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爽杀

    第二百三十一章爽杀

    “甲乙玄木吞天龙!”

    生死攸关时刻,汪洋疾步退后,手中的古藤剑光芒跃动,缠绕在剑身上面的藤条忽的收缩到了剑格处,露出了一截散发着莹莹宝光的墨青色剑身,剑身恍若龙形,剑尖处龙口含珠,与寻常宝剑相异。

    随着汪洋不顾一切的将血气注入剑中,恍若龙形的木剑忽的活了过来,似有一条木龙在剑身上生出,在这瞬息之间已经张开了吞天之口,迎着那三道血技组成的三才剑阵咬下。

    轰!

    剧烈的轰鸣声在赵悲歌和汪洋身前响起,血技和龙口碰撞在了一起,两两崩溃,肆意出来的力量崩碎了汪洋身侧的木墙,摧毁了正节节攀升的寒霜,也将赵悲歌身前正激烈碰撞的风雷和藤木崩溃。

    在这震动之中,整个洞窟似晃动了一下,隐有梭梭尘土落下。

    “小子,你很不错,竟让我施展出了我的必杀之技!想必方才那一击,你的消耗也不见的比我少吧!”

    烟尘消散,汪洋手臂微微颤抖,手中的古腾剑复又恢复了原状,他的气息威压已经消失一空,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了许多。

    赵悲歌眉头皱起,额头汗珠滚动,身体隐隐发软,方才那一击他施展出了毒影无踪剑、焚剑掌和凤炎剑,以此三技组成剑阵偷袭攻击,足足消耗了他七成血气之力,这也让他暗暗吃惊,没想到血技组成的剑阵竟如此的消耗血气之力:“日后,还是少用血技组剑阵的好……”

    他并未回答汪洋的话,而是扭头看向了一侧。

    溶月手中的墨寒剑已经彻底失去了灵性,她身前的十几个被冰冻的随从武者被这一股波动震成了冰渣,唯独东方旷野幸存,只不过东方旷野已经斗志全失,躲在保护光幕之中瑟瑟发抖。

    “年轻人,我们不如就此罢手吧!既然你要探索此处,我便将地方让给你!田伯广我也不要了!”

    汪洋扭头看去,眉头紧紧皱起,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想法,只想着保护东方旷野安然离去,瞬息收了身上的气势。

    他也是没有办法,纵然他有半步凝煞的实力,可却被禁制压制,攻击力量有限,倘若在和赵悲歌和溶月纠缠下去的话,胜负他也没有多大的希望。

    赵悲歌闻言微微点头,他也不想继续厮杀下去,他隐约感觉汪洋似乎因由依仗,这才心思一动,捏着的剑诀的手就要转变剑诀,将玄血剑收回来。

    “不可!那老头手中的剑可是个宝贝,此剑对万毒之心有大用,可帮你获得一种辅助力量……”

    这时,阿珂的声音在赵悲歌的耳中响起,听的赵悲歌慢了一分。

    “不可!不能放了他们,他们抢了我的宝图和血魔窟的收获,让他们离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也在这时,被绑在钟乳石上的田伯广醒来,他忽闻汪洋的话,又见赵悲歌目露迟疑,赶忙高声喊道。

    “嗯?……”

    正待转身走向东方旷野的汪洋一顿,忽的转身扭头朝着田伯广看去,眼神微微一震,轻轻叹了口气:“如此的话,我便还你!”

    说着,他将一枚乾坤袋仍在了地上,接着对着赵悲歌拱手一抱,复又朝着汪洋走去。

    “哼!东方旷野必须要杀,不能留下!”

    溶月眼中寒光尽闪,心中早就对东方旷野生出了必杀之意,自不会允许停战。当下他持着的墨寒剑血光震动,首阳峰独门血技凤炎剑在瞬息间施展出来,直扑向了前方的东方旷野。

    “找死!”

    汪洋见此眉头皱起,一步踏出,身上血气嗡然震动,又一次召唤出了古藤剑,持剑直刺向了前方。

    不远处的赵悲歌眉头以皱,眼中消失的杀气又一次浮现出来,手中剑诀一掐,隐藏在汪洋身后的玄血剑忽的一突,瞬间冲出了三四丈。

    噗!

    汪洋后颈三尺之处,一道血光跃然从虚无中闪烁出来,一瞬间刺穿了汪洋的脖颈。

    汪洋气息一震,整个人忽的顿在了原地,眼中尽是震惊和疑惑,慢慢扭头看向了赵悲歌:“咕噜噜……”

    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终究没有说出来,穿过他喉咙的玄血剑将一道浓郁的恶毒之极的毒素送入了他的体内,引动了毒素爆发,彻底毒死了汪洋。

    砰!

    汪洋重重的砸倒在地,赵悲歌手中剑诀一掐,玄血剑若流光一般回到了生命烘炉之中,他也一步踏出,朝着前方走去。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东方旷野已经被吓傻了,他蹲在地上,哀怜的看着走来的赵悲歌和溶月,惊恐的喊着。

    嗡!

    另外一边,被绑在钟乳石柱上的田伯广刚要说话时,从他身侧忽然闪烁出了一道剑光,捆绑着他的绳索应声而断,他从钟乳石柱上跌落下来,摔了个狗啃泥。

    “他交给你了!”

    赵悲歌将汪洋的古藤剑和乾坤袋取出,扭头看了眼瑟瑟发抖的东方旷野,对着溶月说了一步,径直朝着田伯广走去。

    溶月来到东方旷野的跟前,看着被一团保护之光守护的东方旷野,眼底带着一丝轻蔑:“要怪就怪你不该来惹我……”

    声音响起的时候,溶月左手间一道紫色的光芒跃然而出,瞬息刺穿了东方旷野身上的保护光罩,刺入了东方旷野的眉心。

    “呼!这就是报仇之后的爽快感么?”

    这时,在溶月的心里面升腾出了一股舒畅的感觉,她看着死去的东方旷野喃喃的说着。

    “多谢赵师弟!这是封魔台的破解宝图,权当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

    田伯广已经收回了他的乾坤袋,查看了一番之后,这才将一张宝图从乾坤袋中拿出,双手奉到了赵悲歌的手中,目露感激的说道。

    赵悲歌微微一笑,将宝图收了下来,低头一看,却发现这张宝图和他手中的宝图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他手中的宝图较为详细,而田伯广手中的宝图十分模糊,且进来的路线也有极大的出入。

    “既然你也是奔着这里的宝贝而来,咱们不如合力破开这封魔台吧!”

    赵悲歌客气的说着,并非是真的想要田伯广留下来。

    田伯广摇头一笑,知道赵悲歌并非真心挽留,又对着走到跟前的溶月拱手一抱,笑嘻嘻的说道:“不了!我已经得到了最大的好处,这一处地方我还是不参与了!”

    说罢,田伯广转身离去,三两步之间已经没了踪影。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