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记录读书心得体会,感受读书的乐趣>书库>都市青春>重生之蜀山混元> 章节目录 第五卷 第五十五回 消徒前孽司徒兵解

章节目录 第五卷 第五十五回 消徒前孽司徒兵解

    <script>app2();</script>

    司徒平心中牵挂司徒兴明,忙对火无害道:“火师叔,此间事了,可否即刻启程,助我搭救家父,扶危解难,免受灾厄?”

    火无害笑道:“司徒贤侄勿忧,掌教师尊早有谕旨,天机已然显现,你父亲本是历劫之人,我等顺天应人,怎可妄为?况且此番磨难对你父亲也是好事,否则日后如何成道?我别有重任在身,搭救你父亲,自有掌教真人安排的人手!”

    司徒平不敢强辩,讷讷无言,面上挂满忧色。

    秦紫玲心中不忍劝解道:“师弟莫要杞人忧天,来前掌教真人早已颁下法旨,各路同道要齐集麦积山七佛寺,防止魔教掘取山崖下的玉清神符!届时正邪大战,荡涤妖氛,自然能将老伯父解救出来,骨肉团聚,不在话下了!”

    司徒平颔无言,心中稍定。正愣之际忽听破空剑遁之声隐隐而来,转瞬便至。来者非是旁人,正是石生、雷起龙、灵奇并周云从、商风子诸人。&1t;i&gt;&1t;/i&gt;

    石生等与火无害施礼,这才道明来由。

    原来自从石生襄助杨鲤,帮崔海客渡过了人劫,顺便饱览东海异域风光,难免静极思动、玩心大起,便约了雷起龙、灵奇这几个熟稔投契的伙伴,四海巡游。后来又想到,自当日金石谷一别,许久未见周、商二人,乃转往西南洞天的金石谷访友。

    周、商二人从艾真子藏宝中获益甚多,又得大方真人乙休指点,玄功日深、道行精进。遇着故友来访,越高兴,留诸人在谷中住了大半年的光景。

    这一日正相互参详玄功、讨教术法,忽然心神一凝,自谷外飞遁而来一通敇令传书,正是五台掌教真人所敇命,令石生并一众人等,往终南山一行,汇合司徒平,前往西凉听用。

    司徒平一听,喜道:“有诸位师兄弟助我,定能将家父解脱苦厄困境!”&1t;i&gt;&1t;/i&gt;

    石生摆手笑道:“师兄何必谦虚,小弟等陪着你前往,遇着那帮邪魔外道,只管杀将过去便是!”

    火无害皱眉道:“师侄莫要大意,掌教真人令你等聚集一处前往,乃是料敌从宽之意,毕竟是一帮积年凶神老魔,均不是易于之辈,切切不可先存了轻敌之心呢!”

    石生心中颇不以为然,只看着火无害面上,不好辩驳。

    火无害见他口服心不服,也不好点破,日后自有他的苦头自去承受,略微嘱咐了几句,率众人往西北而行。

    司徒平因为担心父亲安危,也不多想,与石生等人全赶往凉州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自那魔教以尸毗老人和沙神童子为,诛灭了昆仑,魔焰高炽,又得了昆仑玉清神符的下落,打算盗掘出来,与沙神老魔君的血海幽冥阵炼化在一处,以黄河水眼与西凉亿万生灵为质,进可威压玄门正派,退可自保西北一隅之地。&1t;i&gt;&1t;/i&gt;

    五台掌教赵坤元暗查天象,默(www.zhaishuyuan.cc)运玄机,窥破天下的气数,如今已然三分,乃是魔教独霸西北,虎(www.fuguodu.pro)视华夏龙脉;五台派扎根幽燕,掌控中原;峨眉派作壁上观,在巴蜀之地自保。

    千三杀劫已然到了最后的关隘,宇内元炁渐渐消散,修道之人生机无可寄托,不经历一番血雨腥风,诛灭邪祟,正邪两家都是死路一条。

    三家势力均是此消彼长的态势,是故峨眉派极力挑唆魔教与五台火并,打算作那得利的渔翁。可五台派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否则赵坤元在望海峰上如何执掌封神榜?

    详加推演之后,赵坤元乃定下方略,打算先在西北麦积山七佛寺,翦灭魔教,再与峨眉三次斗剑,完成千三杀劫,重开封神榜。

    闲话休提,且说先前司徒兴明被鬼王徐完施了邪法,镇压在白骨骷髅塔之下,虽有上清真灵护身心诀加持,被邪法消磨肉身,时间久了,过了三十六个时辰,也有不忍言之祸。&1t;i&gt;&1t;/i&gt;

    好在鬼王等老魔齐聚七佛寺,用本命鬼火炼化玉清神符,只留下几个徒弟,看守白骨骷髅塔,未能尽显邪法的厉害,乃让司徒兴明多熬了些时光!

