抓回来就是了。

    六百万米金确实是有点低,今年非索港市政的支出应该比较大,那就按三倍吧,收他一千八百万保释金。

    按照几里国的法律,先期只需要缴纳百分之十,也就是一百八十万米金,但是还需要提供足额的担保。

    我相信奥海姆先生有足够的财力提供现金和担保,我也会帮他办好相关的手续,就算是送个见面礼吧。”

    华真行纳闷道:“见面礼?约先生,您为什么要这样,我们又不熟!”

    约高乐苦笑道:“华老板,其实你又误会了,帮雇主解决问题,就是我的职责。假如我没有找到你、说出这样一番话,有别的办法能把奥海姆给保释出来吗?

    假如我做到了,就足以证明我是一名出色律师,能够帮助雇主解决各种复杂的突发情况。他一定是希望能被保释的,昨天用那种哀求的眼光看着我,就像落水的人想抓住岸边的树枝。

    至于弃保潜逃这种事,只是我的判断,假如真的发生他了,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身为成年人,有些常识是不需要别人再告诉的。

    所以说这个见面礼,其实是奥海姆自己给的,也是这里需要的,他应该为自己做过得事情尽量做出补偿。”

    华真行:“这点补偿可不够!”

    约高乐又笑了:“华老板,我们刚才谈的只是保释金,我希望完成我的任务。假如奥海姆先生的罪名确定,法庭也可以给他判巨额罚款啊,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以我对他的了解,保释金他肯定会交,但是巨额罚款肯定不愿意交,宁愿花钱去贿赂关押看守人员,好让他有机会逃离这里。”

    华真行很是无语,过了半天才反问道:“你真的是在为你的当事人说话吗?”

    约高乐:“明人不说暗话,就算我不说这些,相信你也能想到的,就算你本人一时想不到,你身边还有很多高人都能想到。那不妨就把话说开了,我好干我的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