    他虽已凝神内观、身心合一,但熬不住层层幽冥煞气、地府鬼雾消磨,这一日只觉得灵台晃动,肉身消融。心中计较得失,越心神不稳。正心神不定之际,又听有人桀桀而笑。

    那嘶哑难听的声音说道:“我那个死鬼师兄真是小肚鸡肠,前几年因为在北海搜集寒天阴火,遇着个貌美的散修,明明是我先看中的,他却强霸占了去,被我喝破,他反倒先恼火起来,处处与我为难!你看,今日派遣我这么个狗屁差事,真真气人!”

    另外一个人呼应道:“徐师叔莫要自寻烦恼,想来冥君不是那般小的肚量,况且此间这修道人的真魂,也是一桩好宝贝,若得了去,助益良多,应该是冥君有意弥合手足之间些许误会的苦心之举了!”&1t;i&gt;&1t;/i&gt;

    原来当日鬼王徐完肆意杀戮、劫掠生魂,正好撞见了司徒兴明与罗源,两下里交手。罗源远遁搬求救兵,司徒兴明被鬼王施展邪法,结成白骨制魂塔,困在其中。

    恰好因为尸毗老魔、沙神童子寻着了玉清神符,欲要齐集诸魔头之力,将其炼化。军令之下,鬼王也不愿拖延,这才给了司徒兴明一线生机。

    只是那玉清神符,乃是圣人亲自炼制,其实这帮魔头轻易可以炼化的?数十日光景过去,依旧(www.fqxs.net)毫无头绪。

    鬼王徐完心中惦念司徒兴明的生魂颇有大用,乃暗中吩咐下去,令师弟徐全携万鬼白骨幡,去收了司徒兴明的生魂。

    好巧不巧,先前同去的五鬼天王尚和阳与庐山白鹿洞的白骨神君早已暗中结盟,将徐完拿住了一个得道之人生魂的事情说与他听。&1t;i&gt;&1t;/i&gt;

    这三个老鬼,修的均是生魂祭练的邪法,遇着上好的生魂如何能忍住贪心?当下尚和阳、白骨神君与鬼王将话挑明,欲要从中分一杯羹。

    鬼王徐完颇具心机,又有手腕,想着如今是群魔集聚,自然是以尸毗、沙神二老魔为尊,其余轩辕法王、哈哈老祖也隐隐然高过自己一头,即便是邓隐、鸠盘婆也不在自己之下。他一向独来独往惯了,在这帮魔君中可谓形单影只,缺乏依仗。索性借机与五鬼天王、白骨神君暗通消息,彼此多一些情分,也好日后互为奥援!

    当即三人议定,将生魂一齐瓜分。由徐完的师弟鬼脸子徐全,带着白骨老魔的两个得意弟子七手夜叉龙飞、碧眼神佛罗枭前去。

    徐全也知晓祭恋玉清神符的事情,他插不上手,来此间取了司徒兴明的生魂也是大有裨益,只是心中对徐完既怕又嫉,在外人面前牢骚几句,稍微泄一下心中不满。&1t;i&gt;&1t;/i&gt;

    七手夜叉龙飞本是五台门人、混元祖师的弟子,只是此獠心性奸恶、劣根深重,后又转拜在白骨老魔门下,自然为赵坤元所鄙弃。白骨洞一役后,跟着白骨神君潜踪匿行,静待时机。

    今次天机有变,这才随着魔师往西凉大逞凶威,造下无边罪业。不过这贼子修习日久,又兼具五台、庐山二家之长,也是一流的好手。

    徐全脱离了师兄徐完的视线,被龙飞、罗枭二人不住的言语奉承,越骄狂自大起来。手执万鬼白骨幡,对二人道:“本座看那骨塔下,煞气渐盛,金光黯淡,定是那贼道人肉消骨融,已快油尽灯枯无疑了!听师兄所言,这道士修习的是道门正宗,魂完魄全,于我等炼魂之人无异于九霄甘霖。且等我以白骨幡将他三魂七魄定住,只取用一道主魂并尸狗、伏矢、雀阴三魄,其余精魂,你二人各自取用!”&1t;i&gt;&1t;/i&gt;

    龙飞、罗枭拱手谢过.

    只见徐全口中唧唧咕咕念着一段密咒,将白骨幡往空中祭起,飞到骨塔上空,垂下屡屡煞气,仿若有质,好似一只只触手,将骨塔牢牢抱住,忽地一转,那骨塔轰然碎裂,还复为三千六百之数的白骨骷髅,虚悬半空之中,内里依旧(www.fqxs.net)一点金芒,确已黯淡无光。

    那一点金芒正是司徒兴明以三茅秘法所化的肉身。

    鬼脸子徐全,见金芒依然在内,哈哈笑道:“这贼道士,缩成这芝麻大小,便幻想着做缩头乌龟不成?”

    一边口中嘲笑不已,一边双手掐诀施法,往那白骨幡上一指,只见屡屡黑煞阴气,围着那一点金芒,旋转而下,轰隆作响。不一刻,只听一声响雷,炸的那金芒四散。伴随着一阵阵喘息咳嗽,内里显出一个身形,正是司徒兴明。&1t;i&gt;&1t;/i&gt;

    龙飞见那人面容枯槁,好似僵尸,只用一只犹如鸡爪的瘦手,拿着一个红漆小葫芦,盯着三人,却不言语。

    徐全乐道:“这鸟道士已被白骨塔销蚀了大半肉身,精血不足,真是可惜。好在魂魄俱全,咱们也算是没有空手而还了!”

    说罢徐全将手一指,那万鬼白骨幡当头砸下,黑煞阴气好似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往里紧收,眼见着司徒兴明便要遇难。

    司徒兴明心中轻叹,只得将心一横,把红漆葫芦向上一掷,内里喷出一道赤霞红光,将黑煞阴气挡住,两下苦苦僵持。

    徐全讥笑道:“你这贼道士,倒也有些家底,这葫芦真是不错,你若说出它的来历,本座给你个痛快,免得你受炼魂化魄之苦!”&1t;i&gt;&1t;/i&gt;

    司徒兴明早存了鱼死网破的心念,哪里受他言语打扰,依旧(www.fqxs.net)施法用葫芦抵住白骨幡,另外暗中准备兵解,再以茅山术法护住一点生魂,最不济还可往望海峰封神榜而去。

    旁观许久的龙飞看出司徒兴明必不是束手待毙之人,怕夜长梦多,平白添了变数,乃暗中祭起二十四口九子母阴魂剑,忽地难。

    只见猛然平地飞射起一道道绿火,鬼气森森,只将司徒兴明裹住,再往内里一绞,便听一声闷哼,司徒兴明肉身自脚踝而上,寸寸断裂,化为齑粉。那红漆小葫芦没了主人施法,颓然坠落,也失去了神采光华。

    等那绿火蔓延到脖颈处,司徒兴明泥丸宫飞起一团精光,有如鸡卵,内里隐隐约约有个寸许长短的小人,正是其人魂魄所在。&1t;i&gt;&1t;/i&gt;

    书中暗表,这司徒兴明先前因贪恋五台门下女枭神蒋三姑的美色,与其欢好,便忘了乃义母呆姑娘尤於冰的血海深仇,不但为正道中人所不齿,也造下罪业。原本在这千三杀劫难有生机,不过借着九子母阴魂剑兵解,虽有百鬼炼魂之苦,但也化解了这段恩怨。是故,以司徒兴明的功力,虽有一搏之力,但也甘心束手。

    龙飞见偷袭得手,这才拱手对徐全道:“请师叔恕我无理,这贼道士生魂现形,便请师叔先行施法祭练吧!”

    徐全恼他肆意自专,可见他九子母阴魂剑端的厉害,防不胜防,也不想多做计较,只得道:“便依着咱们三家先前所议,容本座先取了他魂魄!”

    说罢徐全将白骨幡又是一指,黑煞阴气,伴随着周遭白骨骷髅,将司徒兴明生魂锁定,眼见着便要魂飞魄散。&1t;i&gt;&1t;/i&gt;

    正紧急间,只听远远破空剑遁之声大作,倏忽便至,一个声音怒(www.shubaojie.com)喝道:“老魔休伤吾父,引颈受死!”

    来者正是司徒平、秦紫玲并石生、雷起龙、灵奇、钱莱一行。

    先前这帮五台门人,受五台教主之命帮罗源护住魂魄,便急忙赶往西凉,准备围剿聚集在麦积山七佛寺的魔道妖人。

    火无害率着诸人赶到,遥遥看见麦积山上阴火冲天,好似一个硕大无比的蒸笼,将麦积山牢牢罩住。魔道巨擘,人多势众,自己这边人手不足,应该是最先赶到的,自然不会冒失行事。便依着赵坤元的敇命,远远驻足,静观其变,等玄门人士聚集完全,再做商议。

    不过司徒平挂念父亲,开口相求,欲要先行解救司徒兴明。&1t;i&gt;&1t;/i&gt;

    秦紫玲自然也一并央求。其余石生等人哪有旁观的道理,也纷纷请命,愿与司徒平一道,先将司徒兴明搭救出来。

    火无害早知诸人有此一劫,无法拦阻,乃分派石生、雷起龙、灵奇、钱莱四人,陪着司徒平、秦紫玲先去救人!

    按着先前罗源所指示的方位,六人掩住气机,悄然潜行。

    鬼王徐完所立白骨幽冥塔、将司徒兴明困住之处,距麦积山西北不过一二百里,以诸人功力,片刻即至。

    司徒平与石生双眼均为芝仙灵液浸润过,千百里内,视物无碍,有如天眼,早看见白骨塔那里的情势,见司徒兴明肉身被龙飞九子母阴魂剑所坏,危急之下,哪里还有什么顾忌。

    忙率先祭起弥尘幡,一道金光,直入白骨骷髅阵中,视煞气如无物,将司徒兴明的生魂牢牢护住。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926_2142953